扫码订阅

今年2月,特朗普任命迈克尔·格里芬担任五角大楼负责科研工作的副部长。在本周二(3月6日),在就职10天后,他首次发表公开讲话时,表示“(五角大楼支持的科研项目)必须有个第一(优先),而高超声速就是我的第一。”在讲话中他明确声称,中国的高超声速武器将足以威慑美国的航母和前沿部队,但美国没有应对的手段,因此如果与中国发生冲突,只能选择“认怂”或使用核武器。他表示:“我担任这个职务,不是为了和对手恢复平衡,我希望让对手举手投降,让他们重新感受到无法超越我们的忧惧。”这番话是美国国防部迄今为止最明确的,与中国展开“高超声速竞赛”的宣言。

中国这款新武器令美高官惊呼无法应对

高超声速武器作战想象图

说起这位2月底走马上任的美国防部副部长,他的故事颇为精彩。这次担任五角大楼“科研掌门人”并非格里芬第一次出任政府要职,事实上,这位出生于1949年的“老将”曾在小布什任内担任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他在担任这一职务期间,下令恢复了航天飞机的飞行,利用航天飞机最后的几次发射,完成了国际空间站的建设工作;此外他还在2007年表示,要推动美国在20年内载人登陆火星的计划。不过这位醉心于加速航天技术发展的NASA局长显然不符合奥巴马总统的口味,尽管格里芬曾希望能留任NASA局长一职,但最终迫于形势,在2009年奥巴马就职当天辞职离任。他在担任NASA局长期间说过一句名言:“15到20年前,我们就应该登上火星了,但结果却继续在近地轨道上没完没了地绕来绕去。”从客观角度而言,冷战结束后西方国家里有这番见识,又能走到如此高位的科研行政官僚已经很少见了。

不用说,对于特朗普而言,任命这样一位官员担任五角大楼负责科研的副部长表示了他与奥巴马时期政策“一刀两断”的态度。而格里芬也不负所望,就职后首次公开演讲中,就大放“嘴炮”。

美国《防务周刊》杂志报道称,格里芬在演讲中表示:“对于那些偏爱其他技术项目,认为其应该优先的人,我表示遗憾;虽然不是说我不同意他们的意见。但是必须有个第一优先的项目,而高超声速就是我的第一。”

报道称,五角大楼正在寻找高超声速武器攻防的技术手段,相应的新投资项目可能在2020财年预算中出现,格里芬说。

“我来干这个工作,不是为了和我们的对手恢复平衡。正如我曾经说过的:‘我要他们举手投降,我要让他们重新感受到无法超越我们的忧惧’。”他说:“任何美国人,或者盟友、合作伙伴,若有不同意见,那我没有时间等你们。”

关于高超声速武器的重要战略意义,格里芬如此描述:“当中国可以部署一种战术,或者战区级(战役级)高超声速武器,他们将能威胁我们的航母战斗群,将能威胁我们整个水面舰队,他们将能威胁我们所有前沿部署的力量和陆上部队。如果我们没有能力进行防御,或者至少用同等攻击性武器进行报复的能力,到那时,我们所做的就是只能放任这种形势的存在,也就是受到他们的威胁同时却无法威胁到他们。那时我们唯一的回应只能是要么让局面按照他们的希望发展,要么使用核武器。这对于美国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形势。”

几天前,美国导弹防御局(MDA)局长塞缪尔·格雷夫斯少将表示,中国和俄罗斯正在“研制、发展、试验和交付(高超声速)武器系统”,他表示导弹防御局将把应对高超声速武器作为首要优先项目。

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副主席保罗·塞尔瓦上将则表达了对于美国在高超声速技术发展方面落后的担忧,不过他认为,这个“鸿沟”(gap)现在还不到致命的程度。

“我们已经失去了高超声速方面的领先地位,”塞尔瓦1月30日时这样说,“但我们还没有输掉‘高超声速竞争’(Hypersoincs fight)。”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