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银装素裹的罗马格外美丽。中国有句话叫:瑞雪兆丰年。

然而3月5日的意大利议会大选结果,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欧洲媒体称这是最糟糕的局面,悬浮议会必将出现,政府可能无法产生。极右翼政党却异军突起,成了议会最大党。欧媒嗅到了法西斯味道,不错,墨索里尼子孙们真的回来了。

结局,早在20多年前就已注定,当意大利共产党被扫地出门之时,这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组阁危机

这次大选初步结果:

极右的“五星运动”得票32.2%。

左翼的民主党18.9%

右翼的北方联盟17.7%

贝鲁斯科尼的“前进意大利”13.9%

其它还有一些小党。

(以上数据因为统计时间问题稍微有点出入)

后沙月光:没了意大利共产党,墨索尼里子孙们早晚要回来!

民主党主席伦齐去年辞去意大利总理职务,这次惨败,又辞去了党主席。

没有一个党派能超过40%的组阁线,谁跟谁联盟成了一场政治游戏。

从政治光谱来看,老贝所领导的中右联盟得37%选票;伦齐所领导的中左联盟得22%。

这样,“五星运动”就成了政治交易抢手货,它成了议会第一大党,31岁的党主席迪·马尤,公开表示不拒绝跟任何人合作。换句话说,谁给五星运动内阁部长官职多,他就跟谁合作。

北方联盟虽只有18%得票率,他们却在欢庆胜利,因为从单独政党来看,他们战胜了81岁的老贝。

老贝也说自己胜利了,从中右翼联盟来看,37%得票率当然可以宣布胜利。

组阁危机,最终受害者只能是老百姓,一个无效率政府,除了能令中国一些“伪民主人士”闭眼默念“民主胜利”之外,根本无助于社会发展。

罗马,佛罗伦萨,都灵,米兰全球旅游大热点,可这个冬天,道路上却充满了垃圾,墙上尽是发泄不满的涂鸦之作,肮脏和衰落预示着意大利的未来。

2月28日,一场中雪,造成了罗马交通瘫痪,学校停课两天,城市几乎停摆,到现在公交车还无法保证正常运行。

为什么公交车在雪天不能跑?因为罗马市政府没有经费购买雪天用的轮胎。经费哪去了?选举呀,拉票呀,保障难民吃吃喝喝呀。

扫雪,好心的店家,用盐在门口洒洒,省得顾客跌倒,居民用三合板,餐盘,手,来清理积雪,市政府连人行道的清洁工都派不出来。

被雪压倒的树杈横七竖八散落着,一棵大树倒在了轻轨上,久久没人处理,罗马火车站没有准点的列车,地铁因为融雪,台阶像是小瀑布。

政客在选举时,都说要为民众解决这些问题,一次次许诺,一次次落空,没有任何官员因此被追责。

老百姓,特别是许多年青人,开始拒绝投票,宁可前往英国,法国,德国,寻求开春之际的工作机会。

后沙月光:没了意大利共产党,墨索尼里子孙们早晚要回来!

拉吉,37岁的罗马美女市长,曾迷倒中国网媒。

她是“五星运动”领导人之一,以反腐反贪为口号上台,现在她自己涉嫌贪腐,滥用公权力,甚至与黑手党有瓜葛。

被大雪折磨的罗马市民,现在恨不得把选上来人轰下去。

她的合作伙伴,五星运动领导人迪马.尤,年仅31岁,被媒体捧为政治天才,事实上,迪马.尤没有任何公职经验,他是一名餐厅服务员。

台湾选举有种票叫“赌烂票”,赌烂是脏话。但很切合实际,这种票就是民众对所有候选人不满之后,会投给新来的陌生者。他就是靠赌烂票起家的。

五星运动本色是法西斯路线,是墨索尼里还魂。为什么意大利人宁可把票投给他们?

罗马屠牛广场的咖啡吧,是民间思想最集中的地方,许多人认为,如果墨索里尼当总理,街道早就干净了,意大利一切乱套,需要强人来恢复秩序,先让难民离开意大利。

所以,极右,排外,种族色彩明显的五星运动能够吸引不少选票。

法西斯政党如果真的掌权,那么,这是一个黑色幽默:民主最终用民主杀死了民主。

英国BBC,《卫报》说意大利是民粹摧毁民主。

法国极右翼领袖勒庞却在向迪马.尤道喜。

政治小集团利益高悬于民众之上,各算各帐,意大利共产党却被打倒了。

共产党是顶梁柱

在欧洲政治地图上,意大利是个奇葩,有个萌萌哒的小名叫:意呆利。

二战时,它是希特勒最大的政治包袱和军事包袱。

二战后,意大利进入“民主政治”时代,意共,法共同时崛起,如果说法共离政权只有一步之遥,那么意共已经参于了执政。

但意大利政局是畸形的,这是美国造成的恶果,美国非常清晰地告诉意大利:决不能让共产党员在内阁出现。否则,美国准备军事干涉意大利选举。

90年代前,意大利政治力量:共产党(左)VS天主教民主党(右)。

政治格局:共产党是议会最大多数党,而内阁部长全部是天民党右翼。

在大城市里,七八十年代,罗马,都灵,那不勒斯,佛罗伦萨,热那亚市长全部是共产党员。

这种情况,在西方国家里是独一无二的,如此强大的意共,居然没一个内阁部长。在美国赤裸裸威胁之下,意共选择了跟天民党合作,同意在幕后支持天民党。

有团结,就有力量,到了1979年,意大利经济速度为5%以上,仅次于当时的日本,位列世界第二。

但这种畸形政治合作,无法做到长久运行,这违背西方民主选举精神。

美国真实目的是要消灭意大利共产党,不惜甚至纵容法西斯残余势力制造恐怖事件。有了极右恐怖组织,也诞生了极左恐怖组织-红色旅。

然而意大利宪兵,特警,只打红色旅,不抓法西斯组织。

天民党则联合意大利右翼围剿意共,在政治上保持团结,一致反共。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意大利共产党是政治顶梁柱?

不是因为意共执政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意共的存在,使得其它政治派别团结起来,天民党价值也正在于此。

团结就是力量,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意大利虽然总理换得多,但政治基本盘最稳定,施政效率最良好,人民受益最多。

那么今天,不可一世的天民党在哪里?没有了,解体了。

意共完蛋,天民党在美国眼中价值直线下降,直到分裂解散,美国也不会伸个小指头拉它一把。

意大利政客的愚蠢,在于只有眼前利益,而没有长远目光,从长远来说,只有意共存在,大家才能团结,才能跟美国讨价还价。

意共为什么会消失?一方面是右翼的联手打压,一方面是自己的政治堕落。

意共错过了许多战胜天民党的机会,有绥靖思想:

1968年,意大利学生革命运动,躲起来。

1969的,热秋行动,躲起来。

1974年,妇女争取离婚权利运动,躲起来。

1977年,地方自治运动,躲起来。

1985年,工人争取最低工资运动,躲起来。

1987年,反核运动,躲起来。

1992年,右翼四党联盟流产,躲起来。

1993年,选举法改革,躲起来。

每一次对群众运动的逃避,都导致了一次分裂,驼子葛兰西和陶里亚蒂的子孙们,不但没有壮大意共,最终还挥刀自宫,走到历史尽头。

意共完全脱离了“群众路线”,当然,这不是意共初衷,我们也应当体谅意共所处的极其恶劣的政治环境。

意共现在在哪里?上面提到的伦齐”民主党“,就是意共变种。

民主党是由“左派民主党”和“菊花联盟”合并而成,菊花联盟走小确幸,小清鲜路线。

“左派民主党”在1993年改名之前,就是意大利共产党。

1984年,意共领袖贝林格去世后,意共顿时群龙无首,举步维艰。

国际上又无法得到有效支持,中共无意介入意共内部纷争,而苏共领导人安德罗波夫也在这年去世,没有精力插手意共。

1986年,意共17大,各派系明显出现分裂迹像,意共中央想跟掌权的社会党总理克拉西拉讲和,丢掉了许多选票。

1988年,奥其托成了意共掌门人,成了戈尔巴乔夫跟屁虫。

1989年,奥其托宣布自宫,在党纲里删除了“民主集中制”这一原则。

1990年,奥斯托推行改名运动,为了讨好美国,改为“左派民主党”

改名运动,导致了意共大分裂,各派为党产争得你死我活,到了1993,意共无疾而终。

意共一完蛋,天民党也应声而倒,全意大利掀起了反贪腐运动(净手行动),天民党几乎所有政客涉贪,社会党亦是如此。

因为意共没有权力在手,相对清廉,但它已经消失了。

1992起,投机政党纷纷出现,像北方联盟就是在这时崛起的。

各大城市中受人尊重的共产党员市长,纷纷被投机政客击败。

1994年,残存的天民党势力想卷土重来,而意大利左派也进行整合重新登场。但这时,真正共产党已经没有了,全是民主选举游戏的投机者。

这一年,一个与政治无关的淫棍,却抢走总理宝座,他就是AC米兰老板贝鲁斯科尼,当然,他的产业远不止足球。

老贝以商人的手法与左右两派交易,在两种意识形态交锋中,他成了笑到最后的渔翁。

“民主训练”是老贝最响亮口号,他也成了“民主代言人”。大家为选举而选举,政治才能并不重要。

老贝最后还给自己搞一个“刑事豁免权”的特权,永保自己不用坐牢。

二十几年的政治混乱,意大利民众对选举已经没有多少热情。但是西方媒体还是死也不肯放下“民主选举”的优越感,再这样下去,极右翼很可能在全欧洲占据政治优势,别忘了希特勒是怎么上来的。

民主选举是一种手段,最终目的是让人民过上安全幸福的日子。

然而,在亲西方宣传家鼓吹下,“西方民主选举”变成了宗教仪式,违背者,就是异教徒,就是魔鬼。

可以不要食物,不要房子,不要水和电,只要民主就OK了。听起来像是咒语。

意大利将来路在哪里?欧洲一个劲地恐吓它不要脱离欧盟。但这能解决问题吗?

如果各党不妥协,意大利还得重新大选,再组不了阁,再大选。

没有政府出现,社会问题,经济问题,只能一拖再拖,程序正义,导致结果不正义。

后沙月光:没了意大利共产党,墨索尼里子孙们早晚要回来!

等着吧,等墨索里尼,等希特勒的子孙们上台掌权,可有好戏看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