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其言更珍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实在无所畏惧的共产党人目前,那是人之将死其言更珍!今日学习当年被关押在渣泽洞白公馆的共产党员们,在已经看到新中国的曙光之时,被国民党反动派残酷杀害了!他们为人民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不愧为是铮铮铁骨的共产党员,我们党和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永远的学习楷模!

据资料介绍,革命先烈在就义前,已经预知敌人要对他们下毒手,为此他们考虑的不是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向人生的尽头,而是集思广益给党留下了防止党内发生腐败问题的若干建议。读着这些先烈们用鲜血染就的忠诚留言,看到一些党内腐败分子的作为,更觉得先烈们的其言更珍呀!

正因为有先烈们的光辉榜样,在职时一心一意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不敢有丝毫懈怠。唯独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结果薄积厚发退休后一下子总爆发,被发现患上了肺癌。经治疗尚存人间。近期复查发现有转移倾向,这几天就忙于奔波在家和医院之间不断的检查检查检查。检查之余翻出过去征程的一些资料,看到了当年荣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后,记者采访我以后写的一片纪实文学,读起来仿佛过去的革命征程历历在目真是往事如烟呀。又看到当今一些腐败分子利用职权为其和关系特殊人谋取升官发财即便退休后仍然享乐寻欢。再想到我们这些一心一意奋斗的人却连救命的药都吃不起,真是莫大的讽刺。于是,我也干脆把当年记者们写就的文稿传发上来,证明一句话:反腐任重道远,奋斗就有牺牲!也算是其言更珍!

附:

微笑是一种生活态度

——记全国优秀人民警察高建邻

苏晓娟 张景元顾云鹏

他曾五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被评为北京市林业局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多次受到北京市森林公安局嘉奖;

他今年7月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是北京市森林公安系统法制部门惟一获此殊荣的民警。

他就是北京市森林公安局的法制科科长高建邻。

现年55岁的高建邻,身材粗壮,性格开朗,淡淡的微笑时常挂在脸上。虽然初次见面,记者竟不觉陌生,采访也因为他的随和与坦诚变得轻松。“我认为微笑是一种生活态度。”高建邻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是个军人,从小就教育他为人处事应坚强乐观,久而久之高建邻便形成了轻松乐观的生活态度,习惯了用微笑去面对困难。

办铁案,他以身犯险

1991年,高建邻从陕西调入北京市森林公安局治安科。为了把每起案件都办成铁案,高建邻经常身处险境。有一次,在侦查一起盗伐林木案时,犯罪嫌疑人胡某把他盗伐的林木藏匿在已经发生冒顶的小煤窑中。虽然明知煤窑随时都可能再次发生冒顶,为了收集证据,高建邻还是选择下窑侦查,最终在煤窑深处找到了胡某藏匿的盗伐林木和炸药等危险物品,解除了附近矿山的一个重大安全隐患。

因为忙于办案,高建邻很少回家,但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一次意外却使他不得不承担起更多的责任。“我爱人是制药厂的工人。事发当天,她正在清洗搅拌机,操作机器的同事不知道她在那里,突然打开了电源,她的左臂一下就被搅到机器里去了。”意外的发生,瞬间打乱了高建邻原本平静的生活。从此,在工作之外照顾受伤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也成了高建邻必须要做的事情。

为防火,他苦钻业务

生活的压力,并没有影响高建邻乐观的心态。因为工作成绩突出,高建邻1991年12月被调到防火科任科长。为尽快熟悉业务,高建邻自学了森林防火学、燃烧理论学、气象学等相关知识,跑遍了北京200多个乡镇和重点林区的3000多个村庄,亲自调查火场600余处。2000年,云蒙山原始森林发生火灾,接警后,高建邻立即带领消防队员赶赴火场。由于山高林密,他们爬了4个多小时才到达火线,又连续奋战了30多个小时才扑灭了山火。在下山的路上,由于疲惫的双腿支撑不住,高建邻摔了一跤,导致尾骨骨折。

为了救火,高建邻甚至没能与临终的母亲告别,“那天都半夜了,我才赶回家,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哭。我突然意识到母亲已经不在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那是我自成人以来第一次流泪。”因为工作,也因为妻子受伤,高建邻再也无力顾及年迈的父母,哪知竟错过了这最后的机会。父亲、姐姐和弟弟因为生气,拒绝向他讲述母亲临终时的情况,无奈的高建邻只得去拜访为母亲治疗的医生和她的病友。然而,他们的讲述却又一次加深了高建邻的内疚与悲伤,“他们说我妈特别想我,她对我不是很满意。”说到这里,高建邻脸上的微笑一扫而空,两眼无神地向窗外望去。

为答疑,他不计小利

2000年8月,为了充分发挥高建邻在法律方面的特长,北京市森林公安局把他调到法制科担任科长。从此,审核案子、起草文件、培养民警的任务就落在他身上。

为了及时解答民警在执法中遇到的问题,高建邻不但开办了法制答疑栏目,还向全体执法民警公布了个人手机号码。从担任法制科科长至今,他已解答了3486个民警提问,手机话费累计支出6000余元。

此外,高建邻还起草了《森林公安系统接处警规范》,《森林公安执法质量考评办法》,以及《行政案卷标准》等文件。其中,《森林公安系统接处警规范》已被公安部采纳,在全国森林公安系统推广,成了全国森林公安执法的规范标准。

采访中,北京市森林公安局副局长杜胜元告诉记者:“法制科是案件处理的最后一个环节,是最后一道关,压力比较大,自高建邻任科长以来从没出过任何问题。”其实,不但同事们对高建邻的评价很高,高建邻的妻子对他也非常满意,给出了95的高分,“扣5分是因为他做饭味道不好,但他每天都会早早地把菜买回来,摘好、洗好,放在冰箱里。家里许多事情都是他在做,包括针线活。作为丈夫,他真的很好,但是作为妻子我却……”

许多在常人看来无法面对的事情,高建邻都能以轻松的心态微笑面对,耐心处理。而妻子对他和孩子的愧疚之情,却一直是他担心的事情,他深恐心理上的压力会影响妻子的健康。稿件即将刊登之时,记者收到他的短信:“我很想借此机会对妻子说:在你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有责任。不管以后环境怎样变化,我都愿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此文刊登于2007年12月27号中国绿色时报)

(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我的患病,我很难实现与残疾的妻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愿望啦。用我们陕北的一句话我把人家闪到半路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