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周恩来曾说:“我的身子骨和好胃口,都是靠了东北的高粱米饭打下个硬实底子。”周恩来爱吃萝卜、南瓜、白菜、红薯等普通蔬菜。以萝卜为例,风干萝卜、凉拌萝卜、珊瑚萝卜、清炖萝卜等菜肴和萝卜水饺、萝卜蒸糕,他都很喜欢吃。他曾说过:“我就是喜欢吃萝卜!”周总理虽然在饮食上如此节俭,但他还有一个大方的地方,就是非常好客,经常请同志们一同吃饭,当然,在席间依然是粗茶淡饭。

周总理请客菜肴:馒头、煎饼和粉丝、白菜肉片大杂烩外别无其他

周恩来总理曾请研制“两弹”的领导、专家谈工作,而后请吃饭。这次“高”规格的宴请,其实就是每人一块油饼、一碗烩菜,中间一个砂锅里边有几个肉丸子。饭后,“意外”的情况发生了。总理秘书说,总理请客是自费,但粮票是定量的,没有多余,所以请你们每人交一两粮票。恰好邓稼先没带粮票,就欠了总理一两粮票,直到总理去世也没找到机会还上,他很是遗憾。

有一次,周总理陪法国总统蓬皮杜访问杭州,即将离开那天,周总理说此次随行人员很辛苦,要请大家去楼外楼吃个饭。楼外楼饭店的员工听说总理要来都很兴奋,精心准备拿手菜,把面朝西湖的餐厅打扫得窗明几净。中午,周总理和随行人员来到了楼外楼就餐,他热情地与大家碰杯,感谢他们圆满完成了这次接待任务,还向随行人员热情介绍西湖醋鱼、油爆大虾、叫化鸡等特色菜,大家吃得兴高采烈。

周总理请客菜肴:馒头、煎饼和粉丝、白菜肉片大杂烩外别无其他

饭后,周总理叫秘书去结账,省里同志忙说:“不必总理付了,由我们地方报销吧!”总理听了说:“今天我请客,当然我付钱啰!”饭店员工知道若不收钱总理会生气,就只收了10元钱。周总理说:“这许多菜,10元钱怎么够?一定要按牌价收足。”饭店负责人推脱着不再收钱了,但周恩来坚持按规矩付费,负责人只好又收下了十元钱。临走时,秘书悄悄地问服务员,这一餐到底多少钱,回答不到三十元。在回住所的车上,周恩来说:“楼外楼应当按照实际价格收费。这么做反而是在给我帮倒忙。这种风气什么时候才能改啊。”这时,秘书把了解到的实际价格告诉了总理,周恩来很严肃地说:“你再去补交他们十元钱,告诉他们,以后不准这样做。”就这样,一顿饭三次交饭费,最终交了三十元,超过了这一餐的市场价。

原江西省省长方志纯回忆说:1954年,我从江西到北京参加国务院召集的一次会议。会议结束时,工作人员宣布说,今天中午周总理请大家吃饭。我心想,总理请大家吃饭,没有山珍海味,也肯定是美味佳肴。谁知,大家走进中南海一个餐厅一看,不禁愕然。原来,餐桌上除了馒头、煎饼和一大盆粉丝、白菜加肉片的大杂烩菜之外,别无其他菜肴。总理走到我们这一桌旁,与同桌的同志握手后,环顾了周围,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坐下来就餐。总理笑着说:吃吧,没有什么好的招待同志们!说着拿起馒头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周总理为我们树立了艰苦奋斗的榜样。

周恩来曾经手书一份“党员守则”,对自己提出几项要求,如不送礼、不拜寿、不迎送,等等。周恩来在国内视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较好地体现了“党员守则”的要求,即不准省、市领导人到车站、机场迎接;不准宴请、不准陪餐;两菜一汤,不招待酒水,不吃高级菜;房间内不准摆糖果、水果,茶叶自备;去公共场所,不封园、不闭店、不戒严。这些规定,周恩来始终严格遵守。

周总理请客菜肴:馒头、煎饼和粉丝、白菜肉片大杂烩外别无其他

通常情况下,周总理的早餐是一杯豆浆,或者牛奶麦片。主食是黄油面包,把面包片放在电炉子上烤一下,把黄油抹上去后再烤一下,让黄油渗进面包里,面包就酥了。另外,有时煎片火腿,有时煎个鸡蛋,调换着吃。不过,也不全是这些,有时我们也给他做萝卜糕、南荠糕、江米藕等南方的点心。

周总理的午饭基本上主食是米饭,菜是一荤一素,还有一个汤。米饭除了大米,还经常掺上小米,或者高粱米,或者红豆,这些调换着吃。老红军都喜欢吃点粗粮,他们都有这么一个传统。

周总理晚饭没有规律,有时是夜里11点、12点,要是出去开会,经常在夜里一两点,甚至两三点回家都还没有吃饭。

总理的晚饭,一般是面食,面条、馄饨或是几个小包子。总理吃肉包子。有时也给他们做棒子面贴饼子和炖一条鱼,这是天津的吃法。总理喜欢吃北海仿膳做的肉末烧饼。后来我们就自己做,总理建议我们在肉末里加上点南荠,南荠发脆,没有南荠就加点冬笋,冬笋也是脆的。人家仿膳做肉末烧饼是不加南荠的,这是总理他自己愿意这么吃。有一次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宴请外宾,他专门叫的仿膳来给外宾做肉末烧饼,仿膳来的师傅,自己带原料,在大会堂现场制作。

周总理请客菜肴:馒头、煎饼和粉丝、白菜肉片大杂烩外别无其他

随着年龄的增大,周恩来工作量不减,饭量不减,但变化还是在悄悄发生……有一次,周恩来陪外宾外出参观。那几天他吃饭很费力,吃得慢,吃得少。工作人员心里很犯急。在一次出席活动前,工作人员想到他吃饭的费力,忙问:“总理,你身体不舒服吧?”“不,我身体很好……”周恩来说得肯定。“总理,你肯定有什么事吧?”“嗯”,周恩来略一沉吟,望着工作人员,用商量的语气说:“这次活动,吃饭要一起吃。你看,能不能设法把我碗里的饭弄软一些”?“搞特殊了。”周恩来笑了笑,有些不安和苦涩。他忽然轻轻叹出一口气:“唉,我的牙齿已经全松动了……”周恩来发出这声轻叹时,工作人员看清了他变得灰白了的头发;曾经英气勃勃的脸孔已经血色消退,脸孔和脖颈的皮肤松弛下坠,并且出现了老年斑;他那威武明锐的双眼也深深地凹陷下去……看到这些,工作人员流下了眼泪。

祖国网

2018-01-24 17:51:03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