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目前而言,失效的司法权利可能导致公民遭受严重的身心和财产损害,而警察权力归属于行政权力,那么最后要么陷于官司被动身份、或者陷入行政诉讼成为官黑对象。

本文尝试理清楚所谓权力的来源和本质,使民权得到有效确保,本文艰深晦涩、尤其很多爱好者,所以本文希望引发探讨,不代表就是对的。

世界上最约定成俗的事情多数属于有一些宗教成分,所谓天理和上帝意旨,包括皇帝世俗权力成形时候也往往带有一些道德成分,使之成立。几个基本的形态解析如下:

1)早期形态

宗教时期有两个人一般是皇帝身边人,不论古今中外,一个是天象观察者、或者占卜人、法老身边的巫师或者法师,这个就有点借助成立的道理之外的神秘力量的感觉,另一个就是主持命名、婚丧、财产分配的,类似谋臣或者宰相。前者一般都是提供参考意见,地位神圣,常借助酒、歌舞、祭祀或者毒品之类的迷幻成分,后者则基本相当约老或者口述历史者,具备世俗权力。

这两个权力相互制约,导致了后来的帝王政治和宗教派争,而派争则突破了国家边界。

2)帝王时期

帝王政治基本集中于兵权,兵权被认为是一种集体否决权,当黑暗时期欧洲的兵权被教会取得,于是出现了十字军东征、联合多个国家进行统一作战,出现了异教徒这一人身区别于国民阶层的被否决身份。

帝王行政权慢慢延伸出了法律,使帝王、诸侯或者王也具备了统一行使的行政权力。而神圣权力则被教庭拿走,教会法庭、族长或者宗庙之类的权力。

宗庙权力在中国类似由乡长、族长、家长和孔府取代,王权法庭则在衙门,衙门并不主张个体正义。历史上究竟有没有个体正义大概可以从侠客或者武术门派这些人身上体现,一个人究竟能获得多少社会正义支持,取决于徒众和武功,最后可能导致叛乱,以至于出现新的王朝。

3)民主时期

民主基本出现了一种公民或者国民概念,公民是区别于奴隶的,而国民是具备普遍性的。

民主时期的兵权基本被集体制约,谁也不能随便发动战争,而集体由集会实现。然后是法律的执行人员也在民主中诞生,包括各种审判庭,所假法律一般来自集会的成果。不再有分立的法庭,而是由一个政府机构垄断法律权力。

西方出现资本主义、也就是财产和人身权力革命,出现了自由民,也就是无依无靠的、自食其力的人。

中国则在辛亥革命之后出现了这一思想倾向,鲁迅笔下的阿Q就是失去依靠的农民这一形象的代表;包括祥林嫂,她在遭受苦难后、不停诉说,堪称流民文学。

4)社会主义时期

社会主义一词的准确定义可以从书上查到,在社会结构里,出现了一种“社会人”概念,也就是俗称的“公家身份”。每个人都有一个头衔,类似宗教的信众平等。社会人不是名人、但是其角色可能是名人身份、比如公家人。

社会主义法制规定法律要张显民权,也就是民众让渡出权利由司法行使,以求获得保护,并能否捍卫自己。两个权利说得很明白,一是受到庇护、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和尊严,二是能够行使法律权力。

社会主义在改革之前民众基本都很贫困、权利人身都不太自由,改革之后富人变多就出现了一种操纵法律倾向,使穷人的权力无法得到法律保障的味道。

题目过于厚重,再顿顿再继续。

法律一般定义为最低的道德标准。那么每个人对道德的认识不同,就容易引发一些道德冲突。那么道德究竟有什么用途?

道德被认为有几大继承性,一是继承一些天理、二是传递一种价值、三是代表一种权力。

1)天理派

天理派道德主义很多了,就不举例了,道教、佛教、儒学、法家(王权)太多了,男人的权、女人的权、男女的权等天然权力,道德也被法律尊重。

2)价值派

价值派道德也很多,比如财产权力,人生态度、社会地位,这一派道德基本认为一种权力大于另一种权力,但是基本低于天理派。

3)权力派

权力派认为一些事物具备处置权,一些不具备。个体具备哪些处置权呢?不问法律可能都觉得有很多权力,问过法律则几乎很少了。一般认为前两者的道德是具备处置权的,这里面就包含了道德冲突了。

举例天理派道德权力:

---- 杀人和自卫,那么杀人的人激发了被袭击者体内的暴力、是否应当被杀死?那么就很复杂了,法律说不行,但是对手强大怎么停止呢?

---- 男女性侵,一个男人看了女人一眼、女人说你为啥看我、男人觉得被吸引了、女人觉得我无意不是勾引,由于事小进入了公众视野、变成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两败俱伤。

举例价值派道德权力:

---- 偷窃,一个人偷了别人的东西、富人的东西、大家一般认为应该服从天理派,小过赔偿;但是当对方不富有时候、那么就是天理派问题了;尤其牵涉男女、也是男人对女人进行人身攻击的证据。

---- 无产阶级整部理论都在讨论上述问题,分为资产的和无产的。

道德冲突情况下,权力派究竟支持哪个道德就是个关键了,如果权力派在个体领域,尚能完善,进入公众领域更加复杂。

先停下,看看回复,希望有笔杆子出来帮忙分析下。基本都是比较简单的说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