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朴、闻一多案主凶解放后露馅被处死!

1946年7月11日和15日,知名学者、诗人,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在昆明相继被国民党特务暗杀。这一血案激起了举国上下对蒋介石反动集团的愤怒声讨。然而,刽子手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庇护下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四处躲藏起来。

李公朴、闻一多案主凶解放后露馅被处死!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全力追查“李闻血案”的凶手,主凶之一的蔡云旗,解放后从云南潜回原籍江苏盐城妄图偷生。可天网恢恢,他还是没有逃得过人民的审判,于1957年被公安部门抓获,次年4月26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蔡云旗死刑并予以执行。

李公朴、闻一多案主凶解放后露馅被处死!

蔡云旗

1958年的判决书显示,蔡云旗,男,42岁,反动军官身份,住盐城县南洋区蔡尖乡。1937年参加国民党,1946年任云南省昆明预备第二师谍报组长时,与谍报队长陈国华同谋实施对李公朴、闻一多的暗杀行动。

露馅落网

酒后狂言,掀开当年血案迷雾

1957年初的一天,盐城一家小饭店,已是深夜时分,昏暗的煤油灯下,几个男子在一起喝酒聊天。酒过三巡,一位40多岁的白脸汉子喝得高兴,突然一把拉住同桌一位年轻男子,要求和他再喝两杯。年轻男子满脸不高兴,立即摆手说不能再喝,太晚了,自己要回家了。白脸汉子很是不悦,说:“你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你可知道我是谁?说出来吓死你!十多年前我就杀过人,还是两个!不信,你可以到昆明打听打听,谁不知道咱那时候的威风。”说完后他自知失言,忙不停地打嗝哈哈表示自己喝多了。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加上当时正处镇压反革命特殊时期,在座的有两个人暗暗记下白脸汉子的话。不久以后,当地公安机关就接到了相关举报。就此,靠做点小生意掩盖过往血债的蔡云旗就此浮出水面,经过缜密侦查,1957年4月,公安部门将他缉拿归案。

在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档案中, 有蔡云旗案的完整卷宗,卷宗内的材料多已发黄,案卷材料记录于各种小纸头之上。

当年的判决书载明,蔡云旗,男,42岁,反动军官身份,富农出身,住盐城县南洋区蔡尖乡。1937年参加国民党,1938年任国军排长、连长、营长,1941年任国军少校团副、游击大队长,联络参谋。1946年任云南省昆明预备第二师谍报组长时,与谍报队长陈国华同谋实施杀害了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

1949年被遣散后,蔡云旗潜回家乡盐城。解放后,他一直做做小生意,时而向人吹嘘自己当年打仗杀人的事,其中就提到昆明之事,经群众举报,被公安部门抓获。

凶犯供述

判决书还原特务实施暗杀经过

史料记载,国民党于1946年7月撕毁《停战协议》和《政协决议》,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同时对国民党统治区的和平民主运动进行血腥镇压。李公朴、闻一多均为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员委员,昆明民主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他们坚决反对国民党发动内战,赞成共产党提出的建立联合政府与和平民主建国的主张,多次呼吁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因此被国民党特务列入黑名单。

盐城市中院当年的判决书上还原了国民党反动派制造“李闻血案”的经过。

当时蔡云旗为杀害李公朴小组组长,1946年7月11日,他率领特务进行跟踪监视,并与陈国华等密议布置暗杀。同日下午,李公朴被特务汤士亮等枪杀。

7月15日,李公朴追悼大会在云南大学“致公堂”举行,蔡云旗率领尚福海、肖天保等混入闻一多主持的追悼李公朴大会会场,侦察闻一多之行动。闻一多在会上痛斥国民党当局阴谋杀害李公朴的卑鄙行径。当他察觉蔡云旗等特务混在会场中进行监视时,大骂这些狗特务后要他们“站出来”。

李公朴、闻一多案主凶解放后露馅被处死!

李公朴

追悼会散场后闻一多又举行记者招待会。下午5时,记者招待会结束,闻一多和他的儿子闻立鹤一同步行回家。当父子俩走到四仓坝西南联合大学教职员宿舍门中附近时,早已埋伏此地的特务在蔡云旗指挥下开枪击中闻一多。西南联大学生闻枪声赶来,将闻一多父子送进医院,闻一多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其子闻立鹤幸免于难。

李公朴、闻一多案主凶解放后露馅被处死!

闻一多

一波三折的审判

1957年7月2日,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公朴、闻一多被杀一案进行了审理,判处蔡云旗有期徒刑十年。当时主要是从收集的证据来看,蔡云旗在此案中并非主犯。此事一经媒体报道后,各地群众反响强烈,大多认为判刑太轻。甚至有人就此事写信给当时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董必武同志,强烈要求重审该案。

1957年8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函给江苏省高院,望该院即就此案判决加以审查。1958年1月6日,江苏省高院撤销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对于该案的刑事判决,发回重审。

在当年的档案中有一份省高院的刑事裁定书,内容如下: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和新华日报、大公报转来陈可生、徐进福、孙呜光、张继增等20余干部群众来信并经本院调卷审查发现,江苏省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1957年7月2日判决的被告人蔡云旗为反革命杀人一案,在认定罪责上和量刑上均有不妥之处,据此,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第12条第2项的规定,裁定如下:撤销江苏省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1957年7月2日(57)刑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发回该院重新审理。

1958年2月22日,经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开庭,由时任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胥大可亲自审理,和人民陪审员李超、赵学德一起组成合议庭,由检察员颜秀出庭执行检察职务,辩护律师为盐城县法律顾问处副主任杨铁华。判决书最后的结果醒目写着:“蔡犯于1946年7月在云南昆明担任国民党特务机关组织的暗杀李、闻等人行动小组组长。对谋杀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二人案件上,与匪稽查处长王子明,谍报队长陈国华,共同计议,预谋实施,且在杀害李、闻二人过程中,蔡云旗又系直接行动中的领导者之一,实属罪大恶极。”

1958年4月26日,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杀害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的凶手蔡云旗死刑,立即执行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58年4月26日,蔡云旗被枪决,新华社当即进行了报道,全国报纸纷纷转载,读者纷纷慨叹李、闻二人在天之灵终于可以安自了。蔡云旗案作为盐城市审判史上具有全国影响的要案之一,该案卷宗已成为盐城市中级法院最珍贵的审判档案载入新中国司法史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国民党地方当局擅杀李,闻,是帮了国府和委员长的倒忙,和这帮猪队友并肩作战,不完蛋也难。

9楼3q

3楼 aa1180
执行死刑从当时的情况看情有可原,但从法律的角度看,这个特务只是听命行事,和战场上的士兵是一样的,不应处死刑
你的意思,狗杂粹土肥、板垣征四郎们的脖子上绳子套的有点冤枉?

他们难道不是听别人的命令,而且,他们还没有亲手杀那么多人呢。

被雷劈的,不能怪天,倒是对的。

6楼 窦宪
国民党当年从大陆地区败亡时,居然也不会想到要将这样的“功臣”运送到台湾去?
用完了就扔了,和卫生纸没什么区别

3楼 aa1180
执行死刑从当时的情况看情有可原,但从法律的角度看,这个特务只是听命行事,和战场上的士兵是一样的,不应处死刑
5楼 darkgreen1
这个你就错了、战场上的士兵杀的是有武器的敌人、如果擅自杀害平民百姓、和俘虏也是要受到惩罚的。有上边的命令也不行。

如果你是士兵、你的连长要你对着个婴儿开枪、你会怎么做?

7楼 pakzcl
这种事情在战场上多了去了,换作是你你敢公然违抗军纪?换来的结果就是你被枪毙,然后婴儿还是被屠杀,没人会记得你
地世界上的国家中,除了日本军队,其他国家的军队还干不出这种野兽行为,就是当年德国军队,也没有看到有这方面的记载,到是现在的非洲那些反政府的武装组织,有屠杀孩子的报道。在历史上的报道中,只有日本军队对手无寸铁的平民不分男女老幼进行屠杀,甚至是剖开孕妇的腹部用刺刀挑出婴儿取乐,因此,日本的军队在当时甚至被同样是战争狂魔的希特勒称为野兽的军队。由此可见日本军队的恶劣和兽性,即使是现在,日本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战争隐患,目前他们是在二战胜利国的压制之下,如果一旦他们获得了自由,这个岛国肯定会再次武装,因此,日本本身的地理决定了他们始终想向外扩张以扩大生存空间的想法。所以我们依然要时刻警惕日本,不可对其掉以轻心。至于你所说的那个执行命令的事情,似乎除了日本军队之外,那个军官会下令让士兵去杀害一个婴儿,另外一个是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命令,士兵也可以气绝执行,一支部队不可能就一个士兵,而正常的情况下士兵除在战场上临阵逃跑或者是气绝执行军事命令,不可能现场处决,而如这样的命令即使是不执行,也只能上军事法庭,那时候士兵有说明的机会,而军官必须要提出需要杀害这个婴儿的理由。当然,这样的方式日本军队除外,因为日本的军队就是野兽组成的军队。



李公朴,民国知名教育家,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曾留学美国,后受马列主义影响,思想倾向中共,亦去过延安见过中共高层领导。1946年7月11日被暗杀。闻一多,民国知名学者,曾留学美国,并在清华大学、西南联大任教。在李公朴死后,他在悼念大会上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之后被枪杀。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