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大银票!在古代,普通百姓拜年,无非是七大姑八大姨的走亲访友;而官场则不然,拜年正是行贿送礼、跑官买官的最佳时机。老百姓,也就送些水果点心外加点赞;官场人士,则出手大方,古玩字画、珠宝玉器,或是直接送大银票。古代官场拜年,绝对是中国式贪腐的一大特色。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古代每逢过年过节,京城的堵车里就到处弥漫着送礼的味道,这是有史书记载的。明兵部职方郎中陆容的《菽园杂记》中曾有记载:“京师元旦日,上自朝官,下至庶人,往来交错道路者连日,谓之拜年。然士庶人各拜其亲友,多出实心,朝官往来,则多泛爱不专。”文中元旦,即现在的春节,可见北京城内官员往来风气之盛。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明朝北京如此,南京也是那点事儿。明周晖的《金陵琐事》记载了一件万历年间南京送礼的景象:除夕前日,外出访客,至南京内桥,看到中城兵马司衙门前聚集了一支庞大的队伍,每人手捧食盒,经打听方知乃春节送礼。瞧瞧,兵马司其实就是一个小吏,搁现在就是一个苍蝇级的小官。苍蝇如此,何况老虎呢。

再往前穿越,宋代、后汉也同样如此。宋吴处厚的《青箱杂记》中有云“士人多驰骛请托,而法官尤甚。”请托即拉关系走后门。《后汉书·梁冀传》则有客到门不得通,皆请谢门者,门者累千金”的记载。看看,连看门的都要送厚礼。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雍正四年,湖南巡抚布兰泰统计,自己上任半个月,来拜见的官员有18位,门礼共216两,平均每人12两。当时的1两银子,至少相当于现在25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每个官员孝敬门卫就要3000块钱。而大贪官和珅的门卫更厉害,没有2000两银子根本不让进门,也就是50万元人民币,堪称“史上最贵门卫”。

再说大吃大喝,舌尖上的腐败。清中期的艺兰主在《侧帽余谭》中记载:“京师于岁首,例行团拜,以联年谊,以敦乡情。每岁由值年书红订客,饮食宴会,作竟日欢。”还是那个陆容,还是《菽园杂记》的记载:“在京仕者,有每旦朝退却即结伴而往,至入更酣醉而还,三四日后,始暇拜其父母。”官场拜年,领导优先,陪吃陪喝陪醉,爹娘也要靠边站。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当官不打送礼的,春节官场送礼的热闹可想而知。小吏送大官,地方官送京官。送礼的借机拉拢感情,行贿买官,收礼的则趁机大捞油水,索贿受贿。中国是人情社会,官场上更是如此,春节拜年则是最佳时机,这是活脱脱的官场现形记。如果当年有人画一幅《春节上礼图》,一定比《清明上河图》更经典。

贪腐风气一旦形成,便很难刹住,从上至下,沆瀣一气。不说那些小官小吏,就是很多重臣也是通过不断贿赂来升官并生存的。从这些“大老虎”的送礼行贿中,我们不难看出一些端倪,为什么春节拜年的贪腐之风很难刹住。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据北宋著名诗人梅尧臣《碧云騢》记载,宋朝宰相文彦博原本是“知益州”,也就是成都市长而已,因认了一个干侄女——张贵妃而发达时至元宵节时,文彦博花重金织造了一副蜀锦,献给张贵妃。宋仁宗宠爱张贵妃时,因蜀锦而喜欢文彦博,便一路提拔,从地方成都到京城开封,文彦博最后官至宰相高位。

再说和珅,和珅府前春节送礼排长队俨然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凡是通过和珅孝敬乾隆的必须也要给和珅一份。光天化日,行贿受贿,和珅能如此大胆,没有乾隆在背后撑腰断然是做不到的。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就能分析出,和珅其实就是乾隆的摇钱树。皇帝个人需要钱、皇家需要钱。再者,皇帝豢养贪官,肥后而杀也是一举多得,一来树威赢民心,二来钱财充公。乾隆给儿子嘉庆留下的和珅可谓最好的大礼。

再看看李鸿章,都知道李是晚清重臣,其实李更是送礼行贿高手。李鸿章久在官场混,深知其中潜规则,官场是非多,有事就需要用银子摆平。李鸿章作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长期在慈禧眼皮底下,若想平安,不孝敬银子是不行的,包括李莲英等人都不能少。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每年春节,李鸿章都要向上层权贵纳贡,名曰“例钱”,没200万两银子不行,搁今天就是5个亿。甲午战争后,李鸿章有点身败名裂的苗头,此时,便到处用钱封口,出手就是800万两,20个亿。

以上不难看出,古代高官送礼的背后都有皇帝或最高领导的影子,皇帝有所好,下属才会投其所好,正应了那句俗语“上梁不正下梁歪”。乾隆非常喜欢各种如意,官员纷纷进贡。和珅送给乾隆的一件玉如意由上好紫檀雕制,镶和田青玉,可谓价值连城。如今,这件宝贝就存放在沈阳故宫。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再说慈禧,堪称雅贿的超级爱好者。慈禧喜欢过年,更喜欢收礼,什么珠宝钻石、锦罗绸缎,外国洋玩意、奢侈品等等,都很喜欢。慈禧瘾头大,收礼后,一件件把玩,没两天新鲜,就锁进仓库。最后,这些礼物都成了慈禧的陪葬品,光放在慈禧脚边的一颗翡翠西瓜,就价值220万两银子,相当于今天的5.5亿。

更有甚者,太平天国还有春节争相向领导送美女的恶俗。洪秀全每天不理政事,只知道享受美女,这明显是亡国的先兆,可谓“不作死就不会死”的节奏。

针对节庆送礼的腐败风气,各朝并不是没有狠刹的管理措施,但往往效果都不好。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如汉武帝刘彻早在公元前106年便颁布有《刺史问事六条》,对送礼贪腐提出严惩。另有隋朝的《刺史巡察六条》、唐朝的《巡察六条》、明朝的《出巡相见礼仪》、《奏请差点》、《巡历事例》,清朝的“不送礼公约”等相关管理制度,对节庆的贪腐都制定了详细的规定与惩治条款。但在没有监督机制的封建专制社会,规章制度终究难抵人性的贪婪。

还有一点,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越是到王朝的中晚期,送礼贪腐越厉害。晚清贪腐之风愈演愈烈,加速了腐朽大清的灭亡。我们不难想象这样一幅画面:1894年春节,农历甲午马年,李鸿章照例纳贡孝敬慈禧太后,礼物既有翡翠马又有银票,祝老佛爷“马上有钱”。

古代官场拜年:中国式贪腐

可慈禧对李鸿章的礼物越来越看不上,见此大怒道:你这不是要我“钱马上跑”吗?谁知,甲午战争爆发,中方战败。中国被迫签订《马关条约》,赔偿日本2亿两白银,白白送给日本500亿元人民币,晚清元气大伤。正应了那句戏言:人世间最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人活着,钱没了。

文/改编自网络

公务员参阅

2018-02-28 17:07:27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