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罗里罗(少个口字边写不出来,没法!)嗦把“当个警察不容易”写到九,真正的”不容易”却是没敢写出来,也就是我一次又一次提到的”良心”二字。可以这样说,如果你凭良心办事,就算是一个好警察,但也只能”算是”,因为有很多的”无奈”,让你无法按什么严格标淮去执行一些东西,但你如果不凭良心办事,那就绝对是个坏警察!今天把这个憋了二十多年的隐密写出来,也算是一吐为快吧!

改革开放开始以后,最先富起来的并不是什么”官二代”,而是一些社会上的”闲散人员”。首先拿我们厂的一个”希罕事”作一个举例说明:我们厂是一个有七千多职工的国营大厂,自然会有一些犯了各种各样错误而被清除出去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闲散在家,干事自然不会像有工作的人那样有什么”顾忌”,他们不少人先是到南方搞一些走私电子表,计算器之类的东西回来倒卖,很快就赚了不少钱,然后就大量弄一些内地没有的东西批发兼零售,笫一桶金到手以后,再作什么就更容易了,不少人成了富翁,有的还当上了省、市劳模,有一次他们找到厂领导,说是要好好请请他们:如果不是当初领导们不让他们在厂里呆着(客气话),他们就不会混到现在这个份上!这虽然说的是大实话,可谁会好意思去那个宴席上去喝一杯!派出所的情况更是这样,记得有一位干了多年的民警这样对我说:”兄弟,现在可多事是叫人拿不住大小头了啊!就拿王xx来说吧,他是因为偷盗被判了十年刑,回来后本来是每半个月要来找我汇报一次地,后来他去广州弄走私表回来卖,我还修理过他一回,不长时间就不叫管这事了,说他这属于长途贩运,不属于投机倒把。现在人家生意越作越大,手底下雇了几十号人,不叫资本家叫企业家,咱反过来还得给人家保驾护航,这弯咋就恁难拐过来呢?咱所里这一号货们还不少,有几个还是我亲自打击处理过的,他就是开着车,也会故意在你跟儿停一下,皮笑肉不笑地给你打个招呼再走,叫你心里头真捌扭呀!”我安慰他说:”以前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现在是’叫少数人先富起来’,人家现在站到这少数人里头了,他只要不再去干坏事,不也是个好事吗?在这一点上俺这新人就比恁这老人得劲啦!真不中换个地方呗!”他看了我一眼说:”哪有你说的这么容易,好不容易搭了个小窝,一家子人在一块呆着,要是再换个地方,恐怕我这两条老腿也溜不动啦。算了,再熬几年就该退休了,咱退了休就回老家,眼不见心不烦!”,

上世纪九十年代,正是改革开放的”阵疼”期,已到了”攻坚”阶段,自然有不少想像不到的事出现。下边的一些基层公安单位,面对着”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的社会现实,需要干的活,当然会增加很多。但一个”穷”字就会叫人有着无数的无奈!当时所里虽然有上百名不需要开工资和奖金的”治安员”帮忙,还是忙不过来。但当时所里连每个民警每月五块钱的”办公费”都捐给了那些缺衣少食的下岗工人,哪里会有多少”办案费用”给你?虽然按规定上边对交上去的”罚款”有一定比例的”返还”,但所里对民警们,总是每月多多少少要发点奖金吧?所里也不能总是只有一辆旧面包车吧?有了案件你必须去办,但有关费用,只能由你自已想办法”自理”了。你办的案件越多,所需的费用自然就会越多:人家几个治安员没明没黑地跟着你干活,你不能总是叫人家回家吃完饭赶快过来吧?开车需要买油吧,车坏了需要修吧,就是你往拘留号里关一个人,不先垫上90块钱,那是送不进去地。你办了一个刑事案件,需要送到看守所,那就把每人一套棉衣,两床被子,200块钱准备好吧。当然,你要是想把那些衣物折成钱,那就更受欢迎啦!谁从那里出来还会把这些破烂玩艺带回家!这个有关”自理”的问题,也就需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如果哪个在那个时期办过不少案件的警察,说他从来没做过违犯上级规定的事,那只有鬼才会信!谁会连家里老婆孩子都不管,做那种用自已工资去填窟窿的傻事!再说你真要是干的活多啦,就你那几百块钱的工资,能把这个窟窿填平吗?这中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那就是基本上不怕出啥事!你就是拿着有关的什么”揭发”、”举报”之类的事来找我,我也会马上列举出一项项各种各样的费用把这个”坑”给填平!俺把这钱都”公用”啦,你还能多说些什么?记得当年某位分局副局长有过这样一句名言:”你要是有本事弄一架飞机过来,我也不会有啥意见,你要是叫人家告到我跟儿,也不能不叫我修理你!”在这种情况下,”良心”二字就显得尤为重要,什么”觉悟”、”纪律”、”规定”之类就有些苍白无力。我当时就这样认为:你只要努力干一些除暴安良、除恶扬善地事,你只要不把钱装到自已兜里,你就是一个”好警察”,但这个”好”字有些欠妥,还是称”良心警察”最为准确!但若是有人把这个”良心”二字看得没有那么重,你要是想拿住他什么”把柄”,也不是那么容易。当时办一些”赌博”、”嫖娼卖淫”、”看黄色录像”之类的”肥”案,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的,因为你的”对手”大都是些普通老百姓。记得我们单位曾出去过这样一件事:有四个人打麻将赌博被派出所里的人当场抓住,四个人分开问,有几个会”坚贞不屈”!自然有一些问题会摆在你面前:这一回是恁四个,你还给谁一块打过?这范围越扩越大,弄得车间主任亲自拿了用于给工人发奖金的一万多块钱找到所长,求他不要再查下去了,再查下去车间里连活都干不成啦!当时也有不少人托我去求情,人家能把罚款数目从3000减到2000或1000,已经是给了你一个大面子啦,事后人家要是有事找着你,你能不给人家一点面子?要是一般的小事还好说,碰着大一点的事就左右为难了。所以碰到此类事,我很少给人家去说情,那种”派出所里的人真孬孙!”之类的话,自然是不少进了耳朵里,这心里头能不憋屈的慌吗?你干来干去,咋就成了老百姓嘴里的”孬孙”了呢?也埋怨有关部门:为啥不把”以赢利为目的”改成”以赢取较大利益为目的”呢?这老百姓打一夜,输赢超过一百的都不多,值当费那么多球事去管吗?也只能是偷偷告诉一些相当要好的朋友,再碰着这种事,加上”谁赢了谁请客”这一句在口供上。

到后来我对”抓赌”、”嫖娼卖淫”这一类的肥案不怎么感兴趣,自然也引起了”领导”的不满:”老董,我咋看你干活没有从前下力了?”我当时就怼了他几句:”我还下个球力啊!钱到了我手里,总得有个数吧,经我手花出去多少,交给你多少,也得有个数吧?俗话说好记性不如个烂笔头,我要是不记个流水帐,时间长了,要是有人说我从中贪污了,我怕是再有几个嘴也说不清。现在有人说我记什么”变天帐”,弄得所长指导员两个人专门找我谈话,我为啥非得干这出力不落好的球事!”

后来,所里来了一个从市局下来的民警,年龄不太大,己是挂着三角的”督”。所里很支持他的工作,允许他四处招兵买马,他找我谈了两次,想把我招到他旗下,我也正好就坡下驴,到他手下当了一员大将。那人是个工作狂,大事小事一手管,我也正好一心只管办案,再也不用和那个”孔方兄”打交道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