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一百年以来,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年的习惯没有变,这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

然而,80多年前的民国时期,那时候的人是怎么过年呢?

一百年前,也就是上世纪的1915年,王光如先生就注意到了西安的风俗习惯。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为了这一篇文章,他陆陆续续写的十五六年,不断的补充,不断的修改,1931年才发表出来,可见作者用心良苦。

他为我们后人留下了难得的宝贵文献。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鼓楼(民国时期)

西安风俗之正月

初一日,俗谓之过年。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过年的供桌(1939年)

是日清晨,家家焚香祭祖,幼辈拜长者,小孩则赐以钱。

铜币未用时,西安皆用制钱,以红绳贯钱孔成串,或数十,或数百余不等。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供桌前(1939年)

早饭多用水饺,取其囫囵不破。亦有用汤饼者,俗呼筲子面。

是日,主人祭家宅六神,六神即天帝、灶君、龙王、仓库神、门神、土地神是也。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钟楼(1936年)

至初三日辍祭,祀祖多一日,俗谓神三鬼四。

是日,各向亲友拜年,家家备有茶点,以饷拜客。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走亲戚(民国)

或为全盒,或盛以盘碟等器,所实以点心炸食为主,附有杮饼、落花生、核桃、梨、枣等类。炸食俗呼油炸果子,乃以面片匀薄,制成各种花样,入沸油炸成。

普通多为本色,作淡黄,红者加红颜料,绿者掺菠菜叶,和面时,加入蜂糖,则干酥可口。

是数日,被鲜饫美,百业俱辍,或嬉于家,或游于外,见则揖拜如仪,商人多奏铙鼓等乐,三四日中,爆竹不绝,欢忭情况,殆难形容。

初五日,俗呼破五日。

商号多于此日一过复业。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南院门(民国)

由此日至望日,南院门(今改为民众大街)通道两旁,售花灯者麕集。

其灯式不一,或鱼或鸟,或龙或虎,大若舞台,小若雀鼠,均各备极经营,惟妙惟肖。他如菊莲牡丹等花,蝴蝶螽斯等豸,制作既至精巧,数量亦甚繁多。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过年集市(民国)

至若能伸缩之云龙,可走可斗之锦末,尤为孩童所恋爱。入灯肆者,但见五光十色,目不睱接,肩摩毂系,喧哗至不能与语,热闹甚,亦繁琐甚矣。

儿童舅氏或义父,必于望日以前,为儿甥送灯。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南大街(民国)

此灯系用细竹签纵横编成,形圆,上下各留一口,外糊红纸,大者形同西瓜,小者梨大,送灯时,又必须坠以盒子者,以过年祀神之糖果,装满一盒,同灯送去。

无盒子者,用点心或麻花,麻花系以面搓成条,扭转两股或三股为一,入沸油炸成。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集市(1947年)

十五日,上元,俗称元宵节。

先一日,民家以发面蒸制鼠形之饼,名曰茧儿,不知是何取义。

饼中实有枣或糖,外以黑豆作鼠眼,是日即供奉祖宗灶神前。

晚则遍悬彩灯辉煌如昼。儿童持灯为戏,尤甚欢呶。

是日之热闹,不在日而在夜。

凡通衢大道,彩灯星悬,烟火怒放,而于商业区尤甚。

市民多麕游繁盛市街,金石震荡,灯烛辉煌,人声喧哗,几欲惊破耳鼓。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灞桥牌楼(1935年)

是晚,民众于欢庆之余,多食元宵,或用以祀神祖。

元宵似汤圆而略小,系以糖作馅,入器搥坚,切成小立方块,黏水滚于糯米粉中而成,与汤圆形同而制异。

汤元以和成之糯米面,包糖馅捏成浑圆体,即成。其馅不止糖一种,尚有豆沙等类。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贴对联、门神(民国)

巨商大富,多于是夜择空旷之地放烟火,西安人呼焰火为花,其物多来至西北乡之火烧壁村。

盖有不传之秘,为一村专利经营者也。

是夜,有演龙灯花船者,大都下流社会所为,以博大商富吏之金钱。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曲江(民国)

十六日,市民多出游郊外,谓之游百病。

意此一游,百病即蠲除也。

城南两雁塔,市民多以为游病目的地。小雁塔在荐福寺内,距南城门三里,塔十三级,已破烂不能拾登。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大雁塔(民国)

大雁塔距南门八里,矗立慈恩寺后院。塔凡七级,有梯十四五节,与小雁塔均为唐代物,以历代每有葺补,独完好。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荐福寺内的小雁塔(1935年)

荐福寺内有巨钟一,某代,武功砧妇响杵于渭滨,巨声出于河,有若雷吼,经官掘出此钟,移入寺。

每当朝噋初升,一声响亮,顿澈尘心,关中八景之一,所谓雁塔晨钟是也。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大雁塔(民国)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大雁塔上俯瞰(民国)

大雁塔前,多明清乡试举人题名碑,盖踵唐人韵事。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牛头寺(民国)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牛头寺经幢(民国)

塔南十余里牛头寺,水木明瑟,亦殊可游。

二十日,市民多以和面(以水和麦粉即成和面)烙制极薄之饼,径约三寸,食时,卷以凉菜,或粉条属,谓之饼子。

云以补天补地,盖附会天穿日也。其补法至可哂,以一饼掷屋瓦上,一饼掷井中而已。

民国的西安人怎样过年——100年前的西安正月风俗

寒窑(民国)

二十三日,俗以是日为散乾(读如干)之日,其原因不明。

人家于是日加食油炸麻花,取其乾也。又必以榖草一枝,插于门首,谓不如此,本年人必染患疳症。

有幼女者,穿耳必以是日,取其为乾日,穿耳可不生意外也。

二十五日,仓库神诞,祀者少。献品为一大烙饼,俗呼锅盔。

后记:微信公众号“终南山故事”将按照农历月份,依次发布民国西安风俗。

本文选自《长安道上》(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出版),由杨博先生整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