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战役”让秦基伟将军的九纵一仗扬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九纵队准备解放郑州

抗日战争胜利后,秦基伟被任命为太行军区司令员。接着,解放战争开始,形势的发展有利于加快解放事业的步伐。

1947年8月,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在河南省博爱县正式组建。纵队司令员由秦基伟担任,政委由黄镇担任,参谋长由何正文担任,政治部主任由谷景生担任。新建的九纵一直把自己当“小弟弟”看待,听从老大哥陈赓和谢富治率领的第四纵队指挥。用秦基伟的话来讲,“九纵成立的晚,是继三纵和六纵之后,在太行山诞生的太行人民的第三个儿子。虽然打了不少仗,但多为偏师,主攻的少,配合的多。在指挥关系上,也自觉退让,甘心接受四纵首长指挥”。

九纵真正改变“小弟弟”角色,是在郑州战役中,一仗扬名,一跃成为主力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秦基伟将军在朝鲜战场上的留影

1948年下半年,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相继打响,捷报频传。9月25日,中央军委批准华东野战军举行淮海战役的建议。刘伯承、邓小平指挥部队加强西线行动,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10月9日,刘邓决心集中第一、第三、第四、第九纵队相聚攻取南阳、郑州,策应华野在徐州战场上即将展开的淮海战役。

郑州战役不是孤立的,可以说是淮海战役的序幕。当时,刘邓发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就明确了攻打郑州的意图:“吸引孙元良全部回援甚至可能更吸住邱清泉兵团一部向西,以达到协助华野作战的主要目的。”当然,九纵在最初的部署中不是重要角色,依然是“小弟弟”跟在“老大哥”后面受“保护”。秦基伟自然也想得开,想得明白。攻坚也好,配合也罢,主要目的就是消灭敌人。但秦基伟判断,郑州守军有可能会逃跑。于是,他命令九纵做好阻逃打援的一切准备工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郑州战役开进中的解放军

果真不出所料,“老大哥”部队一纵、三纵、四纵逼近郑州时,守在郑州的国民党军第十二绥靖区第四十四军一○六师、第九十九军二六八师,见势不妙,弃城北逃。郑州守军的行动突变,打乱了作战部署。邓小平和陈毅都在四纵指挥所里。邓小平只好打电话给北面的秦基伟:“不能让它跑掉。”秦基伟回答:“政委放心,我的网已经形成,它跑不掉。”陈毅接过话筒:“秦基伟,这一回就看你的了。打得好,我到你那里给你唱《借东风》,打不好,是要打屁股的。”部队上下都知道秦基伟爱看戏,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不,连陈毅都知道这一点呢!秦基伟笑了:“陈司令员,你等着吧,打完郑州,我们还是进城听梆子吧!”陈毅说:“好。一言为定,你请客。”秦基伟谋事在先,率九纵在郑州以北的老鸦陈地区,歼灭逃跑的国民党军1.1万余人。1948年10月22日,郑州宣告解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郑州市民欢庆郑州解放

10月25日晚,陈毅到达郑州,说了一句“九纵成熟了,可以打大仗了”的话,让秦基伟高兴得当场表态要请客。陈毅说:“我们俩说话都是算话的嘛!”秦基伟说:“去看戏,《借东风》。”陈毅摆了摆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进城了,阔了,你给我找个大饭店。总不能让肚子饿了嘛!”就这样,秦基伟亲自开着吉普车(可见秦基伟娴熟的玩车水平)带着陈毅上街请客,满大街转悠,却找不到一家开业的大饭店。最后,他俩降低标准,在一家小饭店切了半斤牛肉,打了三两老白干。

正当秦基伟和陈毅喝酒吃肉时,郑州警备司令部值班室电话铃骤响。值班参谋桑临春一听,电话那头是邓小平:“找你们秦司令员!”这边是邓小平找秦基伟,那边是秦基伟酒足饭饱,送走了陈毅,独自一人到中原大戏院看戏去了。这还了得,郑州刚刚解放,一个警备司令不在位。 邓小平坐到了警备司令部的值班室,一直等到秦基伟回来:“今天晚上,我们两个都有事了。你给我一份检查,我给你一个处分。”打了大胜仗的秦基伟,怎么也没有想到,稍不留神,自己挨了一个处分,他的后勤部长杨以山还因强征民车被撤了职。当然,秦基伟明白,这是邓小平在给九纵敲警钟,防止骄傲自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九五五年秦基伟将军被授予中将军衔,一九八八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任国防部部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上甘岭上秦基伟15军的威名是在12军不断补充增援的基础上得到的,可惜世人只记得上甘岭上15军却没人注意默默无闻的12军!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