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为曾经英国殖民地的威海市有着数百栋特色各异的老洋房,而每一栋老洋房都有着他的主人,而这些曾经的主人也随着上世纪起伏跌宕的国际形势和他们的老宅成为了命运共同体。英国殖民时期在威海办学校、搞建设,中国第一个游艇俱乐部、第一条真正意义的马路、第一个高尔夫球场、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女子学堂等等都诞生于威海,而为这些做出过杰出贡献来自英国、法国、梵蒂冈、德国的外国友人数不胜数,詹宁士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英国老人重回威海,老宅前嚎啕大哭!70年产权已过!

英国老人重回威海,老宅前嚎啕大哭!70年产权已过!

詹宁士(左)一家在门前小院里

詹宁士,当地人称其“老詹子”,长期在英国海军陆战队服役。随英国海军到威海卫,是驻刘公岛海军营房处的工程技术人员。后转任殖民当局主管公共事务的警督,后任主管乡村治安的警督,当地人多以“工程师”相称。

詹宁士在威期间,做了两件自以为傲的事,一是设计并监督建造了胜德码头。胜德码头为栈桥式钢筋混凝土框架,该码头由上海新仁泰组织施工,詹宁士负责质量监理。骆克哈特在竣工典礼致辞中,曾专门评价了这位监理员的作为:要特别感谢詹宁士警督对码头工程精心细致的监理,确保了工程质量,他曾光着身子潜入水底,检査混凝土柱子底座质量。

二是负责灾粮发放。连续三年严重干早引发了威海卫大面积饥荒。众多灾民靠吃玉米塞、地瓜蔓充饥,受灾人口达4万多人。殖民当局为此成立了由威海卫华商和洋商组成的赈济会,从国内外募捐赈灾。詹宁士为1万多灾民发放了4个月的无偿救济,为3万多灾民发放了有偿救济。秋后3万多获得有偿救助的灾民,全部如数偿还所借赈粮。詹宁士也因工作卓有成效受到当局的褒扬。

詹宁士的儿子小詹宁士,生于刘公岛上。小时在威海卫学校就读,后到基督教长老会学校上学。在威海17年的生活经历那份美好使他终生难忘,。暌违半个多世纪之后,他从故居墙缝里掏出儿时玩耍藏匿的石砾瓦块,71岁的小詹宁士情不能禁,嚎啕大哭……(文章标题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看过文章内容后有什么想法)

作者感慨:当年蒋委员长扒堤坝水淹国民的时候,放任年年经历饥荒天灾战乱的民众自生自灭的时候,而英国住威海的官员却做了上述文章中的事情,对比之下让人百感交集,而如今还有人为蒋家王朝的覆灭抱不平,真是很不可思议啊!

而对于房屋产权这个中国社会比较关注的问题还是留给大家讨论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