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朱子当曰:岳飞死于背道非礼 高宗并不想诛也

朱子当曰:岳飞死于背道非礼 高宗并不想诛也

别儿怯不花乃讽监察御史劾奏阿鲁图不宜居相位,阿鲁图即避出城。其姻党皆为之不平,请曰:"丞相所行皆善,而御史言者无理,丞相何不见帝自陈,帝必辩焉。"阿鲁图曰:"我博尔术世裔,岂丞相为难得耶?但帝命我不敢辞,今御史劾我,我宜即去。盖御史台乃世祖所设置,我若与御史抗,即与世祖抗矣。尔等无复言。"阿鲁图罢去。

祖泰乃击登闻鼓上书,论侂胄有无君之心,请诛之以防祸乱。其略曰:“道与学,自古所恃以为国者也。侂胄之徒,自尊大而卑朝廷,一至于此。愿亟诛侂胄、师旦、筠而逐罢自强之徒。故大臣在者,独周必大可用,宜以代之。不然,事将不测。”

书下三省,朝论杂起。御史施康年以为必大实使之,遂露章奏劾,且谓:“淳熙之季,王淮为首相,必大尝挤而夺之位,首倡伪徒,私植党与。今屏居田野,不自循省,而诱致狂生,叩阍自荐,以觊召用。”林采言:“伪学之成,造端自周必大。宜加贬削。”遂镌必大一官;吕祖泰挟私上书,语言狂妄,拘管连州。右谏议大夫程松与祖泰友,惧,曰:“人知我素与游,其谓我与闻乎?”乃独奏言:“祖泰有当诛之罪,且其上书必有教之者,今纵不杀,犹当杖脊黥面,窜之远方。”殿中侍御史陈谠亦以为言。乃杖祖泰一百,配钦州牢城。

初,当路欲文致必大以罪,而难其重名,意必大或有辨论,乃致于贬。及必大上书谢,惟自引咎,诏复其秩。

台谏者 天子耳目之官 奉命行事 口衔天宪 绝非泄愤 毫无私憾 失宠见弹 弹劾捏罪 并非真罪 罢黜需罪 掩人耳目 欺骗人民 名正言顺 故见弹不辩 闭门待罪 引罪辞职 无尤无怨 自辩非礼 贪权无君 大逆不道 罪加一等 台谏天意 辩即抗君 为臣不忠 离经叛道 仁智羞为

沈继祖诬朱熹十罪 朱子谢罪伏法 态度可恕 幸免于难

周必大引咎自污 权奸束手无策 识大体 立于不败之地者也

人心隔肚皮 忠臣与否 帝无从得知 闻命就道乃试金石也

岳飞违诏非礼 自辩尤非礼 错上加错 咎由自取也乎 痛哉惜哉

脱如朱熹周必大得道 惟引咎自责 照单全收 俯首认罪 则高宗罢黜振振有词 岳飞亦不怨望 君臣相安无事 何苦置之死地哉

盖朝廷非法庭 远非定罪量刑 而是为罢黜寻找借口 君臣合伙演戏愚弄人民 自欺欺人耳 充其量削职为民而已 无官一身轻 当事人何必当真 自寻烦恼邪 失宠即当去职 宠辱不惊 慷慨自污 给双方一个台阶以安全上下 自然两小无猜 和为贵 何来兵戎相见哉 粟裕自我检讨 自污一无是处 安度晚年 何乐不为 有的人拒不认罪 牵连千万人 大不智者也 否则 罢官者若无罪 则罢黜师出无名 天下不服 后患无穷 被迫往死里整 双方皆惨遭对方逼良为娼耳 咎由下者取也

台谏冒充所谓公论 掩盖帝王独裁实质 此即君主制虚伪性所在也 洋奴安知道哉 对牛弹琴耳 故以弹劾为真也

天子不便直言大臣罪大恶极 台谏即天子复读机发言人 自辩即公然对抗天子 不肯辞职 所谓无君不臣 莫此为甚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 罪不容诛 死由自取 不亦宜乎 孝经云 要君者无上 非圣者无法 不孝者无亲 此大乱之道也 岳飞亦不知道 而况现代人统统洋奴文盲乎

帝师 天子争臣 翰林侍读 老孔佛转世灵童 自然孝子 郭金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楼3q

近1000年以来,为下跪的人站街的,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但,结果都是一样的!

时间越久,那两坨铜铁上的污浊就多一层。千古以来,那么多奸佞,能被中国老百姓记得的,还真不多。

但,有两个却是妇孺皆知,一个是秦桧,一个是汪精卫。

不信,你去街上打听!

你居然用翔一样的元代史书记录来为赵构辩护,简直有才,这就是作死啊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