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年家里是如何过年的,因为岁数太小,我没记住,我过年的记忆大约开始于一九六三、一九六四年的前后,因为从一九六四年九月一日开始,我就成为了一名小学生,开始接受正规的教育,因此,个人的记忆从这时开始得到了系统的训练和加强。

那时,虽然我们国家的三年自然灾害刚刚过去,但国民经济已经开始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市场上的副食品的供应已经相当的丰富了,一般的猪肉、鸡蛋、鱼什么的副食店里都不缺少,对于每个家庭来说,缺少的只是钱。十几元、二十几元过个大年就已经是很丰盛了,不可能再多,再多了就会直接影响当月剩余时日的生活。

大年三十的晚餐,是当年过年时最最注重的一顿饭,这顿年夜的团圆饭,妈妈肯定会拿出十八般的手艺,充分施展出自己平生的厨艺,将一道道拿手的饭菜奉献给全家,因此,当年家里的餐桌上虽然并不缺少鱼和肉什么的,真正稀罕的,能够被称为家宴中第一道硬菜只有那只炖老母鸡。这是因为,当年的活鸡或白条鸡不是那么容易买到,而且价格偏高,大约比猪肉的价格要高出一倍不止,买一斤猪肉只要九毛几,而买一只一斤多重的白条鸡至少要两、三元钱的样子。所以,这用鸡来做的菜,平时在家里是吃不到的,在机关食堂里平时也吃不到,就只有等到过春节或国庆节时才有可能吃到,那可是一整年中的期盼啊!

记忆里最深刻的是,当大年三十的晚上,妈妈将那老母鸡收拾停当,放到锅里加上些葱姜蒜作料放到炉子上炖制的时候,随着那老母鸡在滚热的汤水中上下翻滚,渐渐的变熟变嫩变鲜的时候,那鲜香的味道香飘四溢,充满了整个房屋,虽然这时那汤还未入口,但那浓浓的香味已经足够刺激到你的味蕾,令你陶醉。这个时候,你肯定会盼望着那炖老母鸡早点上桌,让我们大吃一顿为快,当然,吃鸡的同时,那鸡汤绝对是不能少的。

那时市场上能够买到的鸡,按现在的叫法是“土鸡”。因为,当年我们国家还没有大型的养鸡场,鸡一般也都是放养的,它们都是吃粮食或野食长大的,生长期比较长,因此,那鸡肉饱含着动物脂肪,做出菜口感也好,即便是用来炖汤吃,那汤上会漂着一层黄黄的鸡油,吃起来,奇香无比,这是现在的养殖鸡所无法比拟的,就因为它成长得慢,而且在成长的过程中还要吃掉相当多的粮食,所以即便是在农村中,也不允许你大量的饲养,它价格高,比较难买到,平时我们比较难于吃到也就属于正常的了。

爸爸的一位老朋友后来被国家派到香港去任职,一次他来京到我们家来玩,聊天时曾说到,香港的鸡或分割鸡的价格很便宜,比猪肉的价格要便宜得多,我还半信半疑,总感觉着那鸡的价格怎么可能比猪肉还便宜呢?

现在由于工厂化养鸡,那鸡当生长速度奇快,加上用复合饲料喂养,北京的市场里,鸡和鸡制品的价格也已经比猪肉要便宜得多。只是,当年过节才能吃到,让我们的味蕾兴奋,让我们感觉到过年了的那炖老母鸡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味道和在餐桌上的位置,离我们的餐桌越来越远了,这是因为,那鸡的味道越来越不像“鸡”了,吃着它如同嚼蜡,即便你在市场上买得是“土活鸡”,但那味道与口感同超市里买的分割鸡一样,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差别。

现在我们正应验了电视小品中的那句大实话“鸡有了,胃口没了”!

我怀念当年过年时才能吃到的炖老母鸡!也怀念那年味十足的新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