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岛战役日军经验技能均超美军为何战败

1942年中途岛惨败后,日军统帅部仍不肯正视现实,计划依托拉包尔基地夺占所罗门群岛,切断美澳新运输线实现海上遮断,屏护南太平洋的进攻作战,为此派兵登陆瓜(达尔卡纳尔)岛修建前进机场。

瓜岛战役日军经验技能均超美军为何战败

但与此同时,美军也计划自南太平洋开启反攻作战,对瓜岛也是势在必得。战局变化让瓜岛成为当之无愧的焦点,对战双方围绕这个荒无人烟的小岛和岛上的亨德森机场展开了针尖对麦芒的激烈对抗,史称瓜岛战役。

瓜岛战役以美军小型登陆战为开始,但随后双方为争夺机场而逐次增兵,并同时在海陆空展开激烈攻防,是一次典型的联合战役。历时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美日双方共在瓜岛附近进行了6次海战,双方损失驱逐舰以上的舰只吨位分别为12万吨和13万吨,并包括3艘航空母舰,日方还有1.2万登陆部队随船沉入海底,瓜岛西北海域因沉船过多而被称为“铁底湾”,至今仍会干扰过往航船的罗盘。

在空中,美军驻岛的“仙人掌”航空队共出动了2000多架次,击落425架日机,日方中途岛海战剩余的空战精英也消耗殆尽。在陆上作战中,日军缺少重装备和补给,一次次决死冲锋带来巨大伤亡,据日军统计,岛上陆战共死亡2.1万人,其中包括第2和第38师团在内的陆军精锐。最终日军因无力进行消耗作战,而选择隐蔽撤军,美军得以完全占据瓜岛。

此后美军在总结瓜岛作战经验的基础上越战越勇,而日军则彻底丧失了战役攻击能力,胜利的天平开始向美军倾斜。故瓜岛战役和中途岛战役一起成为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开启了太平洋大反攻。

瓜岛战役乃至二战后众多当事人和历史学家对对阵双方的得失进行了分析,旧日本海军军令部的参谋们在海军战败反省会上进行了秘密研讨,昭和天皇也在《昭和天皇独白录》中总结过败战原因,美国则拍过一系列纪录片进行回顾。

纵观整场战役,日军的“武士道”精神和作战经验,没能挽救其失败的命运,这是由于其侵略战争的“不义”性质决定的,但其在指挥决策和装备研发上的失误更大大加速其在瓜岛的失败。

战略判断和决策失误

错判中途岛战果,仍视南太平洋为进攻重点。在中途岛战役中,日飞龙号航母的舰载机梯队两次攻击了美约克城号航母并将其击沉,但在最终计算战果时,误以为击沉了美方两艘航母。加上误判有一艘航母(珊瑚海海战中被击伤的一艘,同样是约克城号)尚在大修,导致日方判断美航母编队实力和其一样,在中途岛受到重大损失,而其海军所剩的翔鹤和瑞鹤等航母仍有强大的作战能力可以支持陆军夺取包括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南太平洋,进而抢在美国强大工业机器启动之前逼使美国讲和。

而另一方面为维护国内军民士气,中途岛的惨重损失并未全部通报全国全军,南太平洋前线的各级将士对双方实力的此消彼长完全蒙在鼓里,骄纵轻敌思想有增无减。“守则不足,攻则有余”,错误的形势判断导致了错误的决策和行动,从而为整个瓜岛战役的失败种下了火种。

缺少情报侦察,未对瓜岛机场进行有效防御。日军在瓜岛修建前进机场,可以使进驻的航空兵配合拉包尔基地的海空兵力,屏护南下登陆部队的侧翼,威胁美澳交通线,并对南太平洋的美军实施空中侦察。但在如此重要的兵力行动前,日军并未对美军在南太平洋的一系列活动进行有效侦察,并在1942年6月底机场动工修建时仅派出了240人组成的警卫部队押解2700人的朝鲜劳工进驻。

而美军此时在新西兰和斐济的基地聚集了大量兵力,目标直指所罗门群岛。日军的警卫部队在美军2个特混编队登陆时完全无法进行有效防御,导致整个瓜岛战役的最重要支点—亨德森机场在开战时已丧失。进驻亨德森机场的仙人掌航空队给予瓜岛防御作战以强有力的支持,制空权的丧失则成了日军的噩梦。

指挥协同不畅,错误选择决战地点。占有亨德森机场的美军在瓜岛拥有巨大的空中优势,其仙人掌航空队的F4F地狱猫战斗机在瓜岛上空拥有更久的滞空时间,而日本零式战斗机却需要从拉包尔和布尔维干岛起飞,到达瓜岛上空时油料已所剩不多,在空战中拥有明显劣势。而日航母编队也由于顾忌自身损失,未敢过分接近瓜岛而只敢选择在东所罗门海域寻机歼灭美航母编队或将舰载机转移到陆上使用,不可能对瓜岛上己方登陆部队提供足够的空中支援。

瓜岛战役日军经验技能均超美军为何战败

而在指挥协同上,驻特鲁克的联合舰队和驻拉包尔的17军分属两套系统,陆军并不了解美日海军航母部队实力的消长,联合舰队的指挥官也不清楚在夜间如何利用舰炮对登岛部队的冲锋进行近距支援,而且双方高层间协同交流还需要靠大本营参谋辻政信来中介。情况不明、决策失误以及指挥协同的不畅,导致日方大批老练的飞行员和陆军精锐都白白消耗在形势于己不利的瓜岛。

战役战术行动失误

夜战冲锋火力准备引起美方注意。夜战近战是日军的优势,瓜岛战役的日军指挥官也多想利用“武士道”精神激励的万岁冲锋突破美军的阵地防御。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夜间的火力准备往往不是大口径的舰炮和航空炸弹,而是陆军自带上岛的小口径迫击炮。

这些有限的火力准备难以对美军阵地造成大规模杀伤,加上高喊的冲锋口号反而暴露了日军攻击的时间和方向,让日军失去了进攻的突然性,而让美军有所警惕和准备。结果日军虽登岛成功,冲到美阵地前的日军却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如果登岛的日军不那么骄狂轻敌,而是采取隐蔽接敌、重点突破的策略,战斗结果可能会改写。

添油行动导致兵力运用分散。日军大本营得知美军在瓜岛登陆后,仍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仍要按既定计划迅速攻占莫尔兹比港,主攻方向不明,兵力分散。

萨沃岛海战得手后,17军的司令百武晴吉错判形势,只派出了1000多人的一木支队作为第一攻击梯队,全军覆没后组织的第二攻击梯队仍只有一个川口旅团,在无海空支援的情况下仍旧死伤惨重,最后上岛的第三梯队终于达到了2个师团近3万人,但美军阵地已得到了巩固,各项物资充裕,在美海空兵力的支持下日军已没有得手机会。

未攻击美方后勤补给物资。日军作战长期秉持“因粮于敌”的后勤策略,希望缴获敌方物资给养保障己方作战,在瓜岛作战的日军开始也认为瓜岛上的大量后勤物资最终会为己所用。

故在瓜岛近岸的多次海战中,日军的巡洋舰和战列舰编队对美军舰艇和亨德森机场都给予了沉重打击,却唯独未攻击瓜岛滩头堆积如山的作战物资,拉包尔等地起飞的轰炸机也将亨德森机场作为主要攻击目标,而无视显眼的物资给养。最终良好的后勤保障使首次参战的美军大大提升了战斗力,而缺乏供应又使凶悍老练的日军衰落到几乎无力行走,战役失败的结局也就不可避免。

武器装备研发失误

雷达研发滞后。日海军在甲午海战、对马海战中奠定了大国海军的地位,二战中也多次试图进行主力战列舰决战,其海上侦察装备的发展理念却极其呆板滞后。

日军为了保证在海战中先敌攻击,将目视观测作为装备发展的重中之重,办法是将不断加高战列舰的舰桥,扩大观察员的视野,同时挑选视力极佳的士兵担任观察员,给予充足的鱼肝油供应,并不断进行超远距和夜间目视训练。这些方法在瓜岛战役初期确实起到了良好的效果。但随着美军先进对海对空雷达的应用,日方自视甚高的夜间海战已无优势,空中对战也因为亨德森机场雷达的先敌预警作用而完全处于下风。

登陆运输装备缺失。在瓜岛战役之后的贝里琉岛登陆作战中,美方依靠坦克登陆舰将30辆谢尔曼式M4A2坦克送上滩头,这些坦克不但给登陆的步兵以强烈的信心,同时在日军发动反冲击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支点作用。

反观日军,完全没有研发配发专门的装甲登陆舰或两栖坦克,在没有港口的瓜岛,日军只能利用夜间通过驱逐舰让步兵隐蔽泅渡上岛,没有坦克或其他重装备的支援,喊声震天的决死冲锋也只不过让步兵去当炮灰。而没有专门的登陆运输船,导致物资运输能力薄弱,日军只能利用浮桶靠潮汐海浪进行运输补给,不可避免的导致上岛日军因饥病交加丧失战斗力。

海军舰艇防空反潜能力弱。日军长期坚持“进攻第一”的战略,其海军舰艇的防御能力研发和装备一直不足,而由于“主力舰决战”带来的辉煌战史,又使日舰政本部认为防御舰炮攻击是最重要的,舰艇的对空防御和反潜能力发展更为不足。

在瓜岛附近的圣克鲁斯海战中美军南达科他号战列舰一战击落26架日机,显示了强大的对空作战能力,给航母主力以强大支援,反观日军即使随后大和号的决死冲锋也未达到此战绩。除此之外,瓜岛战役期间日军的多艘舰艇被美潜艇部队袭击甚至击沉,但日军却缺少有效的声呐进行反潜,大大制约了日军舰艇的活动区间。

纵观整个太平洋战争,美日双方实力在瓜岛战役中最为均等,双方作战思想的高下得到了集中体现。美军虽然在战斗勇气、技能和经验等方面不如日军,但战略战术运用得当,海陆空联合作战协同较为紧密,在强大武器装备的支撑下,最终在瓜岛全面压倒了日军,使整个战争形势发生转折。而日军只能将战争的主动权拱手让给美军,无奈地转入战略防御。

当前,世界新军事革命迅猛发展,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形式,战场空间向太空、网络、深海、极地拓展,信息主导、体系支撑、联合制胜成为其鲜明特征。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改革也已基本完成,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也已深度推进。立足新的联合体制编制,打赢现代化多维立体战争也是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课题。瓜岛战役对阵双方实力均等、战场多维一体、指挥协同复杂的特点,可以给当前的一体化联合作战以重要启示,美日双方的作战得失也值得现今的我们进行深入研究。

版权声明:本文刊载于《军事文摘》杂志2018年第2期,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微信号(mildig)”。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