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黄埔四杰出一家 豪情万丈驱倭寇

——陈蓉建深情忆家史

顾少俊

1969年,陈蓉建在南京中学初中部毕业。那时,67届、68届的学生都“上山下乡”了,69届的学生可以分配到厂里上班。班上的同学都安排了,唯独成绩一向优秀的陈蓉建没有安排。陈蓉建奇怪,给父亲陈鸿遂写信。陈鸿遂当时在成都工作,接到儿子信后回了一趟南京,和陈蓉建谈了一次话。那次谈话的时间很长。陈蓉建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老家在盐城新陈乡。爷爷奶奶生了4个儿子,父亲排行第3,他们都是黄埔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埔二代陈蓉建

大伯陈鸿达的军旅生涯就是《爸爸的草鞋》这首歌里一位老军人从长城抗战就浴血沙场,后来撤到台湾的经历。二伯从淞沪抗战开始上了卫国战场,一直战斗到日本投降。父亲陈鸿遂黄埔15期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官,为抗战培养了大批基层军官。四叔陈鸿迈是黄埔16期生,在禹门口阻击过日军过黄河,参加过滇西大反攻和抗美援朝战争。陈蓉建想不到,父辈有这样光荣的铁血经历。

这些年,陈蓉建经常回忆和父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翻看伯伯和叔叔们的家书。父辈没有给他留下万贯家财,没有留下很好的社会关系,但他继承了父辈一笔巨大的精神宝库。这是他清点了这么多年,都未能清点完的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父亲的话把不谐世事的少年小蓉建带入父辈们那风流倜傥才华正茂、驰骋疆场挥戈杀敌的岁月。

陈鸿达20年代从军,1932年在25师部队任营长。1933年,25师千里奔袭,7天行军900多公里参加长城抗战,在长城古北口与日军血战1个多月,重创日军。这次战斗,陈鸿达那个营最后只剩下30多人。25师被打残。古北口一带所有阵地都成了焦土,遍地弹坑,工事被夷平,不复辨认,170多名黄埔生永远长眠于长城脚下。

全面抗战爆发时,陈鸿达任45师师长,隶属卫立煌的第2战区。

1937年10月,日军进攻太原。忻口是通往太原的门户,中国军队16个师在忻口以北阻击日军。陈鸿达师守右翼,与之对阵的是号称“钢军”的日军第5师团。一开始,日军就投入上千辆坦克,几十门大炮,向陈鸿达的阵地发起猛烈进攻。陈鸿达率部浴血奋战。敢死队在机枪的掩护下,用集束手榴弹炸毁一辆辆日军坦克。一拨拨日军在火力掩护下,分梯次攻了上来。日军进攻的时间相隔太短,机枪的枪管都打红了,无法继续射击,双方白刃战。陈鸿达不避炮火,亲临前线,率领战士们与日军肉搏。鏖战数日,团长以下指挥官伤亡过半,损失惨重。太原失守后,陈鸿达曾向蒋介石请求辞去师长一职。蒋介石没有同意,反而给发了嘉奖令,补充了兵员。

太原会战历时2个月,日军参战兵力14万人,伤亡3万多人。中国军队28万多人参战,伤亡10万多人。中国军人的浴血奋战,大量消耗了日军有生力量,牵制了日军沿平汉路南下作战的计划。

陈鸿达这位在战火硝烟中成长起来的将军,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帅才,既有斩钉切铁的果断,又有缜密周到的冷静。

1938年1月,朱德到垣曲卫立煌军部办事,经卫立煌介绍陈鸿达和朱德见面。那次,他俩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在第2战区,国共合作得很好,俩人也常互致问候。

有一次,八路军部队根据陈鸿达师部提供的情报打了个胜仗,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还有几箱日本清酒。朱德邀请陈鸿达部队的军官一起庆贺。陈鸿达喝不惯日本的清酒,朱德带陈鸿达到他宿舍喝高粱酒。当时条件艰苦,下酒的菜是炒地瓜、红烧豆腐、花生米。那天,俩人都喝多了,无话不谈,谈老家在什么地方,谈家里有哪些人。

陈鸿遂出生于1919年。1937年,陈鸿遂在盐城景鲁中学初中部毕业。表叔在江阴南菁中学教书,那学校教学质量好,表叔让陈鸿遂去南菁中学读高中。

淞沪会战爆发后,前线不断传来“某营长牺牲,某团壮烈殉国”的消息,前方伤员一批批地运到江阴医院救治,学校组织学生去慰问。身在大后方的陈鸿遂真切地感受到淞沪战场的残酷。

10月的一天,陈鸿遂在医院听一个受伤的团长说:“日军的炮火特别厉害,我们那个团刚开上去,还未来得及构筑工事,日军的炮弹就像下雨一样过来了。”那团长的话中说到这么一句:“湖北武昌有个炮兵学校。”一石激起轩然波。“炮兵!我要当炮兵揍鬼子!”陈鸿遂决定到武昌从军学炮兵。

一个星期后,陈鸿遂给家里去了一封信,一个人从江阴步行一个多月到武昌,考入武昌炮兵学校学习。1938年2月,黄埔军校在武昌招生,炮校负责人建议陈鸿遂报考军校。陈鸿遂在武昌考入黄埔军校15期步兵科,后随学校迁到成都,1939年7月毕业。学校见陈鸿遂成绩优秀,曾在炮兵学校学习过,把他留在学校做战术教官。

陈鸿遂军校毕业时,大哥陈鸿达已经是少将师长了。陈鸿遂给大哥写信,想请大哥给军校分配的人打个招呼,让他去前线带兵打仗,他不愿在军校做教官。

陈鸿遂在信中说:“如果让我到前线带兵,凭我的能力,不出几年就能做到将军。”信中洋溢着一股“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气势。

陈鸿遂信中的年少轻狂,让陈鸿达感到不安。陈鸿达一刻也没有耽搁,提笔回信。

厚厚的书信,带来大哥亲切的话语:

……从长城抗战开始,我就和日军打仗了。日本士兵单兵作战能力强,枪法准。他们配合得很好,无论是步炮配合,还是小组之间协同作战,几乎无懈可击。

长城抗战时,一个连长见阵地前方没有人,探出身子观察,瞬间被日军狙击手击中。

有一次,我带一个营伏击100多名日军。枪一响,日军兵就迅速散开,利用地形地物向我反击。我们冲锋时,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仍能组成战斗队形向我反扑,企图突围。他们火力不密集,但是弹无虚发。我手下几个身手敏捷的排长,被日军击中牺牲。战斗结束,没有抓到一个俘虏。再看看我们的士兵,缺乏训练,战术指挥非常落后。有一个连队损员严重,上级调了一批新兵给他。这些新兵都是山里人,分不清前后左右。齐步走的动作要领,连长讲了几遍,他们还是搞错。连长没办法,让这些新兵左脚穿草鞋,右脚穿布鞋。训练时,该出“左脚”时,喊“草鞋”;该出右脚时喊“布鞋”。你想想,这样的兵什么时候才能形成战斗力?!

我们的部队缺少优秀的基层军官。你做教官为抗战作的贡献会远远超过带兵打仗。

信中,大哥没有一句责备他的话,却用活生生的事实,让他了解抗战的不易。对于陈鸿遂信中不出几年就能做到将军的大志,大哥明确告诉他,现在你还差得远!战争的目的是制止战争,停止毁灭。将者,智、信、仁、勇、严。一个合格的将军,内心只有责任和担当,而不应有虚荣和浮躁。

看了大哥的信,陈鸿遂冷静下来了,把精力放到了教学上。

一个月后,二哥也给他来了一封信,叮嘱他:要做一个好教官,不能误人子弟。训练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陈鸿遂的妻子朱宝,出生于1920年,是民国电信长途台第一批女话务员,参加过武汉会战。武汉沦陷前,调到成都电信局。后来,经人介绍认识陈鸿遂。朱宝身体健康,思路清晰,语言爽朗。2018年元月,她告诉来访者:1944年,驻德大使李永中曾对陈鸿遂说:“你是一个优秀的教官,等抗战胜利了,我要把你推荐到国外去做教官。”

抗战期间,陈鸿遂教过17、18、19期3届学员。

抗战时期,前方战况激烈,伤亡较大,部队急需基层军官,军校学制缩短,原来3年的课程必须在1年、1年半的时间学完。学员的学习压力可想而知,许多学员受不了。为了让这些学员们早日成才,教官们不得不硬起心肠。

列队训练时,有几个学员步伐不整齐,被教官体罚了。这几个学员在宿舍骂教官,陈鸿遂查房时听见了。他把他们带到自己住所,拿出大哥陈鸿达的信给他们看。这几个学员看了信后,很受教育,将来要面对凶残的日军,没有过硬的军事技能,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陈鸿遂对学员一贯以说服教育为主,学员们对他很敬重。

陈鸿遂教出来的学员都很优秀。

陈鸿遂教学不但重视理论,而且强调实际操作。他对武器的构造了如指掌,对实际操作非常熟练。事隔多年,19期的一个学员回忆说:“陈教官有真本事,蒙着眼睛,手一摸,就知道这是什么型号的炮弹。”

滇西大反攻期间,一天,万营长带部队夜行军,穿过一片森林后,迷失了方向,和大部队走散了。团长在步话机里要求万营长说出目前所在的位置。万营长翻出地图,找不到部队目前的位置。一个排长过来,瞅瞅地图,看了看天空,又瞧了瞧周围地形,最后用手在地图上一指:“这是我们目前的位置,错不了。”万营长把位置报告团长后,团部派出小分队把他们带回大部队。万营长问那排长:“你识图能力怎么这么强?”那排长自豪地说:“跟我们的陈鸿遂教官学的。他除了教我们识图的理论知识外,还给我们讲天文地理。”

抗美援朝期间,陈鸿遂的许多学生成了团长、师长身边得力的助手。1952年,苏联给志愿军181师送来一批新式武器,有反坦克手雷、爆破筒等。许多官兵们不会使用。陈鸿遂的一个学生拆卸后,又把它们组装好,然后对师长说:“这些武器我都会使用。”他写了详细使用说明,师部立即组织印发。不到一个星期,全师官兵都会使用这批武器了。

1938年10月,陈鸿遂离开江阴到武昌从军。两个月后,在盐城中学读初三的弟弟陈鸿迈也悄悄离家去了西安,考入军校16期,毕业后分到禹门口阻击日军过黄河。1944年,随部队赴缅作战,1949年,在江阴炮台起义。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

12月,陈鸿迈所在部队编入60军入朝作战。1952年5月,陈鸿迈所在的师调到东线金城地区换防。阵地上原来的工事全部被美军炮火炸毁,必须重新修筑。陈鸿迈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经历过抗日战争,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师长让他担任修筑工事的参谋。陈鸿迈先指挥炮团的士兵挖坑道,每个坑道里安放一门大炮。大坑道外面设炮位。大炮平时隐敝在坑道里,接到作战命令推出去发射,发射完再拉回坑道隐敝。陈鸿迈根据战场情况、地形,指挥步兵构筑坚固的堡垒群,各阵地之间既可互相依托,又便于独立作战。后来,该师依靠坚固的工事,和美军打了一年多的阵地战。

1953年,陈鸿迈从朝鲜凯旋。

1949年初,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国军损失惨重,蒋介石不得不考虑退路,着手经营台湾。陈鸿遂的两个哥哥调往台湾。

赴台之前,两个哥哥一起到军校看望陈鸿遂。大哥已经是军长了,二哥是少将师长。

陈鸿遂看到大哥两鬓已泛起霜花,想到大哥才40多岁,戎马生涯二十多年。兄弟们之间离多聚少,这次分手不知何日才能相见。谈话中,陈鸿遂引用陆游《关山月》中“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成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的诗句,暗示大哥你不要去那小岛了。

二哥原来性格内向,很少讲话。淞沪抗战时,二哥是排长,曾奉命扼守罗店。连长在白刃战中牺牲,二哥火线提拔。南京保卫战期间,二哥率部在南京外围汤山一带守备,一个连最后只剩下3人。1944年,日军第37师团在飞机坦克配合下,进攻许昌。二哥当时是团长,那个团最后只剩下20人,他所在的15军只剩下不足百人。8年血与火的冲杀,把一个文弱书生变成统兵上万的将军。早年的书卷气已荡然无存,眉宇间透着英气,紧抿的嘴唇流露出自信的神情,无论站立、坐着,都保持军人特有的风度。在同期同学中,二哥的升迁属于比较快的。

二哥最终去了台湾。一道浅浅的海峡像没有鹊桥的银河。海峡那边是无法企及的天涯海角。

80年代,二哥的儿子曾到南京找过堂弟陈蓉建和叔母。当时,陈蓉建这边家境不顺,正值心绪烦恼、身心疲惫之际,对来人只是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却无法深入交流。双方之间似乎隔着厚厚的一层膜。来人没有久停就走了。事隔多年,陈蓉建每当回忆那一幕,感到的是深深的愧疚,想真诚地问一声:“堂兄,近况如何?”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历史造成的悲欢离合的哀伤,让人断肠。

重庆、泸州解放后,解放军向宜宾、内江挺进。1949年12月24日军校召集各教官开会。会上,陈鸿遂说:“抗战期间,我培养了上千学生。长沙会战,就牺牲了几百个,活到抗战胜利的学生不多。那时,听到学生在前线战死,我感到悲壮。抗战胜利后,我的学生参加了内战,听到他们不幸的消息,我感到悲伤。黄埔学生是国家精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我当年从江苏步行1个多月到湖北,后来进了黄埔军校,为的是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只要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个人的得失、名誉又算得了什么?”陈鸿遂担任教官多年,在学校里有一定的威望。

第二天,校部通电起义!

1950年,陈鸿遂到西南学院会计专科学校学习。后来,他一直在成都市医药公司工作。陈鸿遂工作认真,曾被评为成都市财贸系统先进工作者。

陈蓉建在南京初中毕业,为自己没被安排工作想不通,给远在成都工作的父亲写信倾诉。父亲为此回南京。父亲没帮陈蓉建找任何人,只给他讲了父辈的抗战经历,并开导他:“没有人甘愿过困苦的生活。改变状况必须具备抬头挺胸的勇气。不管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靠人情都是被人看不起的。困难对强者来说是挑战,对于懦夫则是拦路虎。”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蓉建越来越体会到父亲的伟大。古板守旧的父亲给了陈蓉建一份特殊的爱。父爱如山。父亲用山的高大给子女一个榜样,一个方向,一个为人处事的准则。

陈蓉建后来在一家生产电热工具的工厂上班。他认真专研专业知识,积极工作。后来,单位送他入工人大学深造。他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两年半后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厂,被单位提拔为技术科长,曾当选市劳模。

1974年,国家机械工业部广研所专家聘请陈蓉建参与制定电烙铁产品的规格标准。陈蓉建认真的态度,严谨的作风,对该行业钻研的深度让专家们刮目相看。后来,陈蓉建连续5次参加国家电器标准规格的制定和大量的试验验证工作。

80年代初,单位经营不善,很多职工另谋职业。陈蓉建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十几年,认为如果好好管理,这个行业是有发展前途的。

没有创业的资金,没有绿窗朱户的背景,陈蓉建一步一个脚印,靠百折不挠的奋斗,打下一片天。现在,陈蓉建的企业彻底在这个行业站稳了脚。

少年时候的阴霾没能阻挡住陈蓉建走向成功,只是通往成功的过程比别人艰难了一点。事业有成的陈蓉建热心公益,乐于助人。春节前,给工厂周围孤寡老人发红包,他坚持了30年。30年,他没有辞退过一个职工。

陈蓉建视员工为亲人。80年代,他挣到第一桶金后,把厂里职工带到安徽玩了两天。那时,南京还没有旅游公司,他特地包了一辆大巴。以后,他每年都组织职工出去旅游几次。职工生病了,他亲赴医院探望。他是第一批给职工“买五险一金”的私人企业。单位职工每年享受15天带薪休假。

陈蓉建手下的职工和他们的家人,对陈蓉建非常敬重。他们说:“陈总为人不错,我们愿意跟他干。”陈蓉建在商场上打拼30年,几个老职工一直追随他30年。

陈蓉建对母亲很孝顺,母亲退休后一直和他住一起。他工作再忙再累,回到家里都要和母亲聊会儿天,讲讲单位的趣事,让母亲开心。陈蓉建的企业有好几次扩大的机遇,都被他放弃了。他想到如果企业扩大了,自己在外的应酬就会多起来,出差的时间也会长了,陪母亲的时间就少了。

2017年冬天,陈蓉建的母亲拉窗帘时摔了一跤,需要24小时有人陪护。社区有一家护理院,离陈蓉建家300米。陈蓉建把母亲安排到那里。护理院的工作人员都是护理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很专业,也很负责,但费用高,每月6000多元。有人告诉陈蓉建,远一点的一家,费用较低。陈蓉健说:“孝顺母亲不能考虑费用。”陈蓉建每天上班之前,下班之后都先到母亲那里看看,陪老人讲讲话。

陈蓉建有很深的黄埔情结,只要和黄埔有关的活动,他都积极参加与支持。陈蓉建说:“国家危亡之际,我们的父辈痛心而不颓废,愤懑而不悲沉,投身黄埔杀敌报国,前仆后继,虽九死而未悔,让中华民族在苦难中崛起。作为后辈也应在黄埔精神的感召下,为两岸统一、建设强大的祖国尽一份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