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人在世上过,要活得堂堂正正,不管干了好事坏事,都敢说出来,方不枉在世上走一遭。咱虽对当时各种各样的说情人有一些看法,但毕竟也是俗人一个,有些不得也不能不管的”闲事”,还是伸手管了两次。

一次是我的一个亲戚的亲戚哭丧着脸来找我,起因是他的亲妹妹当了”坐台小姐”,被”巡警”某中队的人抓了进去。他这样告诉我:”妹妹两口子都是纺织厂的工人,双双”待岗”在家。(诸君可能不知道,这是那些坐着高级小骄车的”破产”纺织厂的领导,发明的一个”高招”,你若叫工人”下岗”,便是推给了社会,但若是”待岗”在家,上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也是郑州某种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特色之一吧。可怜那些”待岗”的人们,每月170块钱的生活费,扣除社保等费用后,只剩下70元左右。)虽然都不想叫她去干那丢人的事,但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最多也只能作个”救急不救穷”啊!我那个妹妹脾气又不好,要是光罚钱还能帮她凑出来,要是再把她弄进去呆二年,一圈人只能是哭天抹泪了!”听到他这样说,我的心怎么也硬不起来,只好接受了他的委托,先是找人写了个条子,第二天上午就去了那个地方,先是拿出5000块罚款,又拿出1000块钱递了过去:”知道弟兄们都很忙,就是想请你们,恐怕你们也抽不出时间来,这点钱你们自已去吃个便饭吧。”也许是因为”和尚不亲帽儿亲”吧,那边也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并把有关报表给我看:”老兄你来的真是时侯,这个女的态度很不好,这”收容教育两年”的表我们都填好啦,你再晚来一个小时,这表一交上去,事就难办了。”我回来后留下了250块钱准备买两条”红塔山”,把剩余的钱还了那个亲戚,明着告诉他咱还得当一回二百五,还这写条子的人情。

我下乡当知青时一块在陈砦的战友叫刘大甫,两口子在农村就结了婚,有一个儿子不争气,16岁就和几个同伙偷汽车,开得没油了,就扔下来再偷一辆开,要命的是他们几个小屁孩还把一辆旧吉普卖了800块钱,在靠近陕西的一个边远县城被抓住,已是被关了好几年了。有一天他们两口子一块到我家来找我,说是儿子在看守所里得了”肺结核”,他们去了两次,连孩子的面也没见着,只能来求我帮着想想办法。我看着他们手里拿这的两条”豫”烟,苦笑着问他们:”你们就是拿着这5块钱一盒的烟去求人的?怪不得人家连面也不叫你们见!拿这600块钱在那小县城里可能还够吃一顿饭,在郑州这么大的事去求人,半顿饭钱也不够!”看到他们无措的样子,我只能说:”算了,你们也别再找钱了,我先打听打听再说吧,真花着钱了,我先给你们垫上,到时侯恁别说我从中贪污就中。这两条烟也拿不出手,拿回去自已吸吧。”大甫高兴地说:”中,中!这烟我回去就把它退喽,咱也只趁吸那一块多钱一盒的烟!”

我想起了在”假烟”案中认识的那位省厅的领导,正好人家在”法制处”工作,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找到了他,谁知道人家还真给面子,叫我以家属的名义写了个材料,他在上面签署了意见,并盖上了”河南省公安厅法制处”的公章。大甫两口子拿了去,果然是一路绿灯,他娘的,两根”红塔山”香烟,居然把事给办成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