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最短命的战区 – 铁血网

抗战中最短命的战区

1937年9月中旬,华北日军改编为“华北方面军”后,从本土又动员了4个师团投入战场,企图沿着津浦线、平汉路双管齐下,“通过华北会战获得一个大的胜利,以迅速结束战局而不至限于持久战争”。

津浦路是北起天津总站(现在的天津北站),南至南京浦口火车站的一条铁路线。天津可谓是华北日军的老窝,沿着津浦路往南打自然成了他们的必然选择。当29军在津浦路上节节败退,为了阻止日军在津浦路上的进攻势头,也为了防止平汉路防御再遭受东侧威胁。

9月17日,蒋把正在淞沪战场上指挥作战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调往津浦路,并在河北南部和山东等区域划设了一个新的战区,称第六战区,冯玉祥任司令长官,下辖第一、第三集团军的部队。

抗战中最短命的战区

第六战区位置

临阵换将是大忌,但蒋似乎经常这么干。淞沪战场本来还在激战,津浦路的战事也已经展开,蒋却在这个节骨眼儿让冯玉祥北上御敌,但他自有理由:此时在津浦路作战的部队,大多数都是原西北军旧部,将领都是冯玉祥的老部下。

抗战中最短命的战区

冯玉祥

可事与愿违,本来为了便于指挥把冯玉祥调过去,没想到却更不利于指挥,因为这些西北军老部下几乎都不愿意接受冯玉祥的指挥。

冯玉祥走马上任,首先就部署第三集团军派兵北上增援,可山东的韩复榘拒绝执行命令。冯玉祥又专程到第一集团军找宋哲元商讨作战的事情,可宋只在车上和冯匆匆见了一面,然后就请假回山东休养去了。冯接着只好硬着头皮找第一集团军的代总司令冯治安,结果冯推说前线忙连面都不见。

抗战中最短命的战区

韩复榘(左)和冯治安(右)

战区司令长官没法掌握指挥下面的部队,这个仗肯定没法打。9月18日,日军第十师团开始从津浦路的马厂、青县南下,第181师阻击了两天阵地丢失;21日到23日,第59军主阵地坚守了两个昼夜后丢失;23日后日军就已经推进到第40、第49军正面;经过两天激战,25日后日军就追击至沧州郊外,沧州很快失守。

为了放缓日军推进速度,冯治安下令掘开运河,这河水有没有影响日军不知道,但中国守军先遭了秧。河水造成沧州南部泛滥,不仅让中国守军预设阵地被淹没,其他南撤的部队也失去了就地防御的条件,部队只好继续向南撤退。

这个时候,保定已于24日失守的消息传来,整个华北防御阵线全面崩塌,中国守军在河北几乎已无险可据、无城可依,所有部队都在沿着铁路线慌忙溃退。日军当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立即组织部队趁势追击,决定尽快占领德州。

德州是河北进入山东的第一重镇,第六战区长官部也设在德州以北的桑园。日军的装甲部队快速推进,很快就开进了桑园,逼得冯玉祥的长官部不得不南撤,当他准备带人去德州时,不料却遭到拒绝。先遣到德州的警卫排没能进德州城门,再三交涉后守城的依旧说:“这里是山东,你们是河北的队伍,到河北地盘去!”

当时的军阀地盘意识已经严重到外敌当前仍丝毫不改的地步,倒不是守城官兵不让自己的司令长官进,主要还是韩复榘不让他们进,怕别的部队来了后危及自己的利益。冯玉祥及冯治安等只好向西往河北更南部转移了。

战区司令官都进不去的山东,日本人准备进了。10月3日,日军开始进攻德州,第一集团军的队伍都撤走了,守城自然成了韩复榘自己的事情,但他如何抵挡得住日军的进攻!

在德州保卫过程中,守城的485团全部殉国,虽然也取得歼敌2000余人的战果,但终究于事无补,在反击失败后德州失陷。

消息传到南京后,南京宣布,第六战区立即撤销。从9月17日到10月3日,短短半月余,第六战区就经历了成立到撤销,这也使得它成为抗日战争中最短命的战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