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广州市司法局2月3日晚间发布消息称,杭州保姆纵火案原辩护律师党琳山被行政处罚,停止执业六个月。去年12月21日此案首次开庭时,党琳山曾因管辖权异议退庭抗议,导致案件审判拖延,随后,莫焕晶更换了辩护律师。

“广州司法”微信公号2月3日消息,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莫焕晶的辩护人—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党琳山未经法庭许可擅自退庭一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我局依法予以立案调查,根据省司法厅《案件转办通知书》、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建议书》等材料并经调查,查明党琳山律师的行为违反《律师法》、司法部《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等法律、规章的规定,鉴于党琳山律师有认错表现,配合行政处罚工作,经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给予党琳山律师停止执业六个月的行政处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党琳山

在去年12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开庭审理莫焕晶一案的过程中,作为辩护律师的党琳山以调查过程存疑为由,当庭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停止审理,等待最高法的回复。在和审判长4次交涉未能达成一致后,党琳山退庭抗议。

据微信号“剥洋葱”透露,在主审法官接下来的发言过程中,党琳山四次表示“我抗议”。最后一次打断时,他说请杭州市中院尊重全国人民的智商,对于这样一个违法审理,本律师退出庭审。

此后,杭州市中院发出声明,认为党琳山此举为拒绝为莫焕晶辩护,自休庭之日起至第15日止,由莫焕晶另行委托的辩护人或者法院依法为其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广东省律协和广州市律协针对党琳山退庭一事也开始展开调查。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兵随后也介入此案,曾与党琳山前往看守所会见莫焕晶,却遭到拒绝。2018年1月8日,杭州中院发出通报,一方面称莫焕晶书面提出不再另行委托辩护人,同意由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提供辩护,另一方面确认收到何兵提交的有莫父签名的委托材料,将听取莫焕晶本人意见后处理。四天后,杭州中院再度通报,称莫焕晶经过考虑后,愿意接受指派的两名法律援助律师继续担任其辩护人。

2月1日,两名法律援助律师被指派给此案不足一月之时,案件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重新开庭。

消防、物业责任是争议焦点

根据媒体报道,管辖权异议只是党琳山的策略,他主要的诉求是厘清火灾造成的严重后果中,消防、物业是否存在责任。

“这是一起放火案。你要调查这个案子,肯定要向现场指挥人员和第一批进入火场的人员了解情况。但是公安都没有。”党琳山告诉剥洋葱记者,出警的数十名名消防人员中,只有两人提供了证人证言。“而且这两个人不是第一批进入火场的。”

实际上,党琳山的这一立场与被害人家属有相通之处。今年1月31日,林生斌曾发表公开信表示,“四条人命,我们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这场大火,烧出了全城甚至全国的消防隐患,我们不应该让它就这样过去。我已再次向有关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我知道,这是一条非常漫长的维权路。”

在2月1日的庭审上,被害人林生斌律师也曾提出质疑,认为消防员的证言未反映出第一时间的救火情况,部分物业人员的证言真实性存疑,物业消防设施及管理存在问题。

只不过,党琳山采取拖延庭审的方式来要求信息公开,客观上也推迟了纵火凶手莫焕晶接受法律制裁的时间,同样让林生斌难以接受。

而且,1日的庭审上,公诉人强调,物业管理方面的问题与莫焕晶的犯罪后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影响本案定罪量刑、不能减轻莫焕晶的刑事责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