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軍旅奇缘(四)广东英德遇见四野老兵

光阴似箭,岁月如俊,一晃眼,几十年的光阴像云彩一般离我远去,我已七十多岁了.几十年的軍旅生活令我怀念;令我迷恋;令我回味.如今,想起过去种种往事不禁感概万千.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一定会遇上许多让人感动.令人难以忘怀的人和事。回首自己走过的岁月,却遇見了许多巧事,部队那种纯真的战友情,是用语言所无法表达的。

广东英德山水美,遇见四野老兵们。

英德,素称岭南古邑,又称英州。是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旅游重镇。由清远市代管。位于南岭山脉东南部,广东省中北部,北江中游,珠江三角洲与粤北山区的结合部。东邻翁源县、新丰县;南连佛冈县、清新区;西与阳山县接壤;北与乳源县、曲江区相连。东起青塘镇,西至黄花镇,跨度约119公里。北自沙口镇、南至黎溪镇,跨度约78公里。全市土地面积5671平方公里(850.65万亩),城区面积23平方公里,是广东省面积最大的县级行政区。

1970年,我在某部政治部工作。9月25日,部队派我们四位同志从辽宁省大连到广东省英德县"建材部英德五七干校”外调。几天后我们到达英德。我们住在干校临时建的宿舍里。九月份南方天气仍然很热,干校的条件也比较艰苦,那个地方潮湿多雨,蚊子特别多,干校也没有多余的蚊帐,咬得我们实在受不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出去散步时,看见一辆军队嘎斯69吉普车从路上跑过。我们就问干校的同志,这里附近有驻军吗?那位同志说这里不远处有一个部队。我们商量后决定派我和程干事去找部队借四个蚊帐。

当天上午,我俩步行七八里路找到了部队的营房。在大门口我们向卫兵出示了我们的《军人通行证》并说明来意。卫兵向部队打了电话报告了情况后告诉我们:“部队今天休息,请你们到团值班室找一个参谋。”我们俩就向部队院里走去,走到半路碰见一位四十岁左右、上身穿着白衬衣、下身军裤、戴着草帽干部模样的老同志正在院里锄草。他看见我们过来主动问我们:“你们是从东北来的吧,值班室的参谋等着你们呢。”我们说谢谢。我俩心里嘀咕他是谁呀。

我们到了团值班室,那位参谋热情的接待我们,他说:“听哨兵说,你们是从沈阳军区来的,到建材部干校办事,我已经向我们团长报告了”正说话时,一位着装整齐的中年军人进来了,那位参谋说:“报告团长,沈阳军区的客人到了。”老军人说:“我们已经见过面了。”我们一看,他不是刚才在院里和我们说话的那个老同志吗,他就是团长?我俩马上敬礼说明来意。团长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已经给你们准备了。”

他对我们讲他姓王,老家是辽宁丹东的,解放战争时随四十一军从东北打到广东,来广东二十多年了,他还向我们介绍了广东的形势和部队的情况。办完事后我们准备离开,他说:“吃完中午饭你们再回去。”我们说:“回去还有事。”王团长说什么也不让我们俩走,就只好留下来。王团长还亲自陪我们吃了午饭。饭后王团长用吉普车把我们送回干校。下车后,司机拎着装着满满的四个脸盆,递到我们手里。蚊帐、洗漱等用品样样俱全。司机还对我们讲王团长说了,你们还需要什么就告诉我,给你们送来,你们千万别客气,咱们当兵的都是一家人。

第二天上午,我们在屋里听见外面有汽车的声音,正要出去,那位司机就领着王团长和几位同志到我们住处来看望我们,我们迎上前去,王团长说:“我们到下面连队去路过你们这里,来看看你们。”我们说:“谢谢王团长的关心。”王团长还说:“如果你们这里生活不方便就搬到我们团里招待所去住,干校有什么事就用车来接送你们。”我们说:“那可不行,太麻烦你们了,我们住在这里工作方便,不用来回跑。”王团长说:“这里是山区,要不给你们派个战士来负责你们的安全。”我们谢绝团长的好意。王团长又对我们说:“明天是国庆节了,今天是九月三十日,团里会餐,全团营以上干部和在外‘三支、两军’的干部也都回来,我们请你们一块参加。”我们说:“不用了。”王团长说:“那不行,你们从东北来我们这里,咱们南北部队是一家人,你们是老家来的人呐。”

下午三点,司机开车把我们接到团部,团里领导都在会议室等我们,我们外调组的负责人罗良贤同志(我部某团副政委)向他们介绍了我们的情况。王团长还介绍了他们团领导的情况,团长、参谋长和后勤处长是辽宁人,政委是黑龙江人,副团长是黑龙江双城县人,副政委是吉林人,政治处刘主任是大连金县三十里堡人(回大连后我还去过),他们都是在解放战争时期随部队从东北打到广东的。王团长又向我们介绍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干部说是年轻的教导员,是湖南人,王团长说他是团里最年轻的营级干部,是广州军区的先进典型。王团长等团首长陪着我们走进餐厅,只见会餐的人全部站起来鼓掌欢迎我们,王团长和政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说:“东北老家来人了。”说的我们都很激动,我们是到地方办事的,只因为找他们部队借了一次蚊帐却受到了他们部队这样如此热情的款待。罗良贤同志代表我们四个人讲了话表示由衷的谢意。

会餐开始后,各营干部和一些老同志轮流给我们敬酒,一听他们讲话的口音,哎呀!几乎全是北方人。会餐后,团里放映电影,王团长又把我们安排在团首长坐的位置上看电影。当晚我们被留在团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又派车把我们又送回建材部五七干校。

在干校工作期间,王团长两次看望我们,只要团里放映电影,团里小车司机就来接我们。在干校工作结束后我们把借的蚊帐还给了部队,并在招待所住了一宿。当晚,王团长说:“我们团副政委明天和你们一起到广州,他去开会,正好同路,用车送你们到英德火车站。”团长政委还送给我们四人每人五斤红茶,说是他们团生产的,他还介绍了英德红茶的特点,说是英国女王最爱喝英德的红茶。这是我头一次听到还有红茶,对我们北方人来讲增加了对红茶知识的了解。

为了感谢他们,当天晚上我们从招待所借了笔和墨写了一封感谢信贴在招待所大门口,赞扬这支部队的好作风、好思想和战友情,感谢他们的热情款待。

第二天早上,团长、政委和那个年轻的教导员早早到招待所看我们,王团长指着这个教导员(可惜姓名忘记了,真是遗憾呐)说:“他要到宝安县部队去开会,他陪同你们到广州,我已经给我们团老后勤处长(辽宁凤城县人)打了电话,他在广州工作,负责你们在广州的活动和回北京的车票。”我们正准备上车时却没见到要去广州开会的副政委,就问副政委呢?王团长说:“车坐不下,他和几位同志已乘船先走了。”我们几个人坐在团里唯一的吉普车里直奔英德县城方向。经过北江渡口,轮渡过江到达英德火车站时,就看到副政委他们已在火车站等我们,去广州的火车票也已经买好了。在广州站下车时团后勤处老处长在站台上接我们,老处长高高的个子,典型的东北大汉,在老处长的安排下十月十四日,那个年轻的教导员又陪同我们参观了那一届的广州交易会(预展)。十月十五日我们乘车返回北京,在离开广州时我们用力挥手向送我们的广州军区的战友们告别。

四十八年过去了,每当想到这件事就心潮澎湃,他们的面孔,他们对战友的热情,就会在脑海里翻滚,令人感动,真是东西南北兵,见面格外亲。这件事一直影响着我,我时常对战友们讲述这件事,也跟孩子们讲述,当一个人有困难的时候,要主动关心人家,向雷锋同志那样,有一颗火热的心肠,去关心人,帮助人。

这个部队的大部分领导都是老四野的人,从东北打到广东,后改编为地方部队。独立师据说早已经在八十年代大裁军时撤销了,营房也是人去楼空了,当年的热闹景象也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南北军人之间的战友感情和友谊的确能给人留下一辈子的美好回忆。广东英德北江那条河永远是那样美,一切都那么诗情画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