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陷阱不再打鸟啦

在职时为森林民警一分子,而保护包括鸟类在内的野生动物就是森林民警的主要职责之一。如今退休了但受职业之影响,有时在野外看见鸟类,也时不时的停下脚步欣赏一番。有机会也随手掏出手机给拍下来,有的还发到网络空间炫耀一番。不为别的,一来丰富退休生活二来为保护野生动物奉献一点力量。此举还得到了网友们的称赞,当然也有网友善意提醒最好改善一下装备“配不起大炮,配个长枪也成”。其实我知道,我那些用手机打的鸟,打出来的图片质量差的远啦。网友们称赞我那是抬举我鼓励我,自己千万不敢沾沾自喜误认为自己从此就是大师大砖大雪大座啥的。

那我为啥不学习呢?不是有句俗话“活到老学到老”嘛。惭愧惭愧呀,只因要想打好鸟,那最基本的条件是的有相机,而且光有相机还不行,还得要有长焦镜头即人们通俗讲的“长枪大炮”,方可具备打出好鸟的基本条件。
过去有部相机那是极为困难的。稀罕物呀。我们小时候也就是过春节才能到照相馆照个全家福啥的。我插队时,还是因临时抽到县上有关部门需要个本本出入大门方才到县城照了张标准像,留下我插队三年革命历史的唯一宝贵映像资料。
当然,我这几十年来,使用过的相机还是有几部,有的还真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学生时代,一位体育老师送我一台快门坏了的针孔相机。我求人帮助修好,其实就是挂快门的一根弹簧断了。用的是120胶卷。找父亲要钱买了个胶卷拍过一次。因经验不足曝光过度,洗出来的照片效果不好。加上也不好意思再找家长要钱所以拍摄实践就此打住。那部针孔式相机我又还给了老师。
七十年代,老岳父要我老伴找她在西单商场工作的同学买了部海鸥相机,当然钱是老岳父掏的。买来后老岳父慷慨的说你们就拿着好好玩玩。那几天我们不顾天寒地冻在北京四处奔波拍照留影好不快活,过去使用针孔相机学来的那点调节光圈快门的技能也派上了用场。离开北京我试探能否让我们带走用一段时间再送回来,老岳父断然拒绝说不行。哈哈这半个儿还是差点意思嘛。
那年我调延安市工作后,一次我帮助清理单位库房时,看到角落里扔一部相机,我拿起来看了看,嗨,不错嘛,这还是一部120莱卡双镜头相机。遂问同事这好的机子咋接扔这里呢?同事说因快门有毛病了故扔在角落里。我请示领导同意后把它拿回办公室,里里外外清擦的干干净净。然后细细琢磨反复试验。搞明白这部相机是转动卷片钮的同时挂上快门弦,然后按压快门钮才能启动快门。可是这部机子的毛病就是转片钮在转动时,有挂不上快门弦的问题。一旦挂不上,那按压快门钮就不起作用,就还得再转一次或许能挂上或许还挂不上,但再转一次就意味着过一张片子。一个胶卷拍不了几张就过去了。太浪费了,所以同事们也就不用了。但我发现,一旦卷片时没挂上,把卷片纽跟前一个极小的按钮锁按下去,卷片钮就能反着转动,反转时胶片不会动,但快门挂机却能动,再正转一圈就挂上了片子却不会卷过去的。如果挂不上那就多反转几次总有挂上的时候。
发现这个解决办法后,领导慧眼识才,当即决定这部相机就由我使用,我也拍摄了不少图片,包括市上组织去外地的几次考察和大型活动,我们的执法办案现场勘察和绿化造林成果,这部相机都派上了很大的用场,也为单位留下了一些宝贵的图片资料。一次我们组织各单位领导查看植树情况,我选择一个角度拍摄从我面前的领导们时,一位自以为自己聪明的领导见我迟迟不按快门,急得大叫“还不赶快照,等多秋大小呢”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以后经财政局批准,我到北京汇报工作时,在购买刑事勘察器材时,又买一部理光单反机。这在当时的延安市,就算不错的了,因为它具备自动测光功能,如果曝光条件合适,取景框里就亮起绿灯,曝光过度则是红灯,不足就是黄灯。拍摄时就不用担心不会如何根据光线等条件设置光圈快门等参数了。听说有部好机子,市领导亲自过来借去用了一段时间。局长要我设法要回来他说他不敢去要。我也发愁呀,恰好有一次在汇报我们处理的案子时,法院院长说我们拍的照片不清楚。我赶快借这个茬口说我们现在的相机不行了。领导当时没说啥,散会后把我叫到他办公室,把相机给了我,说里面还有胶卷“照完后一块洗出来给我”。我乐的赶快回去把这消息报告了局长。局长喜上眉梢。第二天中午局长给我说领导把他讽刺了一顿说他小气。哈哈,小小的浪花一朵吧。
时光如梭,2012年,我的革命征程就到站啦。退休前,自然按照规定把手头的工作事宜和工作设备统统上交。真是有规定的,如果不交清楚那是不得批准退休的,换句话说,如果党组批准我退休,那就说明我已经交清了所有的工作事宜设备。再找我那就是多余的话啦!。
在清理物品时,有一部索尼单反相机引起了我的思绪。
那还是在我被“干部交流正常”到“非我莫属”的法制办工作后。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下我就算完了,因为地球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不这么想!我革命几十年懂得一个道理:任何工作都是党的工作,一个共产党员人民警察,组织把你放在哪里都必须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不已。我大学学的就是法律专业,从警后一直在执法一线工作,所以法制办的那些事也难不倒我。
当时公安部为了规范民警执法行为,适应新形势,开始推行执法质量考核评议制度。这项制度是一件新事物,需要在实践中摸索总结一套符合执法实际的施行方法,才能发挥制度的好作用。
森林警察从组织上说,与公安机关也就是业务方面的关系,森林警察的上下级之间也不是领导关系,这种关系很微妙而且森林业警察执法活动还得受林业部门的直接干预,所以如何做好林业公安的执法质量考核评议,的确是摆在我面前的一道难题。期间遇到了很多困难。通过我的不懈努力,在大多数领导和大多数民警的理解支持下,北京市森林警察执法质量考核评议工作搞的有声有色,对促进全市森林警察执法质量的提高起到了很大作用。也引起了公安机关的关注。北京市公安局特地作为先进典型向全市各公安机关转发了我们的做法。在林业公安历史上,其业务工作方法被公安机关作为先进典型并转发还是第一次。
以后市公安局在总结执法质量考核评议工作时,就把我评选为全局执法质量考核评议工作先进个人。奖品就是这部索尼单反相机。不料发奖时,市公安局装财部门称因资金渠道不同,我不能直接领取,只能划拨我们单位。这样一来单位装备同志认为这部相机就是公物,我在职期间随便使用但不能归个人。既然是公物,那我在退休时的选择当然是留给后来人。我绝对不会为此事再计较个啥!为啥?很简单,别说一部相机,为了革命奋斗几十年我连一叶肺都舍了出去,还有什么不能舍得呢!何况从我参加工作就懂得,无论说的多堂皇,在人家眼里,你就是一个打工的,给你一个啥就是啥,不给你给他也不奇怪。君不见有的人奋斗一辈子患了一身病连个医疗费都解决不了,有的人只因与官长关系特殊做啥都行。所以,只要自己能正确认识到这点,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棵葱以为自己是多了不起的人物,那算没白活啦。哈哈哈!
当然,我不会因这事就放弃了拍摄的乐趣!原打算退休后好好买一个相机,遗憾的是征程几十年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拖垮了身体,这退休后薄积厚发恶疾缠身,每月的退休费多都扶持药产业了,遂放弃了购买相机的大愿。如今闲庭信步之时看到江山美景,就用手机拍摄,自我感觉还不错。就是打鸟差些,那,以后不打了呗。欣赏网友们打的即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