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元前99年,汉朝大军分两路向匈奴进攻,大将李广利出师不利遭匈奴击败。另一路大将李陵率五千步兵遇上匈奴的八万大军主力。他英勇作战击杀匈奴骑兵一万余人,然而寡不敌众,最后弹尽粮绝全军覆没。

李陵被俘后投降,汉武帝原本考量其身处危局有不得已的苦衷,想赦免他的罪,然而这时前线将领公孙敖却回报李陵为匈奴练兵的消息。这已犯上了无可饶恕的叛国之罪,李陵家人因此遭到伏诛责罚。

在李陵出战前不久苏武作为外交官出使匈奴,然而遇上了匈奴内部叛乱而被留置,苏武原本想自杀明志却被救起。匈奴派汉降将卫律前往劝说,但被苏武大骂而归。于是单于将苏武幽禁于地窖中,断绝饮食,苏武便靠吃雪及衣服上毡毛维生,数日不死。匈奴以为是神迹,遂将苏武放逐到北海(今日的贝加尔湖)。

李陵起舞 挥泪泣别苏武

苏武一个人在北海过了十几年后仍不改其志,终日持着象征汉朝使臣的节杖牧羊。有一日李陵来了,他摆了宴席与苏武饮酒作乐。

他告诉苏武说:

“单于听说我们交情深厚,所以派我来传达想重用你之意。你在这无人之地平白受苦谁又知道你的忠贞呢?

“你哥哥当了奉车小官,一次在宫内驾车时,犯了大不敬罪,羞愧自杀而死,武帝赐钱二百万安葬。你弟弟奉皇命抓捕罪犯时,因不能完成任务,羞愧服毒而死。我来此地前你母亲已不幸去世,我送葬她到阳陵山。你的妻子听说已经改嫁,你的亲人十多年来已无音讯,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刚投降时失意得要发狂,痛心自己背叛汉朝。你即使不投降,官位也不会超过以前的我,况且武帝年龄大了,法令无常,大臣无罪而被抄家的有几十家,你为谁而这么受苦呢?还是听我的吧,不要再坚持了!”

苏武回答道:“我父亲与我无功无德,一切成就都是汉武帝所给予。我们家人常想牺牲自己回报天子之恩,就是斧劈汤煮,我也情愿。臣事君,犹子事父也。子为父死,无所恨,请不要再说了。如果一定要我投降,我宁愿立刻就死。”

李陵与苏武又喝了几天酒,他又与苏武说:“你啊!再听一听我的劝吧!”

苏武又说:“我想死已经很久了!若你一再要我投降,在今日的欢乐后我就死在你面前!”

李陵见了他的至诚之心感叹说道:“你真是义士呀!投降的我与卫律劝你的罪过大到通天了!”因此流着泪与苏武作别而去。

西汉始元二年(公元前85年),匈奴与汉朝和亲关系好转,苏武得以归国。

李陵设宴为苏武送行,同样的场景,却是不同的心情。

他说道:“现在你已扬名于匈奴,功显汉室。古籍的记载、画家所画的英雄也比不上你啊!我虽才疏学浅,如果汉朝没有治我的罪,我原本也一直希望能像曹沫荆轲那样劫持单于立功赎罪。但皇上却严格地治了我及家族的罪,我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如今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今后我们就是异国之人,今日一别,再没有相见之日了。”

李陵起舞 挥泪泣别苏武

五代南唐画家周文矩作《苏李别意图》

李陵回想起先祖——飞将军李广一生纵横沙场七十余战威震天下,然却坑杀羌族八百降兵造下大业,儿子先后身亡,家族因罪被杀,自身却未被封侯忧愤而死,这难道是因果报应吗??

一失足成千古恨!李陵这时已进退两难,千言万语难以描述他此时的复杂心情,他举起衣袖开始起舞而歌:“直渡万里的沙漠啊,我做将领奋战匈奴。箭射尽了刀折断了没路走,军队都被敌人消灭了,名誉就此扫地。我的老母亲已死,虽说要报恩,又能怎报呢?”歌罢连啸数声,掩面而去。

辞赋家宋玉曾言:“歌以咏言,舞以尽意。”

跳舞是表达内心的最好方式,李陵在舞蹈中展现了他从军至今的一段历史,述说了他内心的悔恨。二位至交好友,一个是叛将,一个是忠臣,二人戏剧性对比的一刻成了永恒的历史画面。

李陵起舞 挥泪泣别苏武

西汉舞踊

苏武回国后,汉昭帝颁赐厚礼,封地给他,并且任命他为“典属国”(负责少数民族事务的官员),倍极礼遇。然而苏武还是过着简朴的生活,并把大部分财富送给别人。

苏武在83岁那年安然而逝,他北海牧羊留下的忠贞信念也一直流传于世,直至今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