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舍的那一抹军绿

难舍的那一抹军绿

绿色的军装,是军人一生的荣耀!也许你还在军营,为了它,守卧在边防海疆,守卫着祖国的安宁,亲人的幸福!但对那些早已脱下那身军绿的老兵来说,军绿是曾经的荣光,一生的守望!

对越自卫反击战,那场正义之战已远去近四十周年,发展经济,奔向小康,忙碌中,人们早已把它淡忘,可那时的亲历者,参与者,却把它永远铭记!那里有他们青春的印记,有他们的汗水,有他们的血痕,有他们长眠的战友。
在重庆长寿区偏远的洪湖镇表耳村,有着一位76年入伍,原军委工程兵53师,106团一营二连的战士,他叫张文久,同那时的战士一样,用青春报效祖国,用汗水加固国防,用鲜血捍卫尊严!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跟随部队到了云南中越边境线,完成着自卫反击战的后续防御工作,建立边境坚固防线的任务。在军营,在边防他入了党,当了班长,受过多次嘉奖,立过三等功,在一次修筑被越军炸毁的工事时,被越军的冷炮打在工事上负伤。
战争有伤残,有牺牲,作为军人为守护国门,假如牺牲也是每个军人应尽的责任!在部队几年后他也同绝大多数战友一样,把荣誉珍藏,带着越战留下的伤痛,回到了偏远的山乡。用军人的坚毅,耕耘着希望。通过自己的勤奋,带着军营练就的意志,虽没有多少文化的他,在乡亲们们的信任下,担任村主任多年,家乡的田间地头有他洒下的汗水,家乡的山岗有他迎风的背影,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有他呵护的指纹印迹……。
难舍的那一抹军绿

慰问老山牺牲战友亲属

军旅人生他虽带伤回家,但那一身绿色的军装也带给了他人生的希望,现虽告别了军营几十年,但那些雄壮激昂的军歌永远在耳边回响,战友的情谊一直在心中珍藏。岁月流逝,昔日的英俊青年,在岁月的磨励下,渐渐老去,因从军时留下的伤,加之长期在乡间的劳作,他病了,他老了,多病缠身,六十多岁的人已是满头华发,更要命的是骨癌使他已卧床数年,虽是享受国家对参战人员的优抚,但长期在病榻之上,几百元的优抚金只能是杯水车薪,人生的不幸使他的家已一贫如洗,虽然生命对他来说已时日不多,但他还是乐观向上,病魔打垮了他的身体,但并未摧垮他曾经军人的意志!他在期盼着与战友的重逢,追忆那美丽的青春时光……。
20176月,重庆市长寿区的两参老兵们,为了昔日的战友间的兄弟情谊,组建了长寿区两参老兵联益会,他们虽年过花甲,但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几百人聚拢在绿色的记忆中,共同为困境中的战友,为烈士的亲人们分担忧愁,送去温暖。
2018116日清晨,细雨菲菲,长寿区两参联谊会的战友们,迎着凛冽的寒风,自发聚集的15辆小车,满载着战友的温情向全区山乡,住着的50多位两参烈士亲属和贫困战友们的家中进发,先后慰问了烈属和伤残困难战友,最后翻山越岭来到了特困伤残战友张文久位于洪湖镇街上的家。
难舍的那一抹军绿

慰问特困战友张文久
当战友们踏进这简陋的家,一股刺鼻的味道向战友们袭来,这哪是现代人的家啊,家里零乱不堪,没有象样的家具,在寒冬里更显阴冷,可当看到战友们的那一霎那,他本来虚脱的身体,一下充满了活力,很少坐起来的他,从床上一骨碌坐了起来,战友们那一双双紧握的双手,温暖着他那颗久病的心,他不禁潸然泪下!
看望张文久的战友们,此时此景也已声音哽咽,泪水涟涟,伤心的站在狭窄的屋里,默默无语,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都在默默的祝福,希望文久战友能够好起来,祝他能够早日康复,共享这美好的时代……!
难舍的那一抹军绿

为文久战友穿上绿军装

[face=宋体] 辞别张文久战友时,战友们的心里是五味杂陈,我们身处改革改放的时代,国家建设一日千里,全民达小康,可看着这位同我们一样的越战中的战友,过着这种凄凉的生活,也许他一不久于人世,我们伤心,我们落泪,我们真想好好的帮帮他,可他的生命将走向人生们尽头了,生与死我们无能为力。此时的文久已老泪纵横,离别时屋里响起了《送战友》的歌声,那歌声虽沙哑,但深情,可以感动天庭[/face]…!

当战友们将要跨出大门,文久战友沉默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流着眼泪对我们说:‘’战友们,我有一个请求,我的生命已为时不多了,在我有生之时,我要一套我们那时的军装,穿着它离开这个世界‘’!这小小的愿望,是一位越战老兵一辈子对军队的爱恋,人的生命终将有尽头,但那一抹军绿是他们身边的虹,永远那么晶莹,那么耀眼,对于曾经的军人,那一抹军绿是他们一身的守候!
难舍的那一抹军绿

文久战友庄重的军礼

一个星期后,战友们再次汇入了文久的家,一套崭新的65式军装,配着耀眼的帽徽,领章穿在了文久战友的身上!他将它视为珍宝,拥着一身军绿,向战友们把那庄重的军礼献上!!

战友:筑城南疆

201812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