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毛时代粮票曾经是我们的命根子,粮票比黄金都要贵重。那时,仅仅有钱是不行的,想要活命就离不开粮票,那个1指宽的小条条就能把人彻底制服。记得我看《沙家浜》时就曾想:沙奶奶养活18个伤病员,哪来的那么多粮票?

粮票,我们的命根(组图)!!!

那时的人按职业分成10等,每月口粮差异很大。就拿普通市民来说吧,每月供应粮为27斤,按30天计,每天9两。逢小月富余1天,但逢大月就差下1天。如果不想有1天饿肚子,就需要精打细算。不少人家做饭前,都要上秤约,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记得有1年,党中央批准市民可以提前1天购粮,激动的人们热泪盈眶,齐声高呼毛主席万岁!那时市民与农民的差异也就在于吃粮。1张小条条,犹如楚河汉界的界碑,把人分成两等。那时人找对象,首先要问清对方是否带粮票。带粮票就是市民,不带粮票94土里铇食的农民。

我最早关于粮票的记忆是在1960年。

那年夏天,父亲听说郊区八里庄饿死了1头牛,能买到牛下水。家中老小很久不知肉味了,他决定去买点解馋。父亲走了2个多小时,找到那个地方,连牛毛都没有看见,知系误传。父亲此时已精疲力竭,若空着肚子往回走,很可能饿毙于路上。幸好他带了2斤粮票,于是买了5个窝头,吃了1个,提着4个往家走。回到家里,一掏衣兜,顿时傻了眼——找回的那斤粮票竟然不见了。他在身上翻了个遍,就是没有。两眼直冒金星、浑身出满虚汗。来回白跑了10多里路,牛下水没有吃上,反倒丢了1斤粮票。父亲越想越窝囊,为这斤粮票急火攻心、彻夜未眠。

第2天天刚亮,他就顺着昨天那条小路去找。一边走,一边不停地用树棍在路旁草丛中扒拉。大约搜索了4、5里路,父亲终于在灌木枝头找到了那张粮票。他跪在地上激动地亲吻它,脸上兴奋的流光溢彩。父亲后来不止1次地感叹:爹亲娘亲也不如粮票亲呀(1)!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