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生最美好的是相遇,最难得的是重逢。光阴似箭,岁月如俊,一晃眼,几十年的光阴像云彩一般离我远去,我已七十多岁了.几十年的軍旅生活令我怀念;令我迷恋;令我回味.如今,想起过去种种往事不禁感概万千.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一定会遇上许多让人感动.令人难以忘怀的人和事。回首自己走过的岁月,却遇見了许多巧事,在茫茫人海中,曾遇见了多年不见的同学和战友。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相遇难重逢”。这次说的是,五十二年前,我在旅顺口友谊塔前遇见当海军的老同学杨胜利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66年八一建军节那天,我和几个战友到旅顺博物舘参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博物舘位于大连市旅顺口区列宁街。1917年4月建立。是日本帝国主义在1905年侵占大连以后,于1916年在沙俄未建成的军官俱乐部基础上改造建成。建筑既有近代欧式风格,又有东方艺术装饰特色。该馆初名叫关东都督府满蒙物产馆,1918年11月改称关东都督府博物馆,1919年改称关东厅博物馆,1934年改称旅顺博物馆。1945年10月苏联红军进驻大连后,由苏联红军接管,改名为旅顺东方文化博物馆,1951年2月1日,苏军将博物馆馆舍和馆藏 20637件文物、7700册图书移交给中国政府。1952年12月改称旅顺历史历史文化博物馆,1954年定名为旅顺博物馆。

我们绕至兴趣地从博物馆参观出来。又到中苏友谊塔参观,广场上游玩的人很多,大部分是当兵的,有穿绿色軍装的陆军,有穿灰色軍装的海军,相同的是都戴着红领章红五角星帽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旅顺中苏友谊塔坐落在旅顺口区光荣街道位于旅顺博物馆正门前面广场上,1957年2目24日落成,塔高22米,塔上层有朵朵白云和展翅翱翔的和平鸽,象征着中苏两国人民之间的团结友谊,四面有浮雕。我们围着友谊塔转圈看上面的雕塑图案。中苏友谊纪念塔。塔座方形,砌在第二层月台中心,四面各为一幅浮雕图像:东为鞍钢高炉,西为中苏友谊农场,南为天安门和克里姆林宫,北为旅顺口胜利塔。座之上为多棱面柱状体的汉白玉塔身,象征中苏人民友谊的人物群雕像环绕塔身下端。

塔周围有很多人,只见一群海军同志也在那里参观。忽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传过来,感觉非常耳熟,我急忙望去,呀!是我的中学同学杨胜利!我急忙走过去,到了他的跟前,轻声喊:“杨胜利!”他转过身来耵着我一会说:“你是……李太行!你怎么也在这里?听说你在金县吗?真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 ”

我说:“今年初刚调到旅顺的,今天八一建节休息放假,我和几个战友出来玩,这么巧碰见你!听别的同学说你在外岛护卫艇上当海军吗?怎么到了旅顺呢?”。

胜利说:“基地八一建军节搞文艺汇演,我们水警区战士演出队也来参加演出,今天休息也出来转转”。他还说:“太行!咱们二年多没有见过面了,你当兵这几年可长髙了,在初中到髙中,你个子小,我比你髙一头,你现在长得比我还髙”。

我说:“吃高粱米吃的,刚当兵时1米61,穿3号军装,现在穿一号军装。我说:“你在学校时就善于吹拉弹唱,到部队参加了文艺演出队可有用武之地了”。

随后他拉着我,对他们演出队的战友说:“这是我初中高中同班同学,在陆军当兵,比我早一年当兵”。他们过来和我握手,说有机会到到他们去玩。后来他几次回旅顺时,我们几个同学就经常见面。 有次,他们护卫艇到旅顺,他约我去找他参观护卫艇,并用水果和罐头招待我,还让我在他们艇上吃了一顿“海灶”。那海灶伙食标准可比我们陆军强多了。

1973年春节前,我们政治部的三个同志到海洋岛部队去蹲点时,我给他打电话说我到海洋岛了。他听说我在海洋岛高兴地说:“唉呀!真好啊!我马上去看你”。放下电话,我就到招待所门口等着他的到来。约等了二十多分钟,只见俩个骑自行车的海军往招待所直奔而来。我急忙迎向前去,他俩下車,只见杨胜利穿着毕挺的海军呢子军服,边走边说,“欢迎!欢迎!”。他放下自行車,握着我的手说:“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说:“来了几天了”。他指着跟他一块来的一位穿着棉军装的海军同志说:“太行!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同学赵根花的爱人张庆棠同志,他在水警区警卫连当副指导员,我们俩都在水警区宣传队。他也是咱们老乡,在4中上学,和刘绍萍孙志远同学。1963年入伍,他比你还早一年当兵”。我说:“是你呀!早闻其名,末见其人那!1971年五一劳动节前,赵根花同学到大连等船上岛和你结婚时,我和胜利到大连海军招待所去看她,因刮大风没有船,等了好几天哪,可把她急坏了!”。

我对他俩说:“上一次岛可真不容易啊!这次,我们几个人坐地方交通船来的,人称“老牛船”那个慢呀!早上七点上船,整整坐了12个小时,快进港时,我差点还吐了”。杨胜利说:“你们如果回去,坐我们海军的船回大连,我们的船可比你们陆军的和地方的船都快”。我说:“行!”。 在海岛期间,我又到他俩单位去看看老同学,胜利又用“海灶”“招待”了我一顿。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准备回大连,正巧,胜利他们护卫艇也要去大连执行任务,他到守备区招待所找我们,问坐不坐他们快艇回大连?我们三个谁都没坐过海军护卫艇,也想坐一坐。因为护卫艇比地方交通船快6个多小时。我们说:“坐你们快艇回去”。

在此之前,曾听守备区的同志讲,厡来上下岛交通不方便,他们也曾坐海军的船上下岛,后来出了一件事,有个黑龙江籍战士回家探亲坐海军的船下岛,要从大连坐火車回家,谁知海军船航行到半路,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该船立即调头向青岛驶去,这位战士也被拉到山东青岛,从青岛再坐火车到黑龙江,不仅没快,反而在路上多耽误了好几天。此事发生后,守备区规定,守备区的干部战士,没有极特殊情况,一律不准再乘海军船上下岛。我就问胜利:“能出现这种情况吗?”。他说:“有这件事,但这次不会,放心吧!”。

第二天吃完早饭,守备区的同志把我们送到码头,只见杨胜利和张庆棠俩人在码头等我们。我握着张庆棠的手说:“你也来了!”。他说:“送送老乡,以后常来呀!”。我说:“以后有机会就来看你们,也希望你下岛到大连找我去”。说完我们便随杨胜利登上护卫艇,艇长和指导员在甲板上也来迎接我们。这时杨胜利已是付艇长,在前些日子,我去他们护卫艇看他时,和艇长指导员见过面,他俩热情地说:“欢迎警备区领导机关的同志!”。我说:“我们坐你们的艇回大连,不会半路上突然改变航向,把我们拉到青岛去吧?!”。 艇长指导员笑着说:“不会,不会!”。他们把我们安排他们住的房间休息。一会儿,只听一声长嘀声,护卫艇在轰轰隆隆中解缆起航,逐渐离开码头。我们急忙从船舱里出来,站在甲板上,向欢送的守备区的同志和同学的爱人张庆棠同志挥手告别。

随着船速,送行的人们渐渐离我们远去。舰艇正通过马蹄湾口,我感到船有些在摇晃,俗话说海上是无风三尺浪,本来还算平静的马蹄湾海面,突然起了一阵侧风,一个浪头涌来,我不由的跟着紧张起来,我就想到刚坐船上岛,也是经过这个地方,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晃的我直想吐,不过一会儿,船也就就进湾里,船就不晃了,离码头也不远了,不等吐出来,也就上岸了。不过这次可没来时辛运,冬季正好刮北风,随着船速越来越快,船更加涌动,,感觉船左右摇晃比较厉害,我就开始有些难受起来。这时杨胜利过来大声喊:“太行!外面风大涌大,你们快进舱里躺在床上,千万别晕船”。我就急忙进舱躺在床上。晕的实在厉害,我就哇哇地吐,杨胜利用脸盆接着,吐得我眼泪直流啊!杨胜利拿来水杯,让我漱口,叫我喝点水,我说:“你去忙吧,待一会就好了”。他说:“你先躺着,别起来再走动,有什么事喊我”。我就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地躺在床上,过了不长时间就想吐,我急忙下床,端着脸盆就吐起来。把刚才喝的水都吐出来了,最后就连黄胆水都吐出了。简直胃都快吐出来了。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真是盼着快点到岸,别遭这份罪了!和我一块下部队的两个战友,受到我的感染也开始吐起来。过了一段时间,感覚船不摇晃了,听見有人喊:“风仃了!”。 我掙扎起来,喝了杨胜利给我准备的水,感觉好受一点。往船外一看,隐隐约约看见船右侧陆地的山影。啊!快到大连了!我忙喊那俩位战友:“快起来!快到了”。杨胜利进来看我们,说:“怎么样?”。 我说:“可把我晕死了,想跳海的心情都有了,不过现在强多了”。他说:“我刚上艇时也和你们差不多,晕得厉害,经过几年海上磨练没有问题了,现在刚过广鹿岛,再有一会到大连了,你们再好好休息休息,吃点水果”。

护卫艇经过4个小时航行,终于到了大连码头。我们准备下船,胜利和艇长指导员让我们吃完午饭回去,我说:“你们的海灶,我可不吃了,海军我是当不了哟”。

我和杨胜利在1959年9月上初中时在一个班,杨胜利从小就有音乐的天赋,1965年参軍入伍当了一名海军,1966年我俩在旅顺偶尔見面,他先在海军北海舰队旅顺基地海洋水警区护卫艇当战士,后任枪炮军士长、副艇长、艇长、宣传科干事、俱乐部主任等职。上学时他就酷爱文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在上高中时就曾与同学宋绍华一起合作写过“班歌”,教我们全班同学学唱。参军后又在海军部队演出队磨练多年,因此音乐天赋和素质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转业后分配到了秦皇岛市公安局,1986年公安部在全国公安系统征歌时,他创造谱写的“人民警察之歌”获公安部创作一等奖。他写的歌词简洁明了、通俗易懂,谱的曲舒展、悠扬、深情、亲切,好学易唱。

代表作有“秦皇岛-我深深的爱着她”、“美丽的夏都----我的家”、“秦皇岛啊-你最美”、“秦皇岛-我可爱的家园”、“我们生活多愉快”、“北戴河的小海湾”、“美丽的北戴河我的故乡…等”。他创作的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如今不仅在全市老百姓当中传唱,而且还经常参加秦皇岛市的消夏晚会、红歌赛、秦皇岛市电视台主办的我要上春晚,并在2010年还走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确实是小有名气的词曲作家。人才难得啊!

有次在秦皇岛老同学聚会,有一个场面在我心中久久回味。在聚会时,有个老同学喊道:我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大家唱个歌怎么样?有的同学还提议,那就让你们这些当过兵的同学们先唱好不好,大家一致称赞说:好!唱歌那是咱当兵的强项,没二话,唱就唱,可唱什么呢?有的同学又说:今天在咱们这些同学里陆海空三军可是都有,那就唱《我是一个兵》吧,行不行?行!!杨胜利站起来在前面指挥,起了个头,大家嗷嗷的便吼起来,没有磕绊,没有跑调,一气呵成,收尾干净利落,气势如虹。歌声落地之后一片寂静,大家诧异,我们这些老兵同学还真行。在大连当过海军的同学杨胜利、尹春生、张庆棠唱起了海军军歌《人民海军向前进》当杨胜利他们在唱这首歌时,我想起1973年,我曾在下部队到海洋岛,乘杨胜利任副艇长的海军护卫艇回大连,当了4个多小时海军的情景,我也和他们一块唱起了这首海军歌曲。

杨胜利退休后他仍发挥余热,又创作了几十首歌颂家乡,赞美家乡的歌曲…遗憾的是我的老同学、老战友杨胜利,正在他的创作如日中天的时候在2011年却被病魔夺走了生命…我们全体同学至今都深深的怀念他。胜利!我永远记住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