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00)把刘亚楼给吓坏了!

天下没有只进不出的好事,有权利就要担责任。“三八团”就曾经担过一次天大的责任!

毛主席总想要坐飞机外出视察,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担心出事儿,便推三阻四地找借口,一会儿说飞行人员的技术不过关,一会儿又说飞机的质量有问题……后来毛主席发火了:“你想干什么?你有什么权力禁止我坐飞机?”刘亚楼无奈,只得安排一个技术最好的机组,挑选一架最好的飞机,按照毛主席的要求送他去广州视察。

飞过去很顺利。飞回来时却遇到了大麻烦:北京这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迎接主席的专机降落。可是预定的降落时间到了,怎么不见专机的影子?联络专机上的电台又没有回音……哎呀,会不会是专机在飞行途中出了什么事情呀?……这样一想,人们的头都“大”了!万一专机出事,那可不得了呀!……地面指挥塔台里人人心里七上八下,坐镇塔台的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更是急得心火上攻、七窍生烟! 他“训”塔台指挥员“误事!无能!”“训”电台工作人员“干什么吃的?怎么就联络不上?”……一直等呀、等呀,等了一个多小时,等得心都要跳到口里了,等得人们都快要绝望了!……要不是出了大事故,怎么会晚点一个多小时?……唉!凶多吉少、凶多吉少啊!……大家越想越担心,越想越害怕……就在这大祸即将临头、人们似乎已经万念俱灰的绝望时刻,忽然喜从天降!望眼欲穿的专机从云端露出了身影!哇!万岁!万岁!……刘亚楼和指挥塔台里的人都狂喜地欢呼着,快步奔出塔台看专机!心上的那块石头“卟通”落地:哎呀,总算是飞回来了!这时候人们觉得那架专机比任何时候都更漂亮、更潇洒,看着让人心里舒坦极了!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哎呀,总算是飞回来了!

当飞机安全降落、打开舱门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的刘亚楼第一个冲上飞机,看见毛主席安然无恙地坐在机舱里看材料。刘亚楼见到毛主席时几乎要哭出来了:“主席呀,您吓死我了!您要是再不回来,我刘亚楼就是长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啊!”毛主席茫然地说:“我这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呀?”

刘亚楼厉声责问机组人员:“怎么回事?为什么晚点一个多小时?还又不告诉家里一声(家里,指地面指挥所)?”机长说:“飞机飞到河北上空时,遭遇大面积的积雨云。积雨云里雷鸣电闪,飞机如果闯进去,轻则机内电器失灵,重则遭雷电闪击,甚至能把机翼打断!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大面积积雨云中雷鸣电闪

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好绕着积雨云飞,兜了一个大弯子才飞回北京。偏偏在这个时候,因为雷电的强大干扰,飞机上的电台又失灵了,电报发不出去,也收不进来,飞机变成了聋子、啞子……”

毛主席之所以“茫然”,是因为天上的不测风云,飞机的绕云飞行,无线电台的失去联络,飞机的晚点一个多小时等等险情,机组人员怕惊了他老人家,没敢去告诉他,所以他对机外的情况一无所知,一直就坐在飞机上安安静静地看书、看文件。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毛主席在飞机上

也难怪刘亚楼等人心急如焚,世界各国的显要们因坐飞机出事故而丧生的还少吗?

说到领袖坐飞机,我想起了一个斯大林坐飞机的小故事:

斯大林要出访,命令有关方面准备飞机。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有关部门经过精心准备后,调了两架专机:一架由一位声名显赫的空军中将驾驶,安排斯大林坐;另一架由一位优秀的空军少校驾驶,安排斯大林的随从坐。

斯大林来到机场,却走过了那架安排给他坐的专机。那位安排飞机的官员忙说:“斯大林同志,这架飞机是您乘的。”斯大林没理他,越过那架飞机,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向少校驾驶的飞机,健步登上旋梯,在机内安然落座。那位官员不敢再说什么,只好请那些随从下去,改乘空军中将驾驶的飞机。

对斯大林的突然改变主意,把那位官员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犯错”了,百思不得其解……可是我们这些飞行人员听到这个故事后,立即就非常理解:

第一,空军中将是领导,日常有很多领导事务要处理,不可能天天飞行。飞行这玩意儿,也象练武、唱戏似的,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经常不飞就会生疏;而那位少校呢,官儿不大,肯定要天天飞行。

第二,位居空军中将,要熬多少年?肯定年纪不小了,年老体衰啦!在职少校,年富力强,精力旺盛。

第三,那个少校肯定是经过选拔,优中选优选出来的飞行尖子;而中将呢,他自己可以作主:自己安排自己飞,谁管得着?他不可能是优选出来的。

空军中将兴冲冲地挺身而出,要为领袖开飞机,可是领袖不领情……

有的干保卫工作的则认为,斯大林是怕走漏了消息,被敌特知道了,在飞机上做手脚,就临时换飞机,给敌特一个措手不及。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得都有道理。但大家一致认为:坐飞机这玩意儿,确实有风险。就拿斯大林来说吧,他坐飞机,肯定有人给精心安排,弄得十分保险;可他还是不放心,还得要自己动点脑筋,玩一手。只有咱毛主席心宽,相信下面的工作人员,只管坐在飞机上安安心心地看书、看文件就是了。

“三八团”的人也经常驾驶飞机运送刘亚楼司令员到全国各空军部队去视察。有一次,送刘亚楼到达某地后,当地驻军首长请刘司令员看戏。机组人员自然也沾光啰,跟着司令员一起看戏。戏演得很精彩,大家看得津津有味。看得正有劲的时候,刘亚楼一回头,对坐在他后面的机组人员说:“你们睡觉去,明天还要飞行呢。”机组人员心里十分不乐意,但司令员发话了,谁敢不听?只得怏怏离场。

刘亚楼的脾气大,雷厉风行,性烈如火,就连空军副政委吴法宪在他面前也都是唯唯诺诺的(空军政委萧华调任总政副主任后,空军的政治思想工作便由吴法宪负责,萧华只是在空军挂了个名。空军党委书记是刘亚楼,吴法宪是副书记)。吴法宪这个人脾气好,作风平易近人。他当年在东北二纵当政委时,战士们管他叫“老妈妈”,意思是说,吴政委象老妈妈一样地慈祥、关心人。他在和“三八”团的飞行人员闲谈时,曾这样说:“刘司令员参军比我早,贡献比我大,能力比我强。我只能是努力当好刘司令员的助手……”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建国初期的吴法宪

但是权力能腐蚀人,后来在“文革”中,吴法宪紧跟林彪,飞黄腾达,青云直上,担任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空军司令员等要职。这个时候,当年的“老妈妈”整起人来也是很厉害的!空军一级战斗英雄赵宝桐的妻子金凤是《人民日报》的记者,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00

燕尔新婚的赵宝桐、金凤

因为和赵宝桐的关系,常来空军采访,并发表了一些有关空军的通讯、报道。1967年,正是“文革”方兴未艾之际,极“左”思潮以及一些极“左”的做法也在空军大行其道。有人花样翻新地想出“用毛泽东思想占领天空”、“用毛泽东思想指挥飞行”的花花点子:譬如,指挥飞机起飞时,先念一段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然后再说:“06号,可以起飞。”空中指挥员在演习时指挥机队发起攻击,也要先念一段毛主席语录:“‘我们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向敌机发起攻击!”降落时又要念毛主席语录:“‘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01,我是06号,请求降落。”……类似这样的“突出政治”、“活学活用”,使飞行员们感到不胜其烦,并严重地影响了飞行指挥中的快速、果断。空中飞行是以“秒”计算的,关键时刻耽误一秒、半秒的,在平时往往会引发事故症候,在战时就会被敌机击落。金凤作为飞行员的妻子,又长期采访、报道空军,已具有相当的空军知识。她敏感地意识到,这种形式主义的做法会给空军建设带来严重的后果。出于对空军建设的责任感,她写了一篇小文章,批评这种做法,寄给《内部参考》。《内部参考》是供中央领导及高级干部阅读的内部资料。吴法宪看到《内部参考》上登载的金凤批评空军的文章,心中恼怒:你怎么敢把我空军的问题捅到中央去?他不是想着如何去改正缺点、错误,而是讳病忌医:谁找我的麻烦,我就叫谁“不好过”(就象慈禧所说的:“谁让我难过一阵子,我就让他难过一辈子)!于是,平白无故地给金凤捏造了一个罪名,说她是国民党中统战略情报特务,把她抓了起来,送进监狱;还又逼着赵宝桐和金凤划清界线,写揭发材料,立即和她离婚。并声称:“组织上会负责为你找一个政治上可靠的‘造反派’做家属……”金凤好心好意地写了一篇批评、建议稿,就要如此这般地动用权力,大动干戈地置人于死地,从政治到家庭生活,一点也不放过!唉,“老妈妈”已经不是当年的“老妈妈”了!

上述这些都是后话。但实事求是地说,前期吴法宪在空军还确实是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那时候飞行人员对他的印象也是不错的。(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