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1年初时,我们两口子都已下岗,一年一分钱工资也没见着,只能是和内弟一起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商场里租了一间小门面,作一点售卖小工艺品的小生意。

快到春节的时侯,我到义乌去进货,火车快到义乌的时候,车厢一头过来了两个警察,当时火车上可以说是人挤人,人挨人,看他们困难地走到了我前边,我还好心地提醒他们不要踩到地下用报纸盖住的呕吐物,谁知道那个小年轻一听我的北方口音,却是对我感了兴趣,先是查了我的车票,又要查我的身份证,我看着他肩膀上的那一颗四角星,心里头就是有点腻歪:”这么个年轻货蛋,还想在我跟儿搞点什么小伎俩?”但也只能捏着身份证的一个角,反正两面都叫他看了一下,谁知道他居然这样问我:”你身上带了多少钱?拿出来让我们看看!”我立马怒了,立即正色对他说:”请出示你的警官证。”他还真傻呼呼地把他的证件给我看,我拿到他的证件后,马上对他说:”请出示你们的搜查证。”那个年轻的还有点迷茫:”什么搜查证?”我马上大声说道:”没有搜查证明,你有什么权力搜查一个公民的私人财物!我身上一分钱没有带,你会掏十块钱给我买一个盒饭吗?”我又掏出一张银行卡:”我的钱全在这里,没有搜查证,我不会给你!小样!给我还玩这一套!”那个年龄大一点的警察看到我说话挺”内行”,又掏出笔,准备把那个小年轻的姓名和警号记下来,马上给我来了一个敬礼:”对不起!对不起!他参加工作没多久,不清楚工作程序。”又叫那个年轻人给我道了歉,我才把他的证件还给了他。

写到这里,又想到当年某些人的一些不耻行径,又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把”当个警察不容易”的”警察”两个字前边,再加上一个”好”字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