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还是一桩打架案,不过有一方伤得就比较重了,人家还拿来了一份某医院开具的左手某处骨折的证明,这就可以构成”轻伤”了,这”轻伤”和”轻微伤”可是不一样的,”轻微伤”归”治安”,这”轻伤”却是和”刑”字沾上了边,但若是对方和受害方达成了和解,还可以另说。我们也只是把打人的先拘留起来再说。

且不说来了几个说情人地事,吃过午饭,我的一个多年不见的知青朋友忽然过来找我,见到他我是兴奋异常,双方先是拥抱,又勾肩搭背地坐在一块聊了不少当年下乡的事。后来我问他:”几年了都没见过你,这回来找我,肯定有事!有啥事?说吧。”他才告诉我:”被关起来的那个人是我的一个亲戚,求到你跟儿,还不是想求你们抬抬手,放他一马。”我当时就调侃了他一句:”啥丫子亲戚!我咋没听说过你有这个有钱的亲戚,只怕是那种”驴义(尾)巴吊棒槌------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亲戚吧!我看事吧。”谁知道他走后不久,我的传呼机里突然来了一条莫明其妙的信息”看看你兜里”,我下意识地一摸兜,这小子竟是不知道啥时侯偷偷住我兜里塞了五百块钱!这一下子可是叫我作了大难喽!交上去吧,我们那个工作狂的头要趁机逮着我那个朋友说事咋弄?这不交吧,觉得兜里好象装了个火炭,叫人心里不安生。好在有个”孔方兄”能力很大,下午的时候,双方又拿了一个更高一级医院的诊断证明:”陈旧性骨折”,再问那个伤者,人家也说以前这儿受过伤。到了晚上,更是在”你好我好他也好”的气氛中,结束了一场酒席。席中我偷偷给柜台上扔了五百块钱,告诉收银小姐”你就说有个叫闫小毛的,先搁这儿五百。”

事后,我也去找我那个朋友算帐:”闫小毛,以后你改名了啊,以后再见你,我就叫你’闫南北’,为啥叫你’南北’?因为你不是’东西’!你这是害我咧你知道不知道?”他还是不当回事:”球咧!不就是五百块钱么,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不说谁会知道?”我立马怼他:”放屁!这真会是你自已哩钱?这不还有个天知地知么,这人在底下干啥事,老天爷都在上边看着咧,我今天要是收了你这五百块钱,明天就会收别人的钱,慢慢这人都变味了,人要是坏了良心,老天爷都会说你哩事!你不是害我是干啥?”那家伙连忙说:”中啦,中啦!我错啦中不中?以后再见你,咱弟兄俩喝两杯中不中?”我说:”吃个饭吸根烟没事,钱哩事提都别提!咱在这派出所里干活,不是图钱,就是图个心里头痛快。”那货嘴也可得劲:”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是山东人,山东人好打抱不平!知道你这是’阔小姐开窑子------不图钱,图个痛快!”说完竟是一溜烟走了。他娘的!这场嘴官司,竟是弄了个不输不赢,一点光也没沾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