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隐蔽战线上的抗战老兵

——访新四军3师情报员季爱民

顾少俊

季爱民,盐城射阳盘湾镇人,1928年出生。抗战期间,他在新四军3师情报科任情报员,多次出入敌占区,为抗战部队提供了大量情报。建国后,在常州担任过区委书记、民政局局长等职务。他的一生,富有传奇色彩。2018年元月11日,本人在常州王昌年老师的安排下采访了季老。

[原创]隐蔽战线上的抗战老兵——访新四军3师情报员季爱民

季爱民的父母生了4男3女,爱民排行老三。一家靠几亩薄田,勉强维持温饱。

1941年,日军占领盐城后,射阳、建湖等县城也相继沦陷,日军经常下乡扫荡。

1942年,各乡成立联防队,15岁的季爱民加入联防队。第二年,联防队合并到区队。这期间,季爱民参加过两次“反扫荡”战斗。第一次,区队和100多日伪军打了一场遭遇战。第二次,为掩护群众撤退,区队长王家宽带七八十个队员阻击300多个下乡“扫荡”的日伪军一个小时。这次战斗,季爱民最后一个撤离。季爱民打仗不怕死,给王队长留下好印象。1943年7月,王队长介绍季爱民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那天,兄长般的王队长和季爱民谈了许多话。王队长说,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共产党要为建立这样的社会而奋斗。共产党员要毫不利已,专门利人,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王队长的话如火种点亮了季爱民心中的指路明灯。

1944年1月,季爱民参军了,成为新四军的一名战士。2月,3师师部决定在盐城县城附近设情报站。毛镇涛参加过长征,对敌斗争经验丰富,上级任命他为站长,组员让他自己物色。有人把季爱民推荐给毛镇涛做情报员。毛镇涛见季爱民年龄小,担心他不能胜任,和他谈话:“情报工作很危险,随时可能牺牲,你怕不怕?”“不怕!我已经是共产党员了,随时准备为革命牺牲一切。”“搞情报工作,胜利了不能宣传,失败了要为之付出代价,甚至生命。”“只要能把鬼子赶出中国,牺牲生命,我也在所不惜。”当时,季爱民心中就是这样想的,后来也是这样做的。

当时盐城县城里驻有日军。县城周围的龙冈、伍佑、南洋等大的集镇有日军据点。伍佑在盐城南边,距盐城20多里地。情报站就设在盐城和伍佑之间的一个小村子里。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季爱民在各村发展了下线,在日军碉堡里布置了眼线,在盐城县城里还联系了不少伪军为我方服务。毛镇涛对他很有好感。

每隔一段时间,季爱民要把情报送到师部,再带回师部新的指示。3师师部在阜宁县益林镇南尧村,距情报站有100多里路。到师部,要从龙冈镇的东边经过,那里有日军的封锁线,白天走不了,如果绕道要多走几十里地,当天就不能赶到师部了。龙冈镇的南边有一条大河,季爱民每次都是早上4点游过大河,趁天没亮时,悄悄穿过封锁线。深秋时候,河水冰凉,他也从未皱过眉头。

1944年11月,新四军军部一位化名赵明的重要情报人员被日军宪兵队抓去,听说要押往南京,军部准备组织人员在途中营救。这时,原来驻盐城县城里的伪军调走了,另从开封调来伪军部队协助日军守城,伪军长叫赵云祥。

新四军军部给毛镇涛3项任务:1、查清被俘人员现在的情况,日军宪兵队的人数,用什么刑具,狼狗多少条。2、查清赵云祥军部住址以及里面的布置。3、查清赵云祥部队每个连队的火力装备、战斗力、人数及驻地。

由于伪军部队的调防,原来的眼线全断了。这3个任务怎么去完成呢?情报站长毛镇涛犯愁了。季爱民说:“站长,让我去!我保证一个星期内完成任务。”季爱民在这里工作几个月了,外出执行任务从未失过手。“我怎么把这个人忘了呢?”毛镇涛眼前一亮,脱口而出:“好!”

季爱民的姨妈住在城里,姨夫是卖蔬菜的。季爱民化装成卖小糊椒的潜入县城,找到姨妈说:“想在城里做几天小生意。”季爱民好久不去姨妈家了,姨父母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日军侵占盐城前,姨夫打发子女们去了外地,家里有空房。

吃晚饭时,季爱民对姨夫说:“今天,我见一个日本人牵着狼狗从你家对面巷口经过……”季爱民话未说完,姨夫赶紧向他打了个“轻声”的手势,随即指指西边:“日军宪兵队就住这里,离我家中间只隔三五户人家。”姨夫是一个老实、本分,胆小怕事的小生意人,每天给宪兵队送蔬菜。

季爱民装着害怕的样子,问:“狼狗吃人吗?”

“怎么不吃人?昨天我亲眼看到那畜牲吃人的。”

姨夫告诉季爱民,前几天,宪兵队抓到一个新四军情报员。这个情报员硬得很。面对穷凶极恶的日军,他从容镇定:“你们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东西!”

日军在他左、右手上钉满长长的竹签,在他身上通电流……就是撬不开他的口。

昨天,季爱民的姨夫去送蔬菜时,日军宪兵队长鸠山一郎对他说:“你的,去劝劝他。”季爱民的姨夫见那情报员绑在一个柱子上,遍体鳞伤,血肉模糊,胸口有烙铁按过后留下的一个个痕迹。季爱民的姨夫上前说:“兄弟,别硬扛了。皇军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吧!”

那情报员眼睛闭着,已虚弱得说不出话了,听见有人讲话,傲然地抬起头,睁开双眼,坚贞的目光在季爱民姨夫的脸上凝视片刻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鸠山一郎失望了,回头招了招手,一个日军牵来3条狼狗。那些狼狗已经饿了两天了,两眼露出嗜血的渴望,嘴里吐着红红的大舌头,挣扎着要往前扑。鸠山一郎厉声问:“你的,说不说?不说,就让狼狗吃掉你。”

那情报员先是斜着眼看着鸠山一郎,然后慢慢地把脸转开,嘴边露出轻蔑的微笑。鸠山一郎火了,手一挥,那日军手中的缰绳一松,3条狼狗张着血盆大口扑到那情报员身上,“哧啦啦……”地撕咬下大块皮肉咀嚼起来,最后把那情报员的骨头都吃了。

季爱民的姨夫吓得冷汗直冒,颤颤抖抖地往外走,鸠山一郎从后面赶上来,拦住他,眼露凶光:“你的,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否则,死啦死啦的。”季爱民的姨夫连连点头:“不说,不说,肯定不说……”

季爱民很快摸清宪兵队的情况,宪兵队长叫鸠山一郎,原是日军16师团的一个下级军官,在进攻南京时负伤,伤好后,调到盐城宪兵队做队长。鸠山一郎学过电信,凶残狡诈,担任宪兵队长后,在盐城县城里抓了不少潜伏的抗日人员。宪兵队有11人,3只日本狼青犬,4只混血狼犬。宪兵队里有水牢,刑罚有:电刑、压杠子、钉竹签、吊打、狗咬、站铁笼子等。站铁笼是把人的衣服剥光,关到一个很窄的铁笼子里。铁笼子周围是一层薄薄的木板,铁钉从木板外面钉进来,铁钉的尖口朝内。人在铁笼里只要动动身子,肉就会被划掉。

第二天上午,季爱民悄悄来到赵云祥的军部附近。

赵云祥的军部在盐城登瀛桥的北面,桥北有一条警戒线。警戒线后面是沙包堆起的工事,上面架着几挺轻机枪。警戒线附近分别站着3个荷枪实弹的士兵,闲杂人员一律不许靠近。怎样才能混进去呢?季爱民心中着急起来。

这时,季爱民看到一个汉奸头子带着几个劳工扛着大米袋往赵云祥军部走。季爱民心中一喜:“机会来了。”他赶紧上前,对那汉奸头子说:“我愿意帮他们扛米袋。”那汉奸头子手一拦:“不用了,你回去吧!”季爱民随手从怀里掏出几个胡椒瓶子递过去说:“让我帮帮他们吧!”那汉奸头子没有接,瞪着眼睛问:“你小子想干什么?小心我把你当抗日分子抓起来。”“这是什么话?算了,好心当着驴肝肺了。”季爱民心中一震,不敢再坚持了,因为那汉奸已用怀疑的眼光看他了,他不再多说了,急急退下。

午后,一支100多人的队伍敲锣打鼓过来了。季爱民一看是盐城伪维持会的人。这些人是到赵云祥军部慰问的。季爱民想,这次一定要混进去。他把卖小胡椒的小箱子藏到路边草丛中,走到慰问队伍中,进了赵云祥的军部。

赵云祥率军部一行人和维持会的人亲热交谈。作战处、参谋处、总务处等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季爱民心中暗喜:“天赐良机啊!”他悄悄离开队伍活动开了,作战处里面有一张宽大的军用地图,上面有各连队驻地的位置。季云祥计算了一下,赵云祥在盐城的兵力只有1个师,不是外面传说的1个军。参谋处的门也敞着,里面有一个沙盘,上面除了标出四门城墙上各火力点的位置外,还有机关枪阵地的位置。季爱民一一记在心中,从参谋处办公室出来时,大院里突然听不到讲话声了。维持会的人在这里只停留了几分钟,他们给赵云祥送了个红包和一幅画就走了。整个军部大院里只剩下季爱民一个人,怎么出去呢?如果哨兵查问怎么回答呢?季爱民心中紧张起来,如果自己身份暴露,就会成为赵明第二了,自己也有可能葬身狼腹。季爱民想起入党时的誓言,心中顿时涌起无穷的勇气。他想:“如果哨兵查问,就说上厕所拉肚子的。如果运气不好,就做好牺牲的准备。”想到这里,季爱民很快镇静下来,往军部大门走去。门口的哨兵不但没盘问,还向他敬了个军礼,季爱民沉稳地点了点头,大步走出军部。离开哨兵的视线后,猛烈跳动的心才平静下来。这时,他才发现内衣全被冷汗浸湿透了。

以后,季爱民根据所看到的军用地图上的标注,找到赵云祥部队各连队的驻地。他以卖小胡椒为掩护,看这些部队出操,很快摸清连队人数和装备。赵云祥部队士兵都是清一色的中正式步枪。每个连110人,6挺轻机枪。一个营1挺马克沁重机枪。整个部队火力装备不错。他从部队出操时整齐划一的步伐和单兵操练时的战术动作判断,这支部队很有战斗力。

1945年,新四军攻打盐城时,就是根据季爱民的这份情报制定作战计划的。建国后,季爱民一位参加过解放盐城的战友告诉他,指挥攻打盐城的一个师长说过这样的话:“赵云祥的部队确实有战斗力,提供情报的人有眼光。”

4天时间,季爱民完成3项任务。下午,他回到姨妈家,心里感到特别轻松,打算明早回情报站。

姨妈家有只小猫,在院里蹦蹦跳跳的,可爱极了!季爱民坐在长凳上逗小猫玩。这时,一个穿便衣的陌生人的从外面进来。季爱民以为是邻居,打了声招呼后,继续逗小猫玩。那人也在长凳上坐了下来,上下打量季爱民。大约半个小时后,那人走了。姨母对季爱民说:“你知道那人是谁吗?他就是鸠山一郎。”季爱民一听,无异于晴天霹雳。他想起来了,鸠山一郎曾盯着他的鞋子看了一会儿。季爱民脚上的鞋子是部队发的,上面有机器缝过的痕迹,因为合脚,进城前没有换掉。“糟了,我可能暴露了。”季爱民想:“如果被宪兵队缠上,个人生死是小事,情报送不出去就麻烦了。”想到这里,季爱民顾不上这些天连续奔波的劳累,立即离开了盐城。

毛镇涛听了季爱民的汇报后,认为这些情报很重要,让他立即把这些情报告诉军部。

军部一位40多岁的老同志接待季爱民。他表情严肃,一边听,一边在纸上纪录。听季爱民讲完,那老同志立即向军部首长汇报。大约10分钟后,老同志回来了,脸上是高兴的表情,对季爱民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给他倒了一杯水,说:“军部要给你记功,你歇一下,先回去吧!代向你们站长问好。”

事后,季爱民才知道,日军一直封锁赵明牺牲的消息,放出要把他押往南京的假消息,想引诱新四军上当。季爱民的情报挫败了日军的阴谋。

季爱民说:“我们的情报站设在日军犬牙交错的据点之间。在那样的环境下,如果没有当地群众的支持,情报站一天都存在不下去。”

当地许多老百姓知道情报站是打鬼子的,表面上他们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关键时候鼎力相助。

季爱民在伍佑一带频繁活动,引起伍佑据点里一个外号“大头”汉奸头子的注意。一天,“大头”带100多个伪军从据点里出来,迎面碰上季爱民。季爱民见路旁有一个穿红棉袄的妇女在挖菜,灵机一动,边走边喊:“大嫂,哥哥在家吗?”那妇女一回头,见季爱民身后的“大头”汉奸瞪着眼睛看着这边,立即明白了,随口应道:“啥事?”“老母亲病危了,我找哥哥商量后事。”说着走到那妇女身边,拿过菜篮子说:“菜够了,回去吧!我要找哥哥呢。”他俩就这样边走边谈进了村。“大头”汉奸见季爱民是本地人,没有盘问,走了。那妇女把季爱民领到家后,见伪军队伍走了,还不放心,在村口转子一圈,确定没有危险,才让季爱民离开。

还有一次,季爱民到师部汇报工作,在离一个渡口不远的地方,看到一队日伪军刚从河那边过来。那是一个冬天的上午,季爱民身后是麦田,田野里是青青的麦苗,空旷、辽阔,北风在田野上毫无阻挡地呼啸着,没有可供隐蔽的地方。怎么办?季爱民身上有信,还有几本进步书籍,如果被搜去就危险了。季爱民四下一看,大堤上有几个农民在砍芦柴。他赶紧跑过去帮忙。一个农民从竹篮子里拿出一把柴刀递给他。季爱民接过柴刀,埋头砍柴。日伪军从他身边过去后,季爱民谢过那几个农民过了河。

季爱民当年就是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下出生入死,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

建国后,季爱民在常州担任民政局长。单位给他家里配了一部电话,他把电话锁在自己房里,不让老婆、子女因私事动用。有一次,他侄子有急事,在办公室用了他的电话。月底,发工资时,他硬让会计扣下几元钱报效电话费。单位配给他的小汽车,他的子女碰都没有碰过。他自己除了办急事用一下,大多时间骑自行车出去访贫问苦,对老百姓提出的困难,能当场拍板的绝不拖到第二天。他的亲民作风和务实行动给常州老百姓留下很深的印象。现在,常州老百姓只要提起民政局的老局长季爱民,个个有口皆碑。他对子女常说的一句话是: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季爱民勤政爱民,廉洁奉公。

季爱民在常州民政局干了十年,刚办好离休手续,市委一位领导找到他,让他担任茅山革命老区的扶贫主任。季爱民像当年接到战斗任务一样,立即走马上任。他到老区一看,震惊了:老区人民还很穷,许多学生因为家庭贫困,过早地走上了社会,山区的学校破烂不堪。季爱民全身心地投入到帮助茅山老区人民脱贫中去,他凭一张嘴,两条腿,十年之内,筹集了上千万资金,帮助大批农民致富,改变了23所中小学校的面貌。

季爱民离开茅山时,很多农民自发地赶来送他。一个老大爷拉着季爱民的手说:“你比亲人还亲啊!”季爱民说:“共和国是从战争中诞生的,胜利离不开人民的支持。共产党会永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