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把杀猪进行到底......

“抓猪”虽是热词,但它只是一种做作、一种肤浅,因为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杀猪的不力,这是几十年来形成的短版。记得那年头,猪好象越来越不安份,一到发情期就会越界,有时也会跑得无影无踪;每逢过年,为了杀一头猪,除常常上演满大街的追猪之外,杀猪亦成为一道难题,在一般的情况下杀猪都是请老百姓代劳,所以军人不敢杀猪可能由来已久...

近日有报道称,湖北一幼儿园别出心裁,在全国率先推出了杀猪课,而且还是一堂实践的杀猪课,课堂上由幼儿园的老师亲自操刀,先杀猪后解剖,并逐一取出猪内脏让孩子们观赏,按老师的话说,这叫“奠基作用”。想必这位幼儿园的老师非常的清楚这一代人的短板,他们除了在征兵中被查出手淫过度之外,还有一个不敢杀猪的毛病,所以学会杀猪要从娃娃抓起...

最近大伽在美女面前说:“黄岩岛主权是中国的,但菲律宾人可以进来捕渔,这个没问题的”,由此推断如果美国或其他国家的猪跑进来那就更加的没问题了,因为有些猪例如野猪还是世界级的保护动物,它们的合法权益是受全世界法律保护的,如果它跑进了黄岩岛并偶遇了正在种海带的某大伽,某大伽除了要送给它们一点包心菜作为见面礼之外,还要给他们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猪之所以敢于越界,大慨是因为做好事的时代已经过去,抓猪者虽也有表面文章,但仅限于舞台的做作,仅是几个戏子在表演而已,所以面对花拳与绣腿,那些越界的猪不仅不怕而且胆子越来越大,刚一开始来一下就走,现在一来几天甚至更久,浪费了许多的包菜不说也引发了多重的效仿,一些陆地上的猪也从山上越界,企图从山海两个方向对某大伽的鸿篇巨著进行夹击,一时间山海关狼烟四起,猪声阵阵...

南海的问题很复杂,你研究了一辈子,写了大量的专著,但你的专著抵挡得了那些越界的猪吗?一到年底,虽然我们满怀希望,但我们也必须痛心疾首,至今我们分别被越南和菲律宾占去了多少的岛屿?读你的万卷书行你的万里路这些年我们收回了多少被占的岛屿?所以我还是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军人的职业就是屠夫,要敢于屠杀一切越界之猪,如果一个军事专家在任内一天到晚去研究历史那绝对的是一种不务正业;如果一个军人不敢杀猪,那就请从娃娃抓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衣服脏了可以洗干净,眼睛瞎了或许也能治愈,但是心一旦脏了......自己去脑补吧!

12楼捱茇

我不想杀猪,想杀公知!

34楼冬蛇

湖北幼儿园?这个幼儿园老师应该去日本当幼儿园老师,重塑日本人的武士道。她先当日本小娃娃的面杀猪,再表演活活拧断小白鸽的脖子,再把小鸡小鸭一脚一个踩死,让日本小鬼子拔下小鸡小鸭的毛,掏出小鸟的肠子挂在绳子上,心狠手辣的武士道从娃娃抓起。

再说连队杀猪,每一次杀猪,都是炊事班长的鬼门关。

杀猪是全连喜庆的节目,一百多号人都来围观炊事班长的一刀。到时候,全连的大个子,一般都是机枪手,都成了炊事班的志愿者,奋勇地按住惨叫的猪,慈祥和善有书生气的指导员戴着围裙,亲自拿桶接猪血。操刀是炊事班长当仁不让的责任,折寿的事,你不干,难道让手下人干吗?这时候,都脸色铁青,紧张得很。杀猪只能一刀准,再来第二刀就失败了。一刀捅去,大家会叫出声来,农村出身见多识广的兵,从血捅出速度就知道捅得对不对。捅完,刀一拔出,指导员飞速伸过桶去接喷出来的血,大家就会调侃炊事班长失败了。如果猪很快死了,调侃声会渐渐平息,默认炊事班长干成功一件损事。如果猪总挣扎不死,就会万众欢腾,笑得喘不上气,讽刺挖苦一浪高过一浪,纷纷评判班长手艺不精,炊事班长丢一次人。

所以我还是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军人的职业就是屠夫,要敢于屠杀一切越界之猪,如果一个军事专家在任内一天到晚去研究历史那绝对的是一种不务正业;如果一个军人不敢杀猪,那就请从娃娃抓起...



很有道理 顶一个

黄岩岛附近捕鱼,一定程度上反映中菲关系的晴雨,好的时候允许捕鱼,不好的时候海监船就开过去了,楼主你莫挑拨不明真相的群众与中央搞对立。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