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个警察不容易(九)得饶人处且饶人

有些人就是有毛病,几天不干活就觉得不舒服,大慨我也算是这种有毛病的人吧。

有一天晚上我和另外两个治安员到派出所附近的一个歌厅去例行检查,转了一圈后就在歌厅大厅里休息听别人唱歌,虽然老板请我们去包间坐坐,我还是没有过去。下午人少你坐一会没啥,这晚上人家生意正红火,你再去包间,不就有点太”那个”了吗?

无意听到了两个可能还不知道什么叫”违法犯罪”的年轻孩子声音并不是很小的交谈:”那一回我们几个和xxx一块玩,那个叫吴俣的家伙,两条胳膊都没有了,还非要上,还得叫xxx在下边扶着他配合,才办成事啦,哈哈!”我听后当时就觉得不对头:哪有几个人同时和一个女孩发生性关糸地?就对另外两个治安员偷偷打了个招乎,把那两个年轻人带到了所里。那孩子一看就是个小黄角,很快就把那件事说了个详详细细。我们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当夜就把那个”受害人”请到了所里,作完了笔录,又是一阵叹息:”你说人家吓唬你两句,你就那么轻易就范啦,同时和七个人发生性关糸!其中两个人还从来没见过,连人家姓啥叫啥都不知道!唉!现在的年轻人那!”

一个七人轮奸案很快形成,除了那个姓刘的首犯在逃,(其实是那家伙半年前就去外边闯天下了),两个男孩去当了兵。剩下的几个人很快就”归队”。看着那个叫吴俣的年轻孩子熟练地用脚签上名后又用大姆脚指头印上的那个大大的”指印”,又是不由得叹息:你这个熊孩子两个胳膊都没有啦,还跟着他们瞎搅和个啥?还得叫俺给你费事办个”取保侯审”的手续!”几个年轻人最大不到二十岁,知道的事还真不少,跟据这几个小黄角提供的线索,弄出来不少各种各样的案子,正赶上不久后开展的”夏季严打”,一个多月的时间,还真是忙了个昏天黑地。一个同行埋怨我:”老董你这货管个闲事不知当紧,叫弟兄们跟着你把腿都跑细啦,连个家都回不去!”我也只好安慰他们:”我也不知道会扯捞出来那么多事啊!咱现在不是把那些赌博、嫖娼卖淫的事都扔一边了吗?剩下的案子,哪一个不管会中!再说弟兄们腿上亏了,嘴上也没叫恁亏不是!就是咱的头,也不能说啥不是?”那同行接口说:”他说个球!咱现在不算那俩当兵孩,光是刑拘都弄了10个啦,你没看他那笑模样,不用出啥力,弄个全所第一!”我也只好安慰他:”说的再多也没啥用,所里发的奖金,给咱这治安员没有一点关糸。到时侯多弄俩红本本都中啦!(三好治安员)不管咋说,咱也算有点成绩不是!”

那两个已当兵近二年的年轻人,还真是叫我犯难:虽说是当时他们只有十六、七岁,现在又参了军,在部队又会受到良好教育,可不管咋说,他们也得为当年的错误承担应得的处罚吧!再说就他们这种情况,谁也不能也不敢给他们弄个”在逃”啊!想想头两次去那个父亲是某单位干部的家,看着家门口钉着”军属光荣”的牌子,回忆起自已小弟当年参军全家欢乐的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他家两次都说不知道孩子现在在什么地方,也起了个”反正现在也没空去找他,就叫他在部队多呆些日子吧,总要比在号里呆着强。”的念头。可现在屎已经憋到了屁股门上,不叫他们归案不中啊!只能硬起心肠,第三次敲开了他家的房门。见他父亲还是推说不知道,我只好正色说:”老刘,如果是因为打架或偷个自行车之类的小事,我们绝对不会第三回来恁家,谁都知道个大小头!有句话叫’人犯王法身无主’,俺私下来恁家找你,就是想不叫别人知道,咱偷偷就把事给办了,别人也不知道恁家出了啥事,还以为恁孩还在部队咧!你要是还不说,俺只能通知恁单位啦!”那个老刘只能把孩子在安阳的地址告诉我们,并无奈地说:”不是不想给恁说,这孩子当兵不长时间,人就变了个样,这叫恁弄回来,这孩子一辈子就完了,还真是人犯王法身就无主了啊!”说着说着,眼泪是止不住地往下流,再看看他妻子身边扔了一地的面巾纸,一边劝说他们,却忍不住又动了侧隐之心:唉!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正好他们的一个当公安的亲戚闻讯赶过来,把我拉到一边偷偷问我:”老兄,这事该咋弄?”我白了他一眼:”你也是穿着这一身衣服,不知道啥叫投案自首啊?”

第二天我们果然扑了个空,人家部队的人告诉我们,昨天夜里来人说他母亲忽然重病,把他接走了,又联系所里知道人已在所里录口供,我们的头长出了一口气:”早知道是这样,就通知他家里,叫他自已回去了,这白跑这八百多里地,还白花了么多钱!”我心里冷笑:早知道,早知道尿床一夜都不睡了,人家作案时才十六岁,会因为几年的刑期当一辈子逃犯!只怕是你自已怕人家万一跑了,你那个”刑拘”指标也会跟着他跑喽。

第二个”指标”还得去抓,人却远在南京,坐那个最高时速才80公里的破面包是办不成事地。好在所长亲自带队,我们坐着市电业局专门派了两个年轻司机开的一辆”子弹头”,到了南京,又到了杭州,说不上怎么辛苦,到是把一首什么”糊涂的爱”记了个熟之又熟。在杭州某机场保卫部门的人陪同下,我们看见了那个战士。只见两个保卫部门的人冷不防一个侧摔,把他撂倒在地,然后三下五除二地把他身上所有部队上的标记撕下来,接过我们梯过去的手镐把他镐住后,才交给了我们。不知怎地,我又一阵不是个滋味,事后连所长也是摇头叹息。后来陪同我们一块去给他办理有关退伍手续的他的指导员告诉我们,这个农村来的战士不怕苦,不怕累,表现很好,我们也只能为他命运的改变再次叹息。出了机场我们就给他去下了手镐,他也乖乖地跟我们回了郑州。路上我故意多问了他不少东西,又把他父母接到所里,把他的转业费一分没扣地交给了他们。眼看着他含泪给父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后,才把他送走。最后也只能在结案报告上写上”有立功表现”五个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