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派出所里管”暂住户口”,是一桩”美差”。当时我们的地盘里有二十多个建筑工地,大大小小的饭店、歌厅,还有到处林立的什么”冼头城”、”洗脚城”,加起来总有数百家,更不用说众多的外来住户了。我们上午去那些建筑队啊饭店里边转转,下午去那些歌厅,冼头冼脚城里边溜溜,(它们一般是下午才开门营业)有时间了就去查一些住家户。你就是不用怎么费劲,每个月为所里收的每人每年几十块的办理”暂住户口证”的有关费用就会不少,更不用说顺便捞一些”吸毒”、”嫖娼卖淫”、”赌博”等一类的虽小但很”肥”的小案子了。(你们敢登,我就敢写!一步步看吧。)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又肯乖乖地把自已兜里的钱掏出来给别人?要知道”街道办事处”里边也有同一个类似的机构呢。于是乎我们这些”上差”不管到了哪里,几乎一律是笑脸相迎。你敢不给我好脸色?行啊!我手里可是有”王八的屁股------龟腚(规定)的,咱认真按”规定”办事,你还能有什么二话可说!不管进了哪家的门,好烟递过来,好茶端上来,你不用吭气,就会有几个歌厅的小姐”自动”过来陪你唱两首歌,就会有人一边”哥啊哥啊!”地叫着,说是看着你有点乏了,端过来一盆热水,说是帮着你”解解乏”,你就是拿钱给人家,人家会收吗?那时侯流行着两个类似于民谣的话,一个是”家外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一个是”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花里找花,四等男人,下班回家。”你说我等”四等男人”,会那么”拒腐蚀,永不沾”么?这人啊,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变坏的!你再说什么”干板直正”,那是屁话!也只能是”黄河里边尿泡-----随大流啦!(附一个笑话:几个秀才招妓陪酒,一”道学”在席上始终是眼都不睁,收钱时却是要他出双份,惊问其故,妓者答:”虽未动手动脚,那挤着眼想的更狠!”)

随大流归随大流,”良心”这个本心却不能丢!咱还真干过一回”拒腐蚀,永不沾”现在想起来还非常痛快的事!有一次年后到了一个新开的规模不算小的建筑工地,无意中转到他们的伙房,看到锅里里煮了一锅大白菜,却是没见一点油腥气。(诸位有所不知:萝卜白菜是好东西,但若过了正月十五,大白菜里边就会重新生长用于开花结籽,那个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卖得极为便宜。)后来看到那个炊事员用勺子热了点熟油洒在锅里搅拌,就问他这一桶油会用多长时间,他娘的三十多个人,一桶五升装的油竞十天还没有用完!后来我特意在人少的地方问几个工人:”这个老板待你们咋样?”那几个人先是看了附近没人,才敢偷偷告诉我:他们这个老板抠的很,吃的不好不说,干完活想把工钱拿到手里,那可不是一般的困难!听了他们的话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太他妈不是东西了!这和小时候课本上那个”包身工”中的那个”资本家”没有一点区别吗!现在虽说不兴叫”资本家”啦,可干事也不能这么缺德味良心呀!我黑着脸出了工地,暗中打定了主意:你他妈不是总想着多赚钱吗?老子就叫你少赚点!对他这个工地的”工作”是格外的”认真负责”,盖主体来了二百多人,(两栋楼)都给我办喽,搞内外粉刷又换一帮子人,还是不能少喽,到后来什么水电啊、批888啊、楼顶防水之类的活,咱做不到一个不漏,八八九九是差不离地!那个老板也多次亲自或托人请我们吃饭或去冼澡,我想要是光就这个事来个评”清正廉洁”先进的话,咱拿个奖状是没跑地!以后每当看到那个老板见到我们就搭拉下来脸,咱虽还是一本正经,内心却有说不出的得意!我不怕他去上边告我,(老子这是铁路警察罚他哥------公事公办!)却也是不想叫他告我,(要是所长知道一个工地就会弄来这么多钱,这其它的该咋说?)想的多了,就来到了那个工地里,天已是又冷了。那个老板虽是满脸不高兴,还是虚情假意地让我们到火边烤火,我指着那堆火对那个老板说:”你可能很想知道我为啥这么摆治你,今儿个给你明说了吧!以后再想办啥事,先捏个火碳搁到自已腿上试试,再想想搁到人家身上疼不疼,你也是从穷窝里边混出来地,跟着你的都是点子下力人,剩下的话我就不说了。”后来他们这个工地的伙食倒是改善了不少,但离开这里以后就不知道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