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赎罪日战争

第四次中东战争(也称赎罪日战争)初期,以色列被埃及和叙利亚成功突袭,措手不及,极其被动。

在西线,以色列耗费巨资打造的巴列夫防线被埃军突破,埃军以极小的代价跨越苏伊士运河。在北线,以军配置于前沿的装甲部队遭到歼灭性打击,弋兰高地防线多处被叙利亚军队突入。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赎罪日战争前的中东局势图

后期以色列虽然扭转了战局,但由于前期的严重挫败,只能说是取得了一场残缺的胜利。

战争初期以军失利的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色列没能及时预警埃叙联合袭击,是其中重要的因素,但并非唯一的原因。

情报粗疏失误

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大获全胜,轻敌情绪四处漫延,情报工作也因之失焦,对埃叙战略决策、军事训练和武器装备等方面的调整改进丧失了敏感性,既知之甚少,也流于表面。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第三次中东战争中的沙龙

以色列军事情报局长泽拉,在情报分析上预设立场——埃及在能攻击以色列纵深、瘫痪以色列空军之前不会贸然开战,而叙利亚没有能力单独开战。这一假设被以色列高层广泛接受,成为判断埃叙是否会发起进攻的金科玉律。

这个假设完全是以己度人,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因为埃及的战略就是与以色列打一场有限战争(而非直接灭掉以色列),登上运河东岸,夺回部分领土,然后寻求政治解决。

兵种建设失调

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通过空中突袭摧毁埃及、叙利亚、伊拉克等阿拉伯国家战机451架,自身战损只有29架,夺取了全面制空权。

随后以军又以主战坦克为核心的装甲部队发起狂飙突进的地面进攻,西奈半岛的埃军被打得溃不成军。在六天的战斗中,以军击毁阿拉伯联军956辆坦克,自身仅损失394辆。

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前,以军步兵大多都被改为坦克部队和机械化步兵,只有伞兵和一个步兵旅得以成建制保留。炮兵部队则缺乏足够数量的火炮,并且机动能力不足。

在阻击埃军渡河的过程中,以色列装甲部队在没有足够火力支援和有效步兵掩护的情况下,一再孤军冒进。结果遭到埃及步兵RPG火箭筒、无后坐力炮、AT-3反坦克导弹等武器的密集火力阻击,损失极为惨重。

到10月7上午,以色列在西奈半岛前沿部署的291辆坦克,已被埃军摧毁191辆,损失高达三分之二。

10月8日下午,以军第600装甲旅旅长率领旅指挥所以及190装甲营进攻埃及桥头阵地,正好钻进对手预设的伏击圈,遭到反坦克火力的毁灭性打击。50余辆坦克被击毁,190装甲营营长遭埃军俘虏,仅有4辆坦克逃离战场。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的一次交战

埃及宣传机器将这个战果夸大为 “全歼以色列190装甲旅,活捉旅长”,后来以讹传讹,广为传播。但这个战例本身堪称步兵反坦克的经典,证明步兵在现代战争中仍有一席之地。

在后来的战斗中,以军研究出了一套 “中和”敌方反坦克能力的战法,即用机枪和火炮进行压制射击,扰乱和杀伤缺乏良好掩护的敌方反坦克手,才控制住了损失。

战后,以色列吸取了兵种建设失调的教训,“飞机加坦克制胜论”就此在以军中没有了市场。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以军幻影战斗机

埃叙准备充分

埃及和叙利亚从政治、外交和军事方面为这次战争作了大量针对性准备,增强了自己的力量,压缩了对手的回旋余地。

经过埃及居中协调,阿拉伯联盟在这次战争中空前团结。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利比亚、沙特等非前线国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地支援埃叙, 8个国家直接派兵参战。出兵最多的伊拉克有5个飞机中队、1个装甲师和1个步兵师加入战斗。

西欧国家因为担心得罪阿拉伯联盟,在战争初期拒绝了以色列的求援,并对美国支援以色列的过境军事运输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以色列因此在初期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在埃叙的穿梭外交下,战前世界绝大部分国家对两国收回被占领土的要求给予了支持和声援。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

10月6日上午,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在确认埃叙即将发动战争的情况下,否决了出动空军先发制人的建议,就是担心那样会触犯众怒,在政治上不好收拾。

时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事后曾说,如果以色列再在这次战争中先打第一枪,就不会得到那样多的援助。美国在后期为以色列紧急空运了2.3万吨物资,是以色列反败为胜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即使以色列再一次故技重施,也不可能取得如第三次中东战争中那样辉煌的战果。因为埃及也做了大量防范空中袭击的准备。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埃及的苏制米格战斗机

埃及在重建空军的过程中,为主要空军基地增建了经过伪装的跑道,掌握了跑道快速抢修的技术,并为飞机、人员、器材弹药修建了防空掩体。战争爆发后以色列也空袭过埃军机场,收效甚微。

为破解以色列空军优势,埃叙研究制定了“以地制空”的不对称战术。即运用萨姆2、萨姆3、萨姆6型地空导弹、自行高炮及萨姆7肩扛式导弹组成高中低衔接的绵密防空网,截击以军战机,保护己方战线。

这个战术取得了辉煌战果,以色列空军在开战头四天有49架飞机被埃叙防空武器击落,占到总数的八分之一。向来严重依赖空军进行火力支援的以色列陆军也因此大受影响。埃及“以步制坦” 的打法也有效克制了以色列的装甲兵优势。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埃军为抢渡苏伊士运河所做的精细准备让人叹为观止。

他们将渡河动作逐项细化分解到各支部队甚至各个士兵,长年累月反复练习,直至每个动作都成为反射性动作。

有一支部队几年来除了训练通过江河架设一条油管,没有干过其它事情。架桥部队每天训练架桥和拆桥两次,包括在河边突然刹车以使架桥构件冲入水中的细微操作也一再练习。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以色列沿运河东岸构筑了高达20米的沙堤,对坦克、火炮等重型武器的通过造成了极大的阻碍。由于沙土的流动性,爆破轰炸对沙堤的毁坏破障效果不佳,埃及研究出了用高压水龙头冲毁清除沙堤的办法。

为了在战时按时限打开通道,埃及专门构筑了同样的沙堤,供工兵分队反复练习,埃及军队一共开展了300多次渡河演习。

以色列汲取教训,埃叙虽败犹荣

以军在经过最初几天的震惊和茫然失措之后,还是凭借卓越的战斗素养和优势的武器装备找回了感觉。

以色列多次吊打阿拉伯国家,但赎罪日战争初期为何被打残?

不过,初期的严重失利,也令以军出了一身冷汗。他们意识到沉缅于过去的荣耀,轻视对手有多么的危险。以军深刻地汲取了教训,进行了多项改革,在后来的战争中续写了不败的传奇。

埃叙两国最终还是战败了,但他们在浴血鏖战中展现的智慧和勇气,很大程度上挽回了上次战争中丢掉的荣誉和尊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