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9年2月,在广西抗击日军的国民党第五军军长杜聿明,委派参谋长黄翔赴重庆向蒋介石汇报昆仑关战事,将一本日记连同汉文翻译本带了去。这本日记是在昆仑关大捷中缴获的,写日记的人是在此战中被击毙的日军王牌部队——第21旅团长官中村正雄。

蒋介石曾留学日本,懂得日文,对这本日记很感兴趣,尤其是中村最后一侧,写于“1939年12月23日”的日记深深吸引了他。这则日记的译文是:“帝国皇军第五师团第21旅团,之所以在日俄战争中获得‘钢军’称号,那是因为我的顽强战胜了俄国人的顽强。但是在昆仑关,应该承认,我遇到了一支比俄军、比我更顽强的军队……”

这支让中村正雄自叹不如的军队就是国民党第五军第200师,领军者正是被誉为“当代狄青”的抗日名称戴安澜。

日军王牌被此人彻底打服:这支中国军队,比俄军和日本钢军更强!

戴安澜出生于1904年,安徽无为人。从1924年投笔从戎,到1939年l月的15年岁月中,大部份时间都是在战火硝烟中度过。

他在北伐军队时,参加过东征潮汕、讨伐广东军阀阵炯明、平定滇系军阀杨希阂以及桂系军阀刘震寰的战斗。

抗日战争中,他参加济南反击,血战古北口,漳河战役,潜河战役,大战台儿庄,保卫大武汉……大小数十次战斗中,戴安澜置生死于度外,在枪林弹雨中,充分发挥他的聪明才智,率部与敌人血战,多次重创敌人。

日军王牌被此人彻底打服:这支中国军队,比俄军和日本钢军更强!

其间,戴安澜本人战场负伤一次,立大功一次,获国民党政府颂发的云麾勋章一枚、宝鼎勋章一枚,并且由二等兵到排长、连长、营长、团附、团长、副师长、师长,经历了他从士兵到将军的历程。

1939年1月,在广西,20师师长杜聿明升任第5军军长,将当时全国唯一的机械化师的指挥权交给了戴安澜。在交接仪式上,杜问戴今后有何打算,戴的回答是掷地有声的十六个字:“竭尽全力,练成劲旅,为国驰驱,歼彼倭寇。”

是年11月15日,日军第五师团在钦州湾登陆,企图占领南宁,卡住昆仑关,切断广西至越南的国际交通线,达到威胁英国、法国,封锁重庆的目的。

此时,经过10个月整训的200师接到迅即开拔、阻敌北上的命令。11月23日,戴安澜亲率所部600团为先锋,乘车疾奔南宁,一面阻击敌人,一面掩护第五军主力集结。

日军王牌被此人彻底打服:这支中国军队,比俄军和日本钢军更强!

当晚在南宁北郊的三塘一带与日军遭遇,600团不顾行军一天、人困马乏之苦,立即投入战斗。

激战中,由于众寡悬殊,部队伤亡惨重,团长邵一夫、副团长吴其升壮烈殉国。戴安澜在不利的形势下,沉着指挥,与敌人血战整整一夜,杀伤无数敌人后,将部队转移到宾阳休整,与主力会合。

日军于11月24日占领南宁,12月4日占领了昆仑关这个历代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

12月10日,戴安澜参加军长杜聿明在迁江附近一个山洞里召开的收复昆仑关作战会议,接受了担任正面主攻的任务。

第二天黎明时分,戴又和郑洞国、邱清泉三位师长各自带着参谋人员,秘密地登上昆仑关附近的高地,用望远镜观察地形,进一步核准进攻时互相配合的路线和方位。

望着眼前这座险峻巍峨的雄关,戴安澜想起了历史上北宋时代的名将狄青,曾率领军队在这里打过仗,一夜之间占领了这个号称天险的昆仑关,一举平定广南,史书上留下了“狄青三鼓破雄关”的佳话。

戴安澜心潮起伏,与郑洞国、邱清泉共同立誓:誓死拿下昆仑关,全歼守关的侵略者!

日军王牌被此人彻底打服:这支中国军队,比俄军和日本钢军更强!

12月17日凌晨,战斗打响。一阵激烈的炮战之后,200师官兵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在战车和轻重火力的掩护下,向敌人的正面阵地发起猛攻。敌机在上空盘旋,企图袭击我200师步兵。我军高射炮群立即向敌机猛烈射击。双方激战持续了一天,200师598团抢占昆仑关西侧的412高地。

深夜,战斗愈趋激烈,200师的勇士们奋勇冲杀,击毙日军200余人,击毁敌人坦克2辆、炮4门、缴获枪支百余条,在巩固412高地的同时,继续拿下敌军守卫的653、600高地,打开了通向主峰的通道。

第599团在团长柳树人的指挥下,18辆战车沿公路长驱直入,一鼓作气从敌人手中夺回了昆仑关。

敌人不甘心失败。占领南宁的日军司令今村急令在日俄战争中燕得“钢军”称号的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中将,率该旅团火速赶往昆仑关增援。敌人以大批飞机为掩护,疯狂反扑,12月19日,又将昆仑关重新占领。

20日、21日,戴安澜的200师在郑洞国师和邱清泉师的密切配合下,继续向昆仑关猛攻。激战中,戴安澜亲临第一线察看敌情,指挥战斗。他的行动,进一步鼓舞了我军士气。经过无数次的肉搏,无数次的白刃格斗,你来我往,反复争夺,在消灭大批敌人的同时,也付出重大伤亡代价,我军第二次收复昆仑关。在这次战斗中,击毙了号称“钢军”的敌第十旅团指挥官中村正雄,还缴获了一本他的战场日记。

日军王牌被此人彻底打服:这支中国军队,比俄军和日本钢军更强!

12月31日,我军最后攻克昆仑关。此后,杜聿明为扩大战果,命戴安澜的200师的邱清泉的新22师乘胜向九塘之敌追击。

1940年元月4日,九塘展开激战。我军官兵见胜利在望,越战越勇,日军仓皇应战约三小时,损失二百余人,于上午11时开始向南宁方向溃逃。一直在第一线指挥战斗的戴安澜见状大喜,正要调动部队追歼残敌之际,突然敌方飞来的一颗迫击炮弹在他身边爆炸,弹片穿入他的背部,造成重伤。

戴安澜负伤不下火线,继续坚持指挥战斗,杜聿明急了,一面下令停止追击,一面命担架将戴安澜抬下战场,并亲自送他上车去柳州医院治疗。临别,戴安澜将缴获的那本中村正雄的日记本交给杜聿明。车开走了,杜聿明打开本子,在满本日文的最后一页,有戴安澜龙飞凤舞的几行中文:

“北宋皇佑四年,大将狄青元夜夺昆仑,吾辈拟于此次元日夺占昆仑关,为中华民族历史再写一个英雄故事!”

日军王牌被此人彻底打服:这支中国军队,比俄军和日本钢军更强!


昆仑关大战之后,国内国外的报纸刊物出现了不少关于昆仑关大战的新闻报道。其中的很多文章,都盛赞戴安澜师长,具有古代狄青将军的风范。国民党政府为了表彰戴安澜,给他颁发了一枚宝鼎勋章。

令人万分惋惜、无限敬仰的是,戴安澜将军于1942年5月18日,在缅甸战场壮烈殉国,新中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