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精锐三大营为什么会在土木堡战役之中全军覆没?

明朝土木堡之战使大明精锐全军覆没,为什么会这么惨?

在古代历史上,明朝军事力量那是很强悍的,从朱元璋开始,基本上是压着蒙古打,徐达、蓝玉等几次深入大漠,将蒙古军队打的找不到北。朱棣时代更狠,朱棣7次御驾亲征,蒙古人根本不敢露面,每次都是将他们打残。但是,这个转折点就是土木堡之战。那么土木堡之战到底惨到什么程度?以至于此后百年大明对蒙古无还手之力?

大明精锐三大营为什么会在土木堡战役之中全军覆没?

明朝军队在朱元璋的时代,无疑是一支战术得当,敢战而善战,勇气可嘉的劲旅。自朱元璋自立门户起家,到北上攻陷元大都,继而统一全国,明朝军队先后击败了元朝麾下的由蒙古人和汉族人组成的各色军事力量;也在与其他各路大大小小的起义军的角逐中更胜一筹。被后人称道的明初诸名将虽然是居功至伟,但他们麾下的明军才是保障他们战略战术执行力度的根本。

由于地处江淮流域,明初的军队主要由步兵组成,骑兵的数量相比之下很少。然而在面对以骑兵著称的蒙古军队时,明初的军队并没有因为战术机动水平不如骑兵而在战场上显得进退失据。

与传统的认识不同,明初步兵主要由两种成分构成:长枪兵与弓箭手。这样的构成虽然看着简单,在实际作战中却有非常高的效率。明朝军队以每一百人作为一个基础战术单位,这当中就包括了40名长枪手与30名弓箭手,此外还有20名刀盾手负责支援作战。值得一提的是,每支队伍中还包括了10名使用原始火枪的火铳手,这在当时的世界上是非常罕见的。无论是敌军的骑兵还是步兵,明初的步兵都会使用手中的长枪发起势不可挡的冲锋。长枪作为冷兵器时代最适合集体作战的武器被明朝步兵很好的加以利用。

大明精锐三大营为什么会在土木堡战役之中全军覆没?

第一,三大营被全歼。

明朝最精锐的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那可是明军的精锐啊。在朱元璋夺取天下,朱棣造反成功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以说是无敌军队,是明朝军队的核心,因此当时无论装备水平还是军队素质那都是遥遥领先的。

最牛的是神机营,那可是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火器部队啊,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装备了数万只先进的火器,堪称最强军。但是,土木堡之战中,三大营被王振全部带走去打蒙古,最后竟然全军覆没,三大营死光了。光是神机营火器损失就有几万支,以至于后世虽然重建了三大营,但是战斗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王振,明朝蔚州人士,(今河北蔚县),略通经书,满腹经纶,后来又做了教官,但是中举人、考进士这条荣身之路对他而言是太难了些。于是便自阉入宫。史称王振“狡黠”、是明朝第一代专权太监,王振善于伺察人意。王振入宫后,宣宗皇帝也很喜欢他,便任他为东宫局郎,服侍皇太子也就是后来的英宗皇帝,英宗即位后,掌司礼监,以防备大臣罔上为由,劝皇帝以重典治理。正统七年(1442),太皇太后死,王振勾结内外官僚,擅作威福。在京城东造豪华府第,大兴土木;逐杀正直官员。英宗称他为先生,公卿大臣呼他翁父,争相攀附。十四年,瓦剌大举入侵。王振鼓动帝亲征,又邀英宗幸其蔚州宅第,以致耽误行程,行至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被瓦剌兵追至,全军覆没,英宗被俘,王振被杀(见土木之变)。

大明精锐三大营为什么会在土木堡战役之中全军覆没?

第二,六部九卿死绝了。

当时明英宗在王振带领下御驾亲征,为了显示威风,基本上将朝廷文武大臣都带去了。六部里面,户部尚书王佐、兵部尚书邝_、吏部左侍郎曹鼐、刑部右侍郎丁铉、工部右侍郎主永和、还有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邓栗、翰林院侍读学士张益、通政司左通政龚全安、太常寺少卿黄养正等朝廷当时的中流砥柱,主要的大臣,全带去了。

很不幸的是,全死绝了,最后为何于谦能够振臂一呼,坚持守城。其实也是老大们都死光了,就剩下一些小官了。而于谦的官位还相对高点,这基本上将大明朝廷一锅端了。

大明精锐三大营为什么会在土木堡战役之中全军覆没?

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也先大举进犯,王振怂恿明英宗亲征。于谦和兵部尚书邝_极力劝谏,但明英宗不听。邝_跟随明英宗管理军队,留于谦主持兵部的工作。待到英宗在土木堡被俘,京师大为震惊,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此时_王监国,命令群臣讨论作战和防守的方略。

侍讲徐_(即徐有贞)说星象有变化,应当迁都南京。于谦厉声说:“提议南迁的人应当斩首?京师是天下根本,只要一动便大事去矣。难道不见宋朝南渡的故事吗?”于谦力主抗战,得到吏部尚书王直、内阁学士陈循等爱国官员的支持。_王肯定了他的说法,防守的决策就这样定下来了。

当时京师最有战斗力的部队、精锐的骑兵都已在土木堡失陷,剩下疲惫的士卒不到十万,人心惶惶,朝廷上下都没有坚定的信心。于谦请_王调南北两京、河南的备操军,山东和南京沿海的备倭军,江北和北京所属各府的运粮军,立即奔赴顺天府,依次经营筹画部署,人心遂稍稍安定。随后,于谦升任兵部尚书,全权负责筹划京师防御。

大明精锐三大营为什么会在土木堡战役之中全军覆没?

第三,名将全部被杀。

在朱棣死后留下来很多的名将,到朱祁镇的时候还都活着,如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泰宁侯陈瀛等几十位大明能征惯战的名将,全被带上战场。因为王振怕武将夺了功劳,压根没让他们指挥。以至于,蒙古军队来了,将这些名将全给杀了。最可惜的是张辅,那真的是身经百战的名将啊,当年越南就是他带人打下来的,重新设立了郡县。张辅那是在马下,混乱中被杀,死的太可惜了。

此战之后,大明前期培养的精锐名将损失殆尽。由此带来的最严重问题是,大明再也没有精锐的军队和名将可以主动打击蒙古了。从此,对蒙古军队转入彻底的守势,再也没有初期的霸气了,这都是死太监王振的错啊,可以说这一战影响了大明之后的200年颓废。

首先,从一方面来说,也先确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由他统帅的瓦剌军队的战斗力确实十分强劲。而且,在大漠,蒙古人已经度过了几十年了,他们被中原地区的纸醉金迷所磨去的野性和干劲,也在大漠的风霜和艰苦中恢复了,所以此时的瓦剌军队有昔日成吉思汗手下的蒙古铁骑的风范。

大明精锐三大营为什么会在土木堡战役之中全军覆没?

然后是明朝方面,虽然说,这时候的军队和朱元璋和朱棣时期横扫大漠的军队是同一支,但是由于朱元璋定下的军户制度,战斗力虽然还有,但已经不如他们的先辈了。然后,由于明英宗实在是太年轻,又过于相信王振那个一心想要建功立业,又没有什么能力的太监秀才,将指挥的大权全部都交给王振了。然后,王振带着五十万大军先去自己家乡富贵还乡一会儿。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碰上这么一个宛如智障的指挥官,明朝大军就算是全盛时期也难以打胜战,何况这个时候。

然后两支军队碰面,结果可想而知。

其实,仅仅只是战败,不会这么掺,但是逃跑时由于王振的指挥,导致整个明军乱做一团,毫无章法,败中加败。

所以,于明而言,土木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千古功绩毁于一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为什么在控制海上贸易之后,一定要接着摧毁帝国的陆上霸权呢?因为皇帝可以利用军队,打击走私活动。这会严重损害官僚集团所主导的那个利益复合体的利益。怎样才能摧毁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帝国的陆上霸权呢?



我们先来分析下战争双方的实力与力量组成结构。在皇帝阵营这边,也就是我方,由皇帝、锦衣卫、太监、皇帝嫡系军队、老百姓所组成。我方的战略诉求是,天下太平,人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关于明朝的阉党,也就是太监,这里要讲讲。前面说了,锦衣卫并非太监,而是皇帝的禁卫军所组成的监察机构。到了明成祖时期,成祖靠谋逆上位,所以他的不安全感非常强烈。一方面他并不是完全信任锦衣卫。另一方面,他要做到绝对的控制。而锦衣卫因为不是太监,不能入内宫,不能随喊随到,这让他感到不安全。所以才设立了东厂这个太监机构。太监和锦衣卫一样,都是皇帝用来控制官僚集团的监察机构和组织,也是对皇帝最忠心的人。



所谓太监,太,极致的意思,直接受命于皇帝,体现着最高的权威。监,监察的意思。监谁呢?当然是监察官僚集团。后世太监被丑化,是因为太监是官僚集团最痛恨的一个组织。官僚集团掌握了舆论和媒体,自然要极力丑化他们最憎恶的敌人。他们不仅丑化太监,还丑化明朝所有的皇帝。实际上,明朝的皇帝和明朝的太监,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卑鄙无耻。真正卑鄙无耻的,是官僚集团的那些人。



敌方,由文官集团、非皇帝嫡系武官集团、夷狄、资本家们所组成。敌方的战略诉求是:资本。通俗的说,也就是赚钱,赚钱,赚更多的钱。谁阻挡他们赚钱发财,谁想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谁就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这是什么精神呢?对了,这就是资本主义精神。




设计这个局,关键在哪里呢?在于歼灭皇帝所直接控制的嫡系部队,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路上武装力量。因为这支武装力量的存在,一方面,他控制了陆上丝绸之路,让资本家们无法和北方的夷狄自由贸易。另一方面,官僚集团总是担心,这支武装力量,早晚会南下,打击他们的海上走私贸易。



长城的存在,并不仅仅是为了军事防御。主要是为了控制贸易,有了长城,就可以永远占据和夷狄贸易的主导权和主动权,具有绝对的商品定价权。从这点看,修建长城并不是赔本的买卖。或者说,长期看,长城的修建成本,都摊销成了对夷狄所间接征收的商税。



北方夷狄,为什么总是要不顾一切的入关,为什么如此痛恨长城的存在?因为只要越过了长城,他们就可以不再被征收高昂的商税。表面上看,中国的朝贡体系,是厚往薄来,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一直厚往薄来下去,金银都必将有耗尽的一天。为什么中国反而积累了越来越多的金银了呢?秘密就在于对贸易的绝对控制权:给商品定价,压低夷狄的商品价格,抬高中国的商品价格。如果夷狄不接受这个议价,否则就不开关互市。不开关互市,夷狄的牛马羊就会被大雪冻死,他们不买我们的粮食过冬,人也会饿死。所以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仅夷狄们痛恨长城,而且国内的资本家们,更痛恨长城。开关互市,最大的获利者是朝廷。不仅夷狄那边需要交税,国内做进出口贸易的资本家,也要交税。资本家痛恨长城,怎么办呢?他们就会用资本的力量,买通边军,买通地方政府官员,给他们提供走私通道。



北方的陆上走私贸易,越来越猖獗。为了打击这种走私贸易,明英宗便决定北伐。史书上说,明英宗是受了太监王振的蛊惑,实际上,这并不是哪个人随便讲几句话,皇帝一时兴起就决心北伐,而是大背景使然。如果再不打击这些严重的走私活动,那么长城就会形同虚设,朝廷的税收也会受到损失。



但是明英宗决定北伐这件事,他对自己的敌人,认识得不够充分,准备的也更加的不够充分。打击走私,并不仅仅损害蒙古人的利益,还会损害国内资本家的利益,损害官僚集团的利益,损害边军所代表的武将集团的利益。



而天真的明英宗认为,他的敌人只是蒙古人,以强大的明军,消灭那点蒙古人不过就是吃盘点心。于是,在战争的刚开始,他就一步步钻进了那个复合利益集团所设下的陷阱,成为一场惊天大阴谋的受害者,更是让帝国的嫡系精锐毁于一旦。



官僚集团,先以错误的军事情报,把明英宗的嫡系军队,送到错误的战场,根本没有遇到也先的主力。接着,官僚集团在后勤上,切断明军后勤补给。饿的饥肠辘辘的明军,实在没有力气行军,不得不撤军。在撤军的路上,官僚集团再次给出错误的军事情报,让明英宗在土木堡这个绝地安营整顿。对整个计划一清二楚的蒙古人,则事先切断了水源。又饿又渴又冷的明军,不要说能打仗了,能维持正常的生命体征就已经不错了。



见明军彻底失去士气,也先带领蒙古人,向明军发动了总攻,皇帝的嫡系精锐部队,丧失殆尽。是明军打不过蒙古人吗?根本不是。以当时双方的战斗力而言,在正常情况下,也先的那两万蒙古士兵,只不过是明军的点心。而在土木堡之变,明军在交战之前,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他们太饿了,太渴了,太冷了,太绝望了。



在土木堡之变的整个过程中,边军将士,对王师被困被歼,全程无动于衷。他们有能力救援,也有能力从也先的后方发动攻击。但是他们什么也没做。为什么呢?因为边军也是这场惊天大阴谋的参与者,蒙古人是他们的盟友。



土木堡之变之后,皇帝的嫡系部队被全歼,三大营全军覆没。官僚集团,随即控制了军队。很多人觉得困惑,为什么在土木堡之变之后,明朝后来一直再也没有能够全胜北方的蛮夷。



真正的答案,并不是军备不如蛮夷,而是官僚集团所掌控的军队,和北方的蛮夷是盟友关系,并非敌我关系。同为走私的参与者和获益者,官僚集团所控制的军队,和蛮夷军队打仗,只是表面上演双簧给皇帝看,顺便再养寇自重多骗点皇帝的钱。自己人打自己人,怎么可能会真打呢。前后土木堡之变,后有萨尔浒之战,都是同样的套路。官僚集团借蛮夷的军事白手套,来消灭帝国的军事力量。蛮夷和他们是友军,皇帝才是他们的敌人。



巨型国企宝船船队被肢解,皇帝的嫡系精锐,在土木堡一役,被全歼。明成祖的超级大手笔,几代人经营了上百年的海权陆权双霸权,一朝沦丧。真的是敌人太强大吗?根本不是。不论是也先,还是努尔哈赤,还是倭寇,还是葡萄牙人,实际上都不堪一击。是很多人根本没有认识到,敌人不在境外,敌人在我们的心脏里:官僚集团。



在敌我都不分的情况下,并且敌人的首脑还处在自己的心脏。我们的一切,敌人都知道。敌人的一切,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能沿着官僚集团设计好的陷阱一步步跳下去,去指定好的猎场成为蛮夷的猎物。这样去打仗,跟送死又有什么区别呢?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官僚集团,在明朝当兵太惨了。



明英宗,是大明帝国由盛转弱的转折点。他对官僚集团,一连输了两场。先是输掉了海上霸权,接着又输掉了陆上霸权。在土木堡之后,明英宗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他不甘心,他复辟了,他杀了一些人。可是,为时已晚。官僚集团通过周密设计的阴谋,以很小的代价,接管了一切。

3楼 给你的承诺
为什么在控制海上贸易之后,一定要接着摧毁帝国的陆上霸权呢?因为皇帝可以利用军队,打击走私活动。这会严重损害官僚集团所主导的那个利益复合体的利益。怎样才能摧毁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帝国的陆上霸权呢?



我们先来分析下战争双方的实力与力量组成结构。在皇帝阵营这边,也就是我方,由皇帝、锦衣卫、太监、皇帝嫡系军队、老百姓所组成。我方的战略诉求是,天下太平,人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关于明朝的阉党,也就是太监,这里要讲讲。前面说了,锦衣卫并非太监,而是皇帝的禁卫军所组成的监察机构。到了明成祖时期,成祖靠谋逆上位,所以他的不安全感非常强烈。一方面他并不是完全信任锦衣卫。另一方面,他要做到绝对的控制。而锦衣卫因为不是太监,不能入内宫,不能随喊随到,这让他感到不安全。所以才设立了东厂这个太监机构。太监和锦衣卫一样,都是皇帝用来控制官僚集团的监察机构和组织,也是对皇帝最忠心的人。



所谓太监,太,极致的意思,直接受命于皇帝,体现着最高的权威。监,监察的意思。监谁呢?当然是监察官僚集团。后世太监被丑化,是因为太监是官僚集团最痛恨的一个组织。官僚集团掌握了舆论和媒体,自然要极力丑化他们最憎恶的敌人。他们不仅丑化太监,还丑化明朝所有的皇帝。实际上,明朝的皇帝和明朝的太监,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卑鄙无耻。真正卑鄙无耻的,是官僚集团的那些人。



敌方,由文官集团、非皇帝嫡系武官集团、夷狄、资本家们所组成。敌方的战略诉求是:资本。通俗的说,也就是赚钱,赚钱,赚更多的钱。谁阻挡他们赚钱发财,谁想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谁就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这是什么精神呢?对了,这就是资本主义精神。




设计这个局,关键在哪里呢?在于歼灭皇帝所直接控制的嫡系部队,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路上武装力量。因为这支武装力量的存在,一方面,他控制了陆上丝绸之路,让资本家们无法和北方的夷狄自由贸易。另一方面,官僚集团总是担心,这支武装力量,早晚会南下,打击他们的海上走私贸易。



长城的存在,并不仅仅是为了军事防御。主要是为了控制贸易,有了长城,就可以永远占据和夷狄贸易的主导权和主动权,具有绝对的商品定价权。从这点看,修建长城并不是赔本的买卖。或者说,长期看,长城的修建成本,都摊销成了对夷狄所间接征收的商税。



北方夷狄,为什么总是要不顾一切的入关,为什么如此痛恨长城的存在?因为只要越过了长城,他们就可以不再被征收高昂的商税。表面上看,中国的朝贡体系,是厚往薄来,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一直厚往薄来下去,金银都必将有耗尽的一天。为什么中国反而积累了越来越多的金银了呢?秘密就在于对贸易的绝对控制权:给商品定价,压低夷狄的商品价格,抬高中国的商品价格。如果夷狄不接受这个议价,否则就不开关互市。不开关互市,夷狄的牛马羊就会被大雪冻死,他们不买我们的粮食过冬,人也会饿死。所以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仅夷狄们痛恨长城,而且国内的资本家们,更痛恨长城。开关互市,最大的获利者是朝廷。不仅夷狄那边需要交税,国内做进出口贸易的资本家,也要交税。资本家痛恨长城,怎么办呢?他们就会用资本的力量,买通边军,买通地方政府官员,给他们提供走私通道。



北方的陆上走私贸易,越来越猖獗。为了打击这种走私贸易,明英宗便决定北伐。史书上说,明英宗是受了太监王振的蛊惑,实际上,这并不是哪个人随便讲几句话,皇帝一时兴起就决心北伐,而是大背景使然。如果再不打击这些严重的走私活动,那么长城就会形同虚设,朝廷的税收也会受到损失。



但是明英宗决定北伐这件事,他对自己的敌人,认识得不够充分,准备的也更加的不够充分。打击走私,并不仅仅损害蒙古人的利益,还会损害国内资本家的利益,损害官僚集团的利益,损害边军所代表的武将集团的利益。



而天真的明英宗认为,他的敌人只是蒙古人,以强大的明军,消灭那点蒙古人不过就是吃盘点心。于是,在战争的刚开始,他就一步步钻进了那个复合利益集团所设下的陷阱,成为一场惊天大阴谋的受害者,更是让帝国的嫡系精锐毁于一旦。



官僚集团,先以错误的军事情报,把明英宗的嫡系军队,送到错误的战场,根本没有遇到也先的主力。接着,官僚集团在后勤上,切断明军后勤补给。饿的饥肠辘辘的明军,实在没有力气行军,不得不撤军。在撤军的路上,官僚集团再次给出错误的军事情报,让明英宗在土木堡这个绝地安营整顿。对整个计划一清二楚的蒙古人,则事先切断了水源。又饿又渴又冷的明军,不要说能打仗了,能维持正常的生命体征就已经不错了。



见明军彻底失去士气,也先带领蒙古人,向明军发动了总攻,皇帝的嫡系精锐部队,丧失殆尽。是明军打不过蒙古人吗?根本不是。以当时双方的战斗力而言,在正常情况下,也先的那两万蒙古士兵,只不过是明军的点心。而在土木堡之变,明军在交战之前,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他们太饿了,太渴了,太冷了,太绝望了。



在土木堡之变的整个过程中,边军将士,对王师被困被歼,全程无动于衷。他们有能力救援,也有能力从也先的后方发动攻击。但是他们什么也没做。为什么呢?因为边军也是这场惊天大阴谋的参与者,蒙古人是他们的盟友。



土木堡之变之后,皇帝的嫡系部队被全歼,三大营全军覆没。官僚集团,随即控制了军队。很多人觉得困惑,为什么在土木堡之变之后,明朝后来一直再也没有能够全胜北方的蛮夷。



真正的答案,并不是军备不如蛮夷,而是官僚集团所掌控的军队,和北方的蛮夷是盟友关系,并非敌我关系。同为走私的参与者和获益者,官僚集团所控制的军队,和蛮夷军队打仗,只是表面上演双簧给皇帝看,顺便再养寇自重多骗点皇帝的钱。自己人打自己人,怎么可能会真打呢。前后土木堡之变,后有萨尔浒之战,都是同样的套路。官僚集团借蛮夷的军事白手套,来消灭帝国的军事力量。蛮夷和他们是友军,皇帝才是他们的敌人。



巨型国企宝船船队被肢解,皇帝的嫡系精锐,在土木堡一役,被全歼。明成祖的超级大手笔,几代人经营了上百年的海权陆权双霸权,一朝沦丧。真的是敌人太强大吗?根本不是。不论是也先,还是努尔哈赤,还是倭寇,还是葡萄牙人,实际上都不堪一击。是很多人根本没有认识到,敌人不在境外,敌人在我们的心脏里:官僚集团。



在敌我都不分的情况下,并且敌人的首脑还处在自己的心脏。我们的一切,敌人都知道。敌人的一切,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能沿着官僚集团设计好的陷阱一步步跳下去,去指定好的猎场成为蛮夷的猎物。这样去打仗,跟送死又有什么区别呢?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官僚集团,在明朝当兵太惨了。



明英宗,是大明帝国由盛转弱的转折点。他对官僚集团,一连输了两场。先是输掉了海上霸权,接着又输掉了陆上霸权。在土木堡之后,明英宗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他不甘心,他复辟了,他杀了一些人。可是,为时已晚。官僚集团通过周密设计的阴谋,以很小的代价,接管了一切。

关于明王朝的最精彩的解读。比甲申三百年祭要深刻多了,可惜注定会被称为异端。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