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谍战片《风筝》的几个点看法

关于谍战片《风筝》的几个点看法
丛林浪子/
观看谍战电视剧《风筝》的第一集开始,我就发现这部电视剧无论故事情节还是演技都有很大的硬伤,因为是我所喜欢的著名谍战片演员柳云龙主演,我还是把它看完了。看完以后,将整个剧情串起来想了一下,个人认为这部看似严肃的谍战电视剧在有些剧情上表现得非常滑稽可笑,现在谈一点自己的看法,供大家参详。
一、地下工作者“风筝”一开始就自己暴露身份,合适吗?
(一)在电视剧的第一集里,女共产党员曾墨怡被捕,敌人用尽酷刑也未能使她开口。打入敌人军统内部的地下党员,代号“风筝”的郑耀先让其他人先离去,自己单独留在刑讯室继续审讯曾墨怡。岂不知一个人和被捕的中共地下党员待在一起,是国民党特务机关的大忌,马上会引起敌人的怀疑,“风筝”难道不怕引起敌人怀疑吗?事实上,他已经引起了敌人的怀疑。
(二)“风筝”郑耀先拆下了装在刑椅下的窃听器后告诉了曾墨怡:他是曾墨怡的同志,同样是中共地下党,并且已经成功地将曾墨怡暗藏的情报送了出去。这是非常儿戏的一段剧情!郑耀先怎么知道整个刑讯室里就装了一台窃听器?其它窃听器在哪里?他有没有时间把所有的窃听装置全部找出来拆除?敌人会放任他这么做吗?敌人还有没有其他窃听方式?作为一个长期潜伏的老练的地下工作者,连这一点常识都没有,他能潜伏下来吗?
(三)“风筝”郑耀先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被捕受刑的曾墨怡,曾墨怡还没有牺牲。“风筝”郑耀先怎么知道曾墨怡在最后的关头不会叛变?他就那么有把握?即使曾墨怡没有叛变,敌人在曾墨怡的牢房里是否安装了窃听装置?曾墨怡会不会说梦话?会不会在被拷打的神知不清时把“风筝”郑耀先的情况吐露出来?这些都是未知数,郑耀先居然敢把真实自己的身份暴露给曾墨怡,这是拿党的事业和自己的生命冒险。
二、地下党陆汉卿的上线何在
(一)剧中,作为战斗在敌人特务机关——军统心脏里的地下工作者“风筝”的唯一联系人,中共地下党员陆汉卿有没有上级?他的上级是谁?如果没有上级联系人,“风筝”郑耀先给他的情报又向谁传递?怎么传递给延安?剧中居然没有一点儿交待。这合理吗?
(二)陆汉卿被捕,谁能保证他不会叛变?做为陆汉卿的联系人,地下党员“风筝”郑耀先按照地下工作的要求,为了对组织和自己负责,就应该马上撤退(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挺得住酷刑)。上级党组织为了地下组织和成员的安全,为了不给党的事业造成更大的损失,更应该考虑到这一点,会马上安排所有和陆汉卿有联系的、相识的地下党人(包括剧中地下党的负责人袁农)隐蔽或撤退。陆汉卿被捕时,地下党员郑耀先就在延安,按照正常程序,他根本不用再回敌占区去了。也就是至陆汉卿被捕,风筝》这部电视剧也就该结束了。剧情如果要继续下去,需要郑耀先再回敌占区,就应该有一个陆汉卿不会叛变或者没有供出郑耀先的合理铺垫。但是剧中没有任何体现。
(三)陆汉卿牺牲后,党组织会轻易放弃在敌人心脏里地位很重要的“风筝”?地下工作者随时可能暴露,随时可能被捕牺牲,也有可能会叛变或者顶不住压力而逃亡,这都是常识。难道中共地下组织没有准备陆汉卿可能突然逃亡、牺牲或叛变的应急预案?陆汉卿牺牲后,陆汉卿的上级组织肯定会千方百计地和“风筝”取得联系。陆汉卿的上级领导也必定有特殊情况下和“风筝”取得联系的必要的特别联系方式,“风筝”郑耀先同样也会有特殊情况下寻找上级的特别方式,这才合情合理,才符合中共地下党严密的组织网络。
整个剧情就是为了“风筝”这个剧名:说是“风筝”就是要让他断线,如此而已,太过牵强,太过浅薄,太没有常识。
(三)陆汉卿发现剧中的地下党领导袁农,他所领导这一支地下党力量要杀害“风筝”郑耀先时,陆汉卿的正确做法是报告自己的上级,通过上级组织阻止袁农的行动,上级组织肯定会有非常适当,不引起敌我双方怀疑的理由去阻止袁农行动,这才是正途。陆汉卿自己去找袁农,剧中他没有找到,但是找到了又如何?他不是袁农的上级,凭什么能力去阻止袁农的行动?难道他要告诉袁农:郑耀先是自己的同志?这符合地下工作的绝密要求吗?有没有一点地下工作常识?这不是真正的地下党没有地下工作的常识,而是柳云龙拍片子时没有想到这常识性的问题。
(四)陆汉卿找不到袁农,就大半夜满街乱撞,没有采取任何掩护措施,作为一名在重要岗位上的,中共的地下工作者就这么沉不住气?这个时候如果遇到敌人盘问,陆汉卿何以回答?不怕被敌人发现而暴露?这不是对组织不负责任吗?这样没有地下斗争常识,工作能力低下,没有责任心的人,居然还能战斗在敌人心脏里?怎么能战胜狡猾的敌人?在当时特务满街的山城,陆汉卿居然没有被敌人跟踪抓捕,敌人真笨,和陆汉卿笨到一块儿了。
三、意气用事造成了党的重大损失,居然未受处理。
剧中,因为自己的未婚妻曾墨怡被敌人杀害,地下党的领导袁农就自作主张多次组织对表面上的军统大特务,实为中共地下党,代号“风筝”的郑耀先实施暗杀行动。这说明什么:
(一)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共地下组织的任务是发展组织、积蓄力量、搜集情报。中共地下组织对暗杀行动和其它军事行动是严格控制的。在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段,中共更不会采取会招至重大损失的鲁莽行动。袁农有什么权利擅自组织暗杀行动?袁农擅自组织暗杀行动,丧失了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党性,失去了大局意识,把党的地下武装当成了自己复仇的工具。这是黑社会老大得做法,不是中共一方地下组织的负责人的行为。
(二)当时国共两党正在进行和平谈判,为了争取政治上的主动,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武装挑衅,中共都保持克制,岂能容忍袁农一而再、再而三地,明目张胆地,组织对国民党军统高官的刺杀行动?这是严重违背了中共的组织原则的行为。这样的地下党领导居然没有被及时撤换、查处?还任由他继续组织一次又一次的暗杀行动,直至造成中共一方地下武装伤亡殆尽的严重后果,他是不是早该受到严肃处理?剧中的中共上级领导在什么地方?
(三)袁农接到了“风筝”郑耀先以特殊方式投递的“敌人将要大搜捕”的重要情报。接到了情报以后,袁农作为地下党负责人一未向上级汇报,二未采取任何措施。因为他的失误,造成了当地地下党组织几乎被国民党围歼的重大损失。以袁农的所作所为,何时查实,何时就会受到严厉处分。剧中陈国华局长得到这个消息后,只是就此随口向袁农问了几句,上级也没有追究。这样重大的事件,岂能不了了之?袁农早就应该被逮捕受审。
四、假“影子”暴露的太过儿戏。
剧中,江万朝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在我方潜伏,用以在特殊情况下抛弃,掩护隐藏得更深的特务“影子”的一枚弃子,在中共开始调查“影子”的时候,这个假“影子”轻易地暴露在我党面前,以“影子”的身份自杀身亡。随着江万朝的自首和自杀,本人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影子”是冒牌的,仅仅是个掩护真“影子”的道具而已。
一直战斗在对敌斗争前沿的,从北京赶来坐镇的钱重文副部长、山城公安局历尽风雨的陈国华局长、百战沙场的老侦察员马小五……,他们个个和敌人斗智斗勇,出生入死无数次,对这样的小把戏更应该一眼看穿。剧中这些高手居然都没有看穿这点小阴谋,和高级侦察员的身份严重不符。正是因为这点小把戏会被一眼看穿,国民党军统也不会轻易地让假“影子”江万朝暴露,因为起不到掩护特务真“影子”的作用,这也是剧中的一大硬伤。
五、个人能力凌驾于组织之上
国民党的失败,是民心背向的选择,国民党的失败是失败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风筝”郑耀先个人能力再强,也只能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才能发挥作用,不可能离开一个人就抓不住一个大特务。剧中,居然一再说什么:能抓住宫庶的只有郑耀先,视无敌的人民力量如无物,把共和国强大的公安力量置于何地?
共和国成立之初,在人民的拥护下,共产党人装上了无数双眼睛,涌现出了无数个侦察英雄,无论本地土匪也罢,国民党特务也罢,美帝日伪奸细也罢,黑恶势力头子也罢,无论这些人个人能力有多强,都在人民战争中折戟沉沙。侦察员的个人能力很重要,但不是决定性因素。
六、信仰这个主线被混淆了
这部电视剧中,无论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和国民党特务都是信仰的坚持者,这是违背史实的。因为国民党失败的重要原因,恰恰是信仰的彻底丧失。剧中的国民党特务韩冰、宫庶、延娥、田湖、林桃、常志宽、高君宝……个个信仰坚定、宁死不屈,果真如此的话,国民党岂会在抗日战场上以绝对优势面对侵略者一败再败,在解放战争中以绝对优势面对“小米加步枪”的中共武装溃不成军?当年,在清匪反霸的战斗中,在中共“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的政策下,绝大多数特务、匪徒纷纷自首,走向一条自新之路。个别的土匪,国民党特务头子(类似剧中宫庶、延娥之辈)负隅顽抗,死不回头。这不是出于什么信仰,而是这些人坚持与人民为敌,与日伪或反动势力勾结残害人民;他们往往“为非作歹几十年,血债累累罪滔天。”怕受到人民物清算,只有破罐子破摔,一条路走到黑。
剧中,郑耀先居然把中共侦察员马小五未能成功抓获特务头子宫庶的原因归结为信仰不如宫庶坚定,更是可笑之至。历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生死考验,共产党员马小五的信仰之坚定更应胜宫庶百倍。要知道,无数共产党员、无数革命群众甘心用热血和生命推翻腐败无能,对外妥协,对内残酷的国民党政府,正是信仰的力量。
O一八年一月十四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