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6)形形色色的婚恋

在那个年代,我们国家飞行人员很少,物以稀为贵,在人们心目中认为那是一种很了不起的特殊职业,开飞机的人是一种特殊人才,所以找对象比较好找;但文化太低的飞行人员找对象也还是有点难度。有位飞行中队长,经人介绍,和一位“自带饭票”的姑娘见了面。两人谈得还不错,双方都对对方表示了好感,同意今后继续联系。中队长回来后,兴奋之余,他来了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竟然想到要提笔给女方写封信,以表达自己的深切爱慕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个时代,既没手机,更没电脑,有几个电话那是装在领导机关的办公室里,恋人之间的联系主要是靠写信。那时候,“情书”这个词儿很流行。这位中队长是扫盲班毕业后进的航校本科,凭着一种天生的飞行素质,胆大心细,心灵手巧,刻苦钻研,硬是把飞行给学出来了;又由于陆军带来的级、职,当上了飞行中队长。虽然他竭尽全力地完成了这么一封情书,寄了出去,却吃反了药,那位姑娘竟然从此就不再理睬他了。估计是姑娘见了信上的字迹和写作水平,认为对方是在骗她:飞行中队长,那可是个了不起的职务啊!怎么可能这么没文化?肯定是冒牌的“李鬼”。其实冤哉枉也,他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黑旋风——李逵”:级别,是靠在陆军时一刀一枪杀出来的;飞行中队长,是靠在航校层层闯关闯出来的。血水+汗水建立起来的业绩,却得不到姑娘的承认,你说冤不冤?伙伴们就教他:“谈恋爱嘛,就是用嘴巴‘谈’;笔杆子太沉了,咱扛不起,就别扛啦!”

也有些文化不高的飞行人员找到我,要我代写情书。那年我20岁,没谈过恋爱,怎么会写情书呢?大哥哥说:“你行,你是秀才嘛!”一个初中生就算是秀才了?人都爱听好话,高帽子一戴,我也就仓促上阵了。拿起笔来冥思苦想:怎么写才会让姑娘们动心呢?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在信里插几首古典抒情诗,可能会显得文气一些,婉约一些。便把自己小时候背熟的古诗插了几首进去。大哥哥们都说好,纷纷要我代笔。

谁知效果出奇的好,姑娘们都好喜欢,恋爱普遍升温,部队里三天两头举行婚礼、结成正果。

朋友们也许会说:“你这不是‘骗’吗?结婚之后要露馅的。”

没事儿,他们幸福着呢!那时候的飞行人员文化虽然大都不太高,但见多识广,聪明伶俐,人又帅气,都很能讨年轻妻子的喜欢。祖祖辈辈第一个讨到这么一个有文化的漂亮媳妇儿,看得重啊!那可真是“捧在手里怕砸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风沙刮坏了、日头晒蔫了!”每月的薪金、奖金全交;在空勤灶吃饭天天省下巧克力、罐头、水果什么的,带回去献给娇妻。

有的飞行人员请假探家,带上娇妻,买点城里的吃的、穿的、用的回老家。那时候交通不便,物资流通差,城里的东西带到乡下,乡下人不知多么喜欢啊!当然都是妻子出面,打开特大的旅行包:“这个是给公公、婆婆的,这个是给小叔的,这个是给小姑的……”全家甭提多高兴了!邻居们也说:“那大婶子呀,你家儿媳妇真标致啊!跟画上的人儿似的。”婆婆就说:“岂但标致?人还又好呢!”于是如数家珍一般告诉邻居们,给谁谁谁送了什么什么,给谁谁谁又送了什么什么……当然最后不会忘了补上一句:“还给我老婆子送了什么什么……其实我又用不着,‘白瞎’了钱。这些年轻人呀!真不会过日子……”说着,满是皱纹的脸上绽开成一朵花!当然,全家高兴,媳妇更是风光,邻居也羡慕。

公公婆婆得了好东西不肯独吃独占,会仔仔细细地安排着:谁家给什么,谁家给什么……三亲六故、左邻右舍都有份。

走的时候,全家,还有全村的人,送到村口,七嘴八舌地反复交待着:“明年再回来啊!……”

嫁了这样的老公,心里能不高兴吗?可是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猪八戒吃到了人参果还要倒打一耙”,有的新媳妇看见我还说:“我家老X哪会写什么诗啊!是大兄弟你这个小骗子把俺给骗过来的……”说这话时,脸上笑眯眯的。“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她这不是在批评咱,是在感谢咱啊!感谢咱这个大媒人用古典抒情诗词这根红线把他俩给绑到一起了。嘴里这么说着,心里不知乐成啥样了呢!

这就是那个年代的一种特殊现象。现在的飞行中队长,学历至少是大学本科,有的甚至是研究生;不要说写一封恋爱信,就是叫他写一篇恋爱小说,他也能妙笔生花,一挥而就,写得能让姑娘们看了掉眼泪珠儿!

“飞行人员”是块金字招牌,很能得到姑娘们的青睐。他们大多数的婚恋都是正正规规、平淡无奇的,但其中也出现过一些戏剧性的情节:

有一位飞行员去百货公司买床单。正当星期天,买东西的人不少,年轻的女售货员忙得不可开交。

飞行员付款后,夹着一卷床单离开柜台。忽听背后一声喊:“同志,您还没付钱。”飞行员一回头:“是说我吗?我付了。”“你没付。”“我真的付了。”“你没付,我是不会搞错的。”……一个说付了,一个说没付,那个年代既没有摄像装置,也没有电脑设备,口说无凭,争不出个所以然来。加之飞行员们外出喜欢穿便衣,行动自由些嘛。如果那天他是穿军装,凭着军人在社会上的威信,也许还能有点说服力,偏偏那天他又是穿便装。对于那位女售货员来说,一条名牌“太平洋”床单价值15元5角,是她小半个月的工资,当然也不肯轻易放弃。那位飞行员倒还大度,无奈之中,他想出了一个妥协的办法:“这样吧,我现在付给你15元5角。商店打烊后你们要结账吧?如果多出15元5角,就是我多付了一次钱;如果刚好结清,不多不少,那就算了。我给你留个地址,算账结果,请你来封信。”说着,给她留下一张字条,注明是××部队××支队××分队×××。飞行员付款后,平静地离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柜台姻缘

两天后,他收到女售货员的来信:一千个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地道歉。因为结算后,刚好多出15元5角,这当然是她弄错了无疑。她在信中恳请他到店里来取回多付的款项。

在下一个星期天,飞行员去该店拿钱。这时,小伙子在年轻的女售货员眼中变得形象高大起来:人长得“帅气”,气量又大,脾气又好,还又是一位青年军官,这么好的郎君打着灯笼满世界也难找呀!姑娘对他有“意思”了。这位飞行员也觉得这个姑娘的品德不错:她要是起贪心,吞下这小半个月的“工资”,谁也发现不了;而且人也长得不错。俗话说:“男想女,隔重山;女想男,隔重纸。”有姑娘的主动示好,飞行员也就愉快地响应。两人一来二去地就好上了,终于结成了秦晋之好。为此有人笑话那个飞行员,说他捡了个便宜老婆,只花了15元5角钱。还说他:“你小子也太刮皮了,捡到一个这么便宜的老婆,还又小气地把钱拿了回来,你说你扯淡不扯淡?”飞行员被大家取笑得有口难辩,却还是幸福地笑了!——他知道这是战友们在故意地蛮不讲理,打横炮,找乐子。

还有一位飞行员,星期天上街游玩,坐公交车时,因为人太多、太挤,叫前面的人一倒,被撞得后退,不慎踩了后面人的脚。人家就“哇”地叫了起来。他回头一看,是个姑娘。军人嘛,讲群众纪律,自然是连声道歉。姑娘被人踩了一脚,叫起来,也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当她面对向她道歉的人时,才发现是一位英俊的青年军官。他那开朗的笑容、温和的声音、诚恳的态度,顿时赢得了姑娘的好感。她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踩疼了吧?”“不疼,不疼。”……于是,两人攀谈起来。下车时,不知是碰巧了,还是故意的,两人竟然是在同一个车站下车。下车后又相邀着一起走街逛店。不踩不相识,一脚踩下去倒踩出个朋友来了。是朋友就会常来常往,来往多了就成了恋人,最后水到渠成,结成了夫妻。部队里也有人调侃那个飞行员:“小子你本事大啊,一脚踩出个老婆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脚踩出一个老婆来

有喜剧也有悲剧。有位机械师,在读高中时和班里一个女同学相好。他高中毕业后参军,在空军地勤航校学习后,分配到空军部队当机械员。因为工作负责,业务能力强,被提升为机械师,带几个机械员负责一架飞机的维修,正排级,算是进步不慢的。可是他的“那一位”进步更快:考取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又考取了公费留学,到莫斯科大学读研究生去了。

在她读大学期间,那个机械师每月给她寄钱,因为她的家庭经济困难嘛。考取公费留学后,她在经济上“解放”了:一切费用由国家负担,还发零用钱;自然,眼界也更宽了、更高了。于是,机械师收到了一封来自遥远的莫斯科的航空信:“……远隔千山万水,孤悬天涯海角,联系多有不便,今后也不可能生活在一起。与其天各一方,鞭长莫及,不如请你另觅所爱。天涯何处无芳草?你是革命军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爱你的姑娘一定很多,我就不去干扰你们了。对你多年来的无私援助,我表示衷心的感谢,将用‘为革命作出更大贡献’来报答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高在上的莫斯科大学

行啦,多年的心血换来了“衷心的感谢”;多年的付出支援了“革命”。你本来就是“无私援助”嘛,现在已经把她“援助”到外国去了,夫复何求?机械师只能遥望远方,心酸酸地收回自己那颗依依眷恋之心!

恋爱没有固定的模式,有女负男,也有男负女。有一年,我在武汉市疗养时,傍晚时分出去散步,看见一群幼儿园的小孩子在一位年轻的阿姨带领下在田野里玩耍。夕阳下,微风中,霞光映照着孩子们的笑脸,红彤彤的,十分可爱。我便走过去逗引孩子们玩。孩子们围过来,“叔叔、叔叔”地叫个不停。我发现那个阿姨在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有点发毛,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她两眼盯得我心里发毛

终于,她走过来了,问我:“您是空军疗养院的吧?”因为我身上穿的是空军疗养院的疗养服。我回答:“是呀。”“您认识××部队的何××吗?是一位飞行员。”何××,我认识,是一位领航员,高中文化,一个小白脸。地方上闹不清轰炸机空勤人员的分工,都叫飞行员。我回答:“认识呀,有什么事情吗?”她说:“何××在空军疗养院疗养时,和我们幼儿园的余××谈朋友,谈得很热乎。何××回部队后,就杳无音信。余××曾多次给他去信,他连片纸只字都不回,弄得余××天天哭,好可怜啊!您回部队后,请您转达一下余××对他的深切思念,劝劝他别那么狠心,余××可是个讲感情的好姑娘啊!”我明白了,这是一种玩弄女方感情,只为消遣、解闷的假恋爱:相逢甜如蜜,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

还有更严重的:有位飞行员,高中文化,人长得蛮秀气,飞得也好,在全军飞行比武中得过名次,在部队前途看好,风传他要提中队长了。他在一次探家时,得知家乡附近的一位乡村小学女教师因为失恋,痛苦得矢志终身不嫁。他好奇地去探访,发现该女教师颇有姿色,不禁心醉神迷,止不住地向她献殷勤。帅气的外貌,甜蜜的话语,知心的安慰,令人仰慕的职业,孜孜不倦的追求……使那位女教师从“心如死灰”到“死灰复燃”,终于改变了“终身不嫁”的决心,幸福地委身于他了。

谁知他回部队后就再也不理睬她了。后来闹得地方党委、政府给部队党委来信,告诉部队领导,该女教师的精神快要崩溃了,要部队领导做这个飞行员的思想工作,把她给娶了。领导找这个飞行员谈话,他就强调那个女教师不是处女,坚决不肯和她结婚。最后背了个处分,准备提拔他的计划也就此“泡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在这里干了一件缺德事

还发生过一起极端严重、极其恶劣的事件。C市E航校有个飞行教员,和一位工厂的女工谈恋爱,“提前点火”了。不久,那位女工告诉飞行教员,自己怀孕了,催他快点去登记结婚。飞行教员其实并不爱她,只是玩玩而已。现在把女方的肚子“玩”大了,怎么办呢?娶吧,她不是自己理想的爱人;不娶吧,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交不了差啊!早晚要露馅。怎么办呢?于是,他想出了一个极端的办法:一天傍晚,他俩在铁道旁散步时,看见远处冒起一缕黑烟,一列火车要开过来了。该飞行教员就捡起一块石头朝女工的头上猛砸!砸死之后,把她拖到铁轨上,让即将开过来的火车碾压,制造火车压死人的假象。当他看见火车马上要开过来了,为了避嫌,他快步离开了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汽笛声掩盖下的滔天罪行

谁知该女工命不该绝,她并没有被砸死,而是被砸昏了;在列车开到前,她苏醒了,就奋力挣扎,终于滚出了铁轨,躲开了被火车碾压的厄运!

此案事发,告到军委空军。空军领导大为震怒,命令立即将这个飞行教员抓起来,送交军事法庭审判、枪决!那位善良的女工听说要枪毙那个飞行教员,竟然向空军领导求情:“他只是一时糊涂,请首长饶他一命;只要他改过自新,和我结婚,我不会嫌弃他,我会继续对他好……”空军领导不同意,认为此事太恶劣了,罪不可恕!就告诉那位女工:“他是个军人,我们革命部队里决不能宽恕一个杀害人民群众的罪大恶极分子!对你,我们会负责到底,一定帮你找到一个很好的人。”这事传到飞行人员的耳中,大家也都义愤填膺:“这种败类,还有什么可说的,枪毙!”

这个事件影响极坏,气得空军司令员在作大报告时大声疾呼:“你飞行员有什么了不起?我在C市就杀了一个!”一颗老鼠屎搞坏一锅汤,当地的姑娘在跟空军军人谈恋爱时,即便是很满意,愿意谈,也要“赚”上一句:“不跟你们空军谈,你们空军的心贼狠!”

当然这只是一个极端的、极其个别的例子,绝大多数飞行人员都是老实的、纯洁的、忠于爱情的。就拿我们航校通讯学员班的班长陈子丰来说,他参军前就已结婚、生子,妻子是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每次妻子携子到部队来探亲,他都能善待他们。在部队青年军官们纷纷找有文化的漂亮姑娘、大谈恋爱的热潮中,他没有丝毫的动摇,表现了一个中国人、一个革命军人应有的传统美德。

说了那么多别人的事儿,可能有人要问:“你自己呢?”我坦白交代:那年,当二十七八岁、三十来岁的大哥哥们在“爱河”里“卟通卟通”地游得正欢的时候,飞行人员中年纪最小的我(20岁)还乳臭未干,只知道站在河边看风景;看到精彩处就拍手叫几声“好!”自己却没跳下去。虽然常在河边走,还真的是没湿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哥哥们在爱海里“卟通卟通”……

虽然部队的生活相对封闭,虽然常常是好事多磨,但这些青年军官的恋爱成功率还是相当高的。在那些日子里,喜事连连,隔不了几天就会有一场婚礼在一间宽敞的大房子里举行。婚礼的仪式热闹而简朴:将几张课桌拼成一张大的长条桌,上面铺上花床单,再在上面摆上几堆花生、瓜子、糖果、橘子、糕饼之类的食品,烧上一大桶茶叶水。墙上挂着毛主席像,贴上几个“囍”字。新郎、新娘并肩站在毛主席像前,主婚人站在一旁,长条桌旁摆上几条长凳,同志们有坐的、有站的,还有其他部门赶过来站在门口、窗口看热闹的。主婚人安排新郎、新娘向毛主席鞠躬,夫妻互相鞠躬……同志们嚷嚷着要他们谈恋爱经过——有的谈得生动,引起阵阵笑声;有的象挤牙膏,挤一点,说一点……大家一面听,一面逗趣,一面吃糖果、点心,喝桶里的茶水,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十分有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简朴的婚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简朴的婚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个年代的结婚照

举行婚礼的时间一般选在周末,闹得晚点也没多大关系。

那时的军营真的是一座既有严格纪律、又充满了人情味儿的军人之家!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年的那些兵们早已离开了部队,现在也都是八九十岁的老迈之人了,相信他们一定还会常常怀念那座温暖的、热火朝天的军营……(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