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死亡之旅:1千人集体自焚,活人几小时变白骨漫山尸臭

中国远征军死亡之旅:1千人集体自焚,活人几小时变白骨漫山尸臭

野人山,又名胡康河谷,这块在地图上长宽只有几厘米的缅北丛林,却曾吞噬了数万中国远征军将士的年轻生命,这批中国远征军是抗战以来教育程度最高的部队之一,是中国人甲午惨败后,第一次轰轰烈烈地出国作战,谁能想到等待他们的竟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悲剧,那么,究竟是什么让远征军出师仅三个多月,就演变成一场仓皇的大撤退呢?一代名将杜聿明为何在野人谷里一路走一路哭着磕头呢?

1942年4月,面对各怀心事、指挥混乱的中英联军,日军第15军司令长官饭田祥二郎中将,采取了快速穿插、断敌后路、然后分割合围的战略。很快,西线英军被日军第33师团包围在仁安羌,所幸的是,长途远征中国的第38师孙立人部及时赶到,奋勇解救出英军。

中国远征军死亡之旅:1千人集体自焚,活人几小时变白骨漫山尸臭

日军在正面进攻的同时,一支一直隐蔽行踪的日军精锐,号称“龙师团”的第56师团突然出现在战场,势如破竹地占据了整个中国远征军的后路。

4月28日,滇缅公路上最后一道门户,腊戍陷落,缅甸战场气氛骤变,中国远征军败局已定,只得全线撤退。

当时,远征军尚有一条经由密支那的回国路线,但此时,一封日军加急电报,使这一希望彻底化为了泡影。5月1日,正当饭田祥二郎司令官准备派兵,分头追歼中英军队时,一封大本营急电被送到他面前,大本营明确命令,积极向中国军队进攻,力争在缅甸境内全歼中国军队。毕竟,早日逼迫中国政府投降,才是日军发动滇缅作战的首要目标。

饭田读罢电报,心领神会,果断放弃追歼英军,决定专心对付中国军队。于是,一张更大的包围网向中国远征军扑袭而来。

5日晚,横跨怒江的惠通桥上,挤满了逃难的人群和车辆。场面非常混乱。而在等待过桥的难民中,有500多人却神色镇定,用眼睛死死地盯着维持秩序的宪兵,而此时附近的丛林中,埋伏了日军主力,他们接到死命令,必须在中国人炸毁惠通桥之前,强攻夺桥,追击并消灭中国远征军,混在难民中的那500多人,正是日军第56师团精锐的坂口支队,他们准备出其不意,偷袭夺桥。守桥的中国宪兵没有注意到那些与众不同的难民,然而,恰巧此时,宪兵为了维护过桥秩序,鸣枪示警。不想正是这几声枪声,让隐藏在丛林里的日军以为偷袭已被发现,于是立即提前向桥上发起进攻。

这座桥如果落到日本人手里,等待中国远征军的就只有全军覆没。

千钧一发之际,远征军宪兵队长张祖武没有请示上级,果断下令炸毁了吊桥。伪装难民的日军以及冲出丛林的日军主力,被成功地阻隔在怒江西岸。

中国远征军逃过一劫。

就在远征军惊魂未定之际,又传来一个让他们绝望的消息:

一天前,第56师团的先头部队已经占领了密支那。全面封锁了中缅边境。(贴士:后来,56师遭到中国远征军痛击,密支那日军也遭到中国军队消灭。)

后有追兵,前方也遭到了拦截,远征军几支主力,第5军军部直属部队的96师,22师,和第66军的38师,被死死困在缅北三角形的丛林地带。戴安澜的第200师且战且退,也被陷于东部包围圈中。

中国远征军死亡之旅:1千人集体自焚,活人几小时变白骨漫山尸臭

如何突围,成了远征军副总指挥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面前的一道难题。

已逃往印度的总指挥史迪威和罗卓英发来电报,要他率军前往印度,不愿意受命于美国人的蒋介石,却严命要他不要去印度,直接回国。杜聿明陷入两难的决策中。

在5月9日的会议上,第38师师长孙立人提出折中路线,他建议集中兵力,夺回密支那,杀开一条血路,从东部回国。然而关键时刻,一直唯蒋校长之命是从的杜聿明,选择了绕道野人山回国。并命令38师为大军殿后。

孙立人将军深知野人谷险恶,他考虑再三,拒绝走野人山回国,但为了大局,还是在完成了掩护阻击任务后,才往印度方向撤退。

得知远征军逃往野人山,连号称丛林战之王的 日军56师师团长渡边正夫也惊呆了。不过他很快笑了。他深谙丛林作战之道。他意识到,不用自己动手,缅甸会战已经提前结束。

中国远征军死亡之旅:1千人集体自焚,活人几小时变白骨漫山尸臭

果然,数万大军进入野人山之后,一系列悲惨的事情发生了。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像一个巨大的绿毯,将天空和大地隔开,一头扎进去的部队从此进入与世隔绝的阴森世界。底下却是厚厚的腐烂植被和丛生灌木,根本无路可走。吃的东西不多,吃人的东西却遍地都是,蚂蚁、蚂蟥、蚊子以及各种不知名的小咬。当它们成群结队时,可以将失去知觉甚至睡熟的伤病员,很快变成一堆白骨。零散的叮咬无孔不入,又成各种疾病源头。破伤风、疟疾、登革热、回归热等各种疾病,在战士们之间迅速传播。而雨季的到来,使这一切都雪上加霜。(贴士:日军一位最蠢的指挥官,后来也把日军送进了同样的环境里,详情请关注《最蠢之战——英帕尔战役中让士兵吃草的日军指挥官》。)

杜聿明在回忆录中说:一个发高热的人,一经昏迷不醒,又被蚂蝗吸血,蚂蚁侵袭,大雨冲洗,数小时内就变成白骨。官兵死伤累累,前后相继,沿途白骨遍野,惨绝人寰,令人触目惊心。大敌在后,险境在前,为了不连累战友,大量远征军官兵毅然自戕。已故96师老兵董祠兴生前回忆说,他曾看到过这样一幕:在一片被汽油焚烧过的伤兵救护营地上,遍地是没有被焚烧化为灰烬的骨骸,那是一千多位伤员为了不连累大家,集体自焚,路过的士兵都泣不成声地跪倒在地……指挥官杜聿明也在一路哭一路磕头。以至于回国述职时,在很多高级将领面前,还不禁失声痛哭。(贴士:杜聿明后来为什么在密林中一边走,一边哭,一边磕头的故事,请关注《中日百年战争全纪实》之《血祭远征》。)

中国远征军死亡之旅:1千人集体自焚,活人几小时变白骨漫山尸臭

野人谷里中国伤病员自我了断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原护士班女兵刘桂英回忆,她的几位姐妹就因位重病在身,走不动了,选择永远留下。

就这样,号称中国最精锐的第5军,以平均每天死亡百多人的代价,走了两个多月,才被一架美军侦察机发现,这支苦难之师终于获救,那时,这支数万大军,只剩下8000余人。

著名诗人穆旦,当年杜聿明的翻译官,亲历了这段槌心泣血往事,他用这样的诗句来抒发对大地的恐惧,和对战友的痛惜——

中国远征军死亡之旅:1千人集体自焚,活人几小时变白骨漫山尸臭

……

在阴暗的树下,在急流的水边,

逝去的六月和七月,在无人的山间,

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

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

……

第200师突围途中损失惨重,戴安澜师长以身殉国,终年38岁。96师,进入库芒山,历经艰险才回到祖国。第一次入缅作的10万中国远征军,损失高达6.1万,其中5万是非战斗减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