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82 – 铁血网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82

(82)无限崇拜却被弄进了牛棚

十几年后,我在地方上的一所学校工作。炎夏的一天晚上,几个人在门外的小广场上乘风凉。天上星星闪烁,地下流萤纷飞,远山雾气弥漫,近处树影婆娑,习习凉风吹来,顿觉遍体凉爽,大家心情舒畅地谈天说地、讲古论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远山雾气弥漫,近处树影婆娑

一位在学校负责发电的青年工人小王提议:“童老师,您见多识广,给我们讲点故事吧。”我想了想,忽然想起魏政委给我们讲的那个小故事,就把它复述了一遍:从心情到语言,表达了一番无限崇拜、敬仰的感情,赢得大家的一片赞叹之声,都说,毛主席的生活真简朴啊!小王还说:“童老师,我真羡慕你,你有这么丰富的经历,接触过那么多老革命,真是太幸福了!”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一时间,各种人物都跳出来亮相、表演:贴大字报,开大会小会,拉起战斗队,揪斗走资派,揪斗牛鬼蛇神……“英雄们”有了用武之地,一个个精神抖擞,喜气洋洋,口号震天,唾沫横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雄们有了用武之地

一天晚上,全校教职工在一个大教室里学习报纸社论,大家纷纷在讨论中发言。这时,那位青年电工小王出语惊人:“我们学校里还有一个最阴险、最狡猾、最隐蔽、最毒辣、最大的牛鬼蛇神还没有揪出来……”我一面听着,一面暗自寻思:啊?还有这样的人物?这会是谁?……我在心里揣摸着,感到有点奇怪:我们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小基层单位里还会有这样的人物?……突然,小王义愤填膺地一拍桌子:“这个最大的牛鬼蛇神就是童心!”什么?是我?我是最大的牛鬼蛇神?!这话从何说起?……正当我被惊得莫名其妙的时候,小王揭开了谜底:“童心丧心病狂地攻击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居然污蔑毛主席的孩子抢菜吃!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大家愤怒地跟进,纷纷发言批斗!批斗会结束后,几个红卫兵小将大步走过来,气冲冲地把我押进牛棚。我便开始了“被监督劳动”的生涯。

在牛棚里,我回忆了事情的始末,觉得挺冤的。但现在运动刚刚起来,到处乱哄哄的,没有我说话的余地;运动后期总还是要调查、落实,到时候再作解释吧。但是,调查时如果要我找证明人怎么办?十几年了,单位分分合合,人事调动变迁,到那时候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魏政委?不过我还是挺佩服那个青年电工的,他真能活学活用:斩头去尾,突出要害,扭转主题,移花接木,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以出奇制胜的手法猛然爆发,打你一个措手不及!从而得到了群众的支持,也提高了自己的政治影响和威望。群众运动果然出“人才”呀!至于当时也在场听故事的几个知情人,这时谁也不敢站出来说明事实真相;如果谁胆敢不识相地强出头,那就是保护牛鬼蛇神,阻碍运动开展,是要被打进“保皇派”的。何况我又是个家庭出身不好的人,谁愿意为你惹火烧身,用“湿手”去搅和你这摊“干面粉”?

这天,我们几个牛鬼蛇神正在红卫兵的监督下在水田里弯腰插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青年电工小王走了过来,对红卫兵说:“给我一个人帮发电房挑水去。”红卫兵用眼睛朝我们一扫,正考虑派谁去时。小王却抢先说:“让童心去吧,童心身体好。”红卫兵说:“好的。”然后对我说:“童心,你跟王师傅去!”“是!”我自然是没价钱可讲,赶紧在小水沟里洗了洗手上和脚上的烂泥,套上鞋子,就老老实实、亦步亦趋地跟在小王的屁股后面去发电房。一路上我暗自琢磨: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名堂?指名要我,可能包藏着什么“祸心”……

来到发电房,小王将任务交待清楚:往30米外的池塘里取水,挑到发电房来,倒进冷却池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发电房

我怕他找碴子,就多挑快走,一会儿就把冷却池给挑满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多挑快走

我当即向他报告:“王师傅,挑满了,还干什么?”他说:“那就休息呗。”我一愣,犹豫地说:“这……不大好吧……”他挥挥手:“没关系,这里我说了算。你只要保证冷却池里水满就可以了。”说罢,他就摇摇摆摆地走开了。发动机降温、冷却,一天能蒸发多少水?这不等于是叫我在这里休息吗?

天黑了,牛鬼蛇神们收工了。小王就对我说:“你也回去吧。我跟红卫兵司令部打过招呼了,以后你就每天到我这里来挑水。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后来我就每天去发电房挑水。挑上半担水,晃晃悠悠地慢慢走;挑一趟,再坐下来歇上个挑三四趟水的功夫。反正冷却池里的水蒸发得很慢,挑多了,池子也装不下。每天就这么懒洋洋地磨洋工,混它个“日头落”,乱中偷闲,苦中寻乐……

连着好几天都是干这个活儿,就跟养老似的。没想到当牛鬼蛇神还能这么舒服!小王还对我说:“不要急,慢慢干,注意身体。”

我这才有点明白了:他是在大棒和胡萝卜轮流上,打一下,摸一下。没想到这个小青年还真有两下子,我们这样的从四五十年代走过来的、接受过党的正统教育的人,不懂得玩手段,不敢越雷池一步,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后起之秀”的对手!

后来军宣队进驻,查我的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宣队进驻

这个问题不难查清,只要找当时在场的几个人个别调查就清楚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老实人、本分人还是多呀。可是又叫一个“贪污问题”(见本博第53篇)给挂住了。

军宣队撤出后,工宣队进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工宣队进驻

把“贪污问题”也弄清楚了,我终于在关了将近一年后获得了“解放”。

“解放”后,我和小王又成了平等的同事关系了。他见了我,谈吐自若,毫无愧色。原来他在背后对人这样说:

“我是因为热爱伟大领袖、从朴素的阶级感情出发才揭发童心的,我的主观愿望是好的……

“搞运动嘛,总还是需要有积极分子带头冲杀。炮弹打出去,误伤了个把人也是在所难免的,只要大方向正确就行了。江青同志不是说过:‘好人打好人,误会’吗?……

“这也是给他一个教训:家庭出身那么糟糕,有什么资格去议论伟大领袖的家庭生活?也不拉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在劳改的时候我照顾过他,没让他吃苦头,对得起他了!……”

因此,他可以问心无愧了,可以坦然地面对他打击过的“受冤枉者”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小王调走了,调到省城的一家大工厂里工作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进了省城的大工厂

大家都感到很奇怪:他是当地人,在省城里无亲无戚、无朋无友的,凭什么往省城调?那个年代进大城市是十分困难的,当过下乡知青的人都知道,“回城难,难于上青天!”

后来有个知情人告诉我,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个传奇故事:

那天,小王乘班车去市里,在车站下车时,看见几个红卫兵推推搡搡地推一个中年人上班车。小王定睛一看,哟,这不是地区劳动局的局长吗?他那灵活的脑子立即聪明地一转,意识到,这是一个“放贷”的好机会,日后会有丰厚的“利息”回报的。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红袖章戴在他那件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旧军装的袖子上,昂首阔步地走了过去。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他对那几个红卫兵大声吆喝。

那几个红卫兵见他那雄赳赳的气势,一开始心里就有点儿打怯:他们是小县城里的人,这里可是市里,是地委、专署所在地,是藏龙卧虎的大地方啊!

“他以前卡了我们的就业指标,现在要揪他去我们那里,跟他算老账。”红卫兵们嘟哝着。

“我是省大联筹的!他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是我们重点批斗的对象,你们怎么可以不通过我们随便把人带走?瞎胡闹!等我们把他的问题搞清楚了,你们那点事儿,还不是小菜一碟?顺便就解决了!”说罢,也不等那几个红卫兵回话,就一把揪着劳动局长的胸脯拖出车站。

那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县城里的红卫兵哪敢和省大联筹的人争斗,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猎物”被强者一把抢走!

拖出那几个红卫兵的视线后,小王就放手了。他和颜悦色地对劳动局长说:“没事了,我送您回家。”

从此以后,小王和劳动局长结成了割头换颈的好朋友,经常在一起交杯换盏,划拳干杯。那时的革命歌曲就是这么唱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这不,它使高高在上的局长和下面的工人打成一片了!

再后来,小王向劳动局长提出:想调到省城的大工厂去工作。劳动局长这人讲义气,他投桃报李,当即使出浑身解数,上下疏通,终于助小王如愿以偿。 “江山代有人才出”,“能人”啊!(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