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立在攻击粟裕将军的时候提到“两淮保卫战”:

两淮战役粟裕指挥华中主力在苏中连续作战到八月底取得多次胜利后, 准备攻取海安并休整后, 补充兵员并取得冬衣,再行北上, 取得中央及陈毅的同意. 对于两淮的重要性,粟是知道的, 他把守护两淮的希望寄托于陈毅直接指挥南下帮助华中的山野, 但山野又有兼顾山东的任务, 处于两头疲于奔命的局面.得悉国军进攻两淮后, 粟裕电请山野务必助守主两淮,否则华中野后路被段, 只好南渡长江. 并提出放弃攻海安, 部队休整十天后北上参战打击来犯之敌,以稳局面. 但国军以六个旅进犯两淮,中央即电粟率一,六师急赴两淮配合山野作战. 粟回复说,已令五旅兼程赴两淮,一六师休整两三天才出发. 到十九日两淮失守. 其中原因,有山野一部南下又停止, 一六师并未赶到参战,最终弃守.

1,首先,何来“守护两淮的希望寄托于山野”?

山野在淮北作战,这是中央军委的命令。淮北守住,或拖住果军,那么,两淮(淮阴淮安)将毫无危险。因此,山野的任务是站住淮北,屏护两淮。

可惜的是,山野泗县失利以后,似乎对作战信心不大,又由于地形所限,陈毅(山野主力+华野九纵)放弃了淮北地区的睢宁、宿迁,退到泗阳一带休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align=left]2,粟裕“得悉果军进攻两淮后”,准备“一六师休整十天后北上参战”

这是瞒天过海了。第一,粟裕得知的是9月11日军委通报(1时):“果军一个月后(即十月)发动攻势,企图十一月攻占两淮”,第二,所谓“休整十天”。当天中午,粟裕就决定放弃攻取海安,争取休整,十月北上。这里,根本就没有粟裕‘知道果军要打两淮,还要休整十天’的无耻伪造。

当天中午,陈毅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仍然很有把握的说:

山野决心在泗阳、淮阴间歼敌,以保卫两淮,以改变战局。部队明晚即可部署就绪。分批歼敌两旅到三旅是有把握的”。9月12日,中共中央军委连发两电给陈毅、宋时轮并告粟裕、谭震林,指出陈毅9月11日电“部署甚好”,指示:“你们务必在泗阳、淮阴之间歼敌一个至两个旅,顿挫敌锋,以待粟谭主力到达,歼灭余敌。此战关系大局,望集中全力以赴。”又电指示:“你们此次歼击南下之敌,务期必胜,首先只打一个旅,以期速决尽歼,得手后再打一个旅,决不可同时打两个旅。”

这里很明确:守护两淮的任务是中央军委赋予陈毅的!

很不幸的是,同日晚间,军委又传来消息:不是一个月后,而是现在“敌六个旅南下,两淮危急,粟率苏中主力(一、六师)立即开两淮,准备配合陈宋主力彻底歼灭该敌。但陈、宋现应独立作战,务于粟、谭到达前歼灭南下之敌一个至两个旅,顿挫敌之前进,争取时间,以待苏中主力到达,协力歼敌全部。”

收到此电以后,粟裕基本是立即收拢部队向两淮进发。此时已太晚了,粟裕的部队肯定赶不及了,陈毅呢?

判断失误,两淮空虚

陈老总此时也来不及了,因为他第一没想到果军来的这么快(大家都不知道),第二,他的重心失位了,第三,他判断失误了。

此时,陈的部队已北上沭阳,泗阳空虚,丢失是迟早的事。

其次,如果果军只是打下泗阳,那么陈还有机会南返拖住果军,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果军根本没有要突破泗阳,而是直指两淮。

第三,直指两淮的是从南边大运河以西过来的整编74师。而陈在9月4日判断失误,认为这一路不可能,所以根本就没有退敌之策。

最后,陈,军委都对陈的军事能力估计过高。如果真能如军委、陈所说歼敌“一两个旅”,那局势还有救。问题是他有这个能耐吗?

这些事情,说起来太复杂,但,有一点很清楚:4日,山野指挥部开会讨论作战部署,判断果军有三种进攻方向,即上图中的 1:东取沭阳,打通陇海路; 2:中路突破泗阳,绕道两淮侧后(虚线部分); 3, 从运河西边直取两淮,这个威胁最大,但大家认为“地区,水网纵横,且有洪泽湖为天然屏障,地区狭小,大部队行动困难,不便于机械化部队快速机动,估计敌不会使用主力于这个方向。”(见《张震回忆录》)。

因此,山野主力决定北移沭阳,准备在北线歼敌(上图中黄色线条)

华中局、粟裕等一看,觉得这个把两淮的门户大开,因此坚决反对。粟裕7日电报:“如山野必须离开淮泗而向北转移攻势,则请求将二纵(四、九旅)留下。我们当于攻占海安后,暂时放弃苏中之较有利局面,而转移主力于淮泗”。

此为粟放弃苏中的最早设想

9月8号,陈打保票在“淮北作战,可望改变战局”,“八师不北调”。军委也认为定陶大胜对“你们必有帮助”,同意“集中兵力在淮海歼敌”。

粟谭对此部署重心在北线的做法无法认同,认为如此敞开两淮失守的可能性很大,“责任难负”,因此9日决定“我苏中主力决心放弃围攻海安,求得十天左右之休整,逐渐转回泗阳地区,求得给桂顽以打击,稳定华中局势”。

此时,粟等不不得知果军将进攻两淮。因此,日立在原文中的叙述是错误的。

军委本来同意了这个部署,结果陈又打了一个保票:或歼东进之敌,或西攻睢宁、宿迁地区,“保证可以改变战局”。指示:“粟谭部队仍以打下海安,争取休整,相机转移为最好”

这样,粟谭被安慰了,最后失去了战机。因为,陈无法“改变战局”。

声东击西 攻取两淮

一天以后,果军就开始进攻,而进攻方向是泗阳。此时,山野主力跑去了北边的沭阳,泗阳失守。

更糟糕的是果军的真正目标是第三条路线的两淮,陈完全没有算到这一部声东击西的果军,两淮危急。

而陈打包票的歼敌,在部队从沭阳南返以后,根本做不到歼敌,只能对峙。此时,神仙也救不了了。陈不得不检讨:

你们对山野行动的意见均正确,同意办理。此次出毛病,没有估计到敌迅速南下,原想避开桂军,控制主力于(六塘)河北,不料蒋军又不来,未碰到他。(三)山野九日过六塘河,寒日(14日)又转回来,部署调整完毕,当面敌情未能分清楚,故丧南援时机。八时[师]即可转移,二纵转移不及,十五日桥又破坏,与桂系接触。总之,此次淮北作战,由于主观指导错误,遗[贻]误全局,五内如焚,力图挽救,当尊重兄等建议。

陈有最后一招就是全力南下,打残第三路的整74师,可惜,他以为自己能揪住7军,未能果断分兵南下,两头失塌(18日陈说2纵南下,19日凌晨,又说“无兵去两淮”。

总结此次战役,果军机动灵活,主动出击,声东击西建奇效;共军判断失误,被动挨打,五心不定失两淮。

或许陈的责任有很多客观因素,但怎么都算不到粟裕头上。[/align]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