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干了几年"二警察",这是我最大的体悟。在那"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已成了过去式,昨日的"投机捣把",今曰的正当经营,就连雇用工人赚钱的老板,不也一个个成了"企业家"了吗,那时候还真分不清啥叫"革命觉悟",只知道"除暴"即是安良,"除恶"即是"扬善",多作点叫老百姓在内心也说好的事,就是为自己积阴德。父亲当年对我入这一行不太满意,也知道我多年来因"家庭出身"和"反革命亲属"的身份被人瞧不起,如今能多挣几个笑脸,也算是能满足我那被压抑了几十年的"虚荣心"吧。但还是给我单独又加了两条家训:1.不能做昧良心的事,尽量不柒上公安的那个"职业病",2.能不亲自动手打人,尽量别动手。现在想想除了我在那个"谁能告诉我,是对还是错?"那个帖子所说的困扰了我几十年的心结外,其他还算尚可。记得当年把犯了家戒,打了那个罪犯两耳光的的事汇报给父亲,老人家不但没有责怪,反而表扬了我一通:"打得好!早知道他是个轮奸了人家还逼良为娼的东西,我就会叫你替我再给他两下!记住以后沾住那贩卖妇女儿童、贩卖毒品、逼良为娼的案子,给我多使点劲!"想想当年我给那些没良心的家伙暗中使的一些"小手段",现在还是痛快并一点也不后悔!现在就是有人指责我作错了,一来咱算"主动坦白",但绝不是"交代",二来么,虽然咱懂得法律不多,但也绝对过了什么"追诉期"了吧,哈哈!有一次我们捉住了一个外地漂过来的小贼,他偷了来医院给孩子看病两个农民的钱,看着他们两口子一身破烂的衣服,听着他们变卖了家产凑了几百块钱来给孩子救命,钱却被偷走了那绝望的哭声,我不禁怒火中烧:你不是只承认只偷了这一次,数目也不算多么,老子在这个"七天以上"给你上到满贯十五天总可以吧,十五天的时间里,我又给他换了两次号,叫他多受了两次他的那些"前辈"给他这个外地来的小贼的招待,什么"开飞机"、"开摩托"、"开拖拉机"等游戏让他玩了个遍,还做了一个虽不费力,却很难做好的游戏,那就是用嘴叨着一个下边吊了一个破牙刷的布条,把他们扔到蹲便池下边的一团卫生纸给捞出来!放他出来时,我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却是谈兴大发,我告诉了他我亲自见到的高手毛十一的惊艳手段,还告诉他那个毛十一还有一个师兄,师父教他割包技术,他每曰苦练的是一次又一次地夹着特制的刀片向一叠叠订在墙上的牛皮纸、报纸、各类衣料挥刀,直到师父要求你一刀下去割破三层,你只割两层或割破四层都不会往下教你。为的是什么?就是要你达到"窃人钱财却不能损人身体"这个规矩的要求。你们这一行的老祖宗还有这"盗亦有道"的讲究,你怎么能不管是什么人都下手!要是这个孩子病重或死了,你自已会心安吗?我知道你绝对不是第一次,出去以后你还会重操旧业,我只是希望你再出手时看看家,要是再干这种味良心事,不光是你,就是你的长辈甚至你的后代,都会遭报应的。他呓思了半天,似有所悟,竞是恭恭敬敬地给我鞠了个躬,才走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