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81

(81)级别、军衔话今昔

级别、军衔是军人心目中的“核心利益”,大家对这个都很重视;这不是几个钱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军人把这看成是一种荣誉。军人常常是重荣誉而轻生命的,更不大在乎金钱。军衔高,肩牌儿上星星多,走出去就会脚下生风,脸上有光。不要说下面这些小萝卜头,连堂堂的将军都有因军衔的高低而哭鼻子的。毛主席曾经为这事儿笑话过他们,说他们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评衔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主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评衔时。

今天就和朋友们谈谈那时候我们在部队里定级别、评军衔的事儿。

那时候部队对级别、军衔卡得很紧,不象现在,年轻的校官满街走。有网友发评论,为我的级别:副排,一“副”就“副”了7年而抱屈。其实,在那个年代,这种现象一点儿也不奇怪。我前期在陆军,年纪小,军龄短,却早早地提了个副排级,已经占便宜了;到空军后,学习期间,不能提级;到部队后,飞行时常常呕吐,身体不好,当然不应是提拔对象;后来因伤住在医院里,更不能提拔。我转业前,领导还是给我提了个“正排级”,这已经算是很大的照顾了。那时候,我们同期的通讯学员中,还没有谁超过“正排”这一级的。就拿我们的班长陈子丰来说,他在陆军时早就是“正排”了,到轰炸部队后,各级领导岗位都满了。领导考虑到他的能力、级别和表现,想办法给他安排了个通讯长的职务,算是我们这期通讯学员中最大的“官”了!他一直干到转业还是“正排”,他可是一“排”就“排”了9年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班长一“排”就“排”了9年

无论在工作能力上,成绩贡献上,待人接物上,资历水平上,我都比他差远了!和他相比,我不但应该满足,还应该感到惭愧!

还有一比:就是和老战士比。当我们这些小知识分子纷纷提升为排级干部的时候,部队里还有一大批经过淮海、渡江战役,甚至参加过定陶战役、挺进大别山战斗的老战士、老班长,他们对我们这些小知识分子很快就穿上干部服很不服气。当时在老战士中流传着这样一个顺口溜,可以代表他们的那点儿不满情绪:“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意思是说:我们这些1948年以前参军的、参加过多次战斗的老兵,就因为没文化,没当上干部;而那些1949——1951年参军、参干的小知识分子反倒一个个当上了干部。是谓之“老革命不如新革命。”傅作义、董其武、陈明仁等人起义后身居高位,是谓之“新革命不如反革命”。有的领导就批评他们:“你能和平解放北平吗?你要是能,也给你个中央的部长当当!”

其实那些起义过来的人,身居高位,也觉得无功受禄,心中惭愧得寝食不安。抗美援朝时,傅作义向毛主席请战:“有人怕美国人,我不怕,我请求带兵赴朝参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傅作义请战

那也是一种将功补过、戴罪立功的心情,可是未获批准。国民党的第60军,是云南地方部队,在国民党那边备受排挤,待遇、供给样样远不如嫡系,心里有气,自然就不肯为国民党卖命,仗打得很不好,被国民党的嫡系部队讥之为“六十熊”。起义过来后,经过我军派进去的政工人员进行思想教育,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军,入朝参战。当时很多兄弟部队都不看好他们,担心他们的守卫地段守不住,会拖累大家。谁知他们打得非常漂亮,屡建奇功,被我们的老部队誉为“五十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十勇

以至于彭德怀高兴得公开向他们宣布:“只要我彭德怀还在岗位上,50军就永远不会撤编!”因为他们经过思想教育后,决心洗白自己那段不光彩的历史,要打个翻身仗给共产党看看,给怀疑他们、认为他们不行的老部队看看,“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啊!总之,建国初期,人人对未来满怀信心,人人心向共产党,形势一派大好,人心齐,泰山移!

扯远了,再回过头来说军衔、级别的事儿吧。那时候军衔难得,物以稀为贵,也就“值钱”!一个少校就算是首长了,坐火车坐软席卧铺,还有人给买好票,用吉普车送到火车站,有人帮提行李送上车。九十年代初我去上海探亲,坐火车,硬座、夜车。中途上来一个穿便衣的年轻人,手里提着一张折叠的小凳子,在拥挤的过道上艰难地挣扎着。好不容易摆下那张小凳子坐下后,不禁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叹了一口气:“唉,这就是共产党的少校飞行员的待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唉,这就是共产党的少校飞行员的待遇!”

我听了,不禁哑然失笑:这小青年,真“逗”!就和他攀谈起来。他竟然是我的先后同行,也是飞轰炸机的。他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尊称我是老前辈。我说:“不,按照军衔,我是你的下级。不过我们那个年代,少校应该是飞行团长了,有人给买好软席卧铺票,用小吉普送到火车站,还有人送上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时候少校是首长

他说:“今非昔比呀,现在的团长至少三个花,还有四个花的,可是含金量没你们那时候高。”我说:“我们的师长才三个花,上校。”一路上他和我谈了许多现在空军部队里的情况,譬如他告诉我,老英雄刘绍基现住在什么什么地方——过去我们称刘绍基是青年英雄,现在变成老英雄了,真的是“时光易逝人易老,青春一去不复返”啊!

八十年代中期我在某高校工作时,和一个校团委的年轻干部唠家常。他说:“我父亲和你同一年参军,也是1949年,当时他是大学肄业的青年知识分子。他那个人呀,没有用,在部队干了10年,1958年随十万军官支农,转业下放到垦殖场劳动时,才只是个正排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万军官支农

我说:“不是你父亲没有用,是那个时代的特定环境决定了的。那时候参军的知识分子,一参军就是排级,却往往一‘排’就‘排’七、八、十来年。要不然,为什么那个时代的年轻姑娘会说‘两颗星正好’呢?就因为小知识分子中提副连的很少(副连一般都是授中尉军衔,两颗星),一个青年中尉走出去,年轻姑娘见了,眼睛会放光!现在你一个中尉小伙子走出去试试看?漂亮姑娘可能会对你视而不见。当然,长得特别“帅”的中尉小伙子例外。因为那时候各级干部都还年轻,又都是些战争中打出来的年轻的老革命,象你父亲那样的渡江后参加革命的小知识分子是很难超越他们的。等到那些老革命年满60退休时,你父亲也过了提拔的年龄,也要准备退休了。你父亲那一代是被时代‘超越’了的一代。你们这一代好啊,赶上了好时代,老人大批退休,任用干部又开始讲究学历,学校十年没好好上课,人才青黄不接;象你这样的年轻的、正牌的大学毕业生,必然会得到重用。”他听了,哈哈大笑,拼命地摇头,认为我是在调侃他。后来的事实果然印证了我的预言,该青年不久就提拔为校团委副书记、书记,后又任县委书记,20世纪末听说他已担任省厅的副厅长了。对比之下,他更要说“老爸没用”了。

那时空军的飞行干部普遍的是“职高级低”,包括新建的海军航空兵在内,更是如此。我有个航空预校的同学L,他入预校较晚,体检也晚,入航校本科当然也较晚。但他运气好,碰上了好机会,恰好一航校要的是飞行学员。碰巧他们那个班里又没有一个排以上的干部,他是一个不错的陆军班长,上级就任命他当飞行学员班的班长。他们毕业时,海军航空兵向空军要飞行人员;空军就把他们那一期的学员整个儿端给了海军。海军航空兵更是飞行人员奇缺,而上级又规定,师、团长可以不会飞,大队长、中队长一定要会飞的。于是就在“矮子里面挑长子”,L一毕业就被任命为大队长。按理说,飞行大队长应该是正营级,授大尉军衔,他却只挂了个少尉牌牌,享受正排级待遇。好笑的是,他们那个大队,从大队长、中队长到长、僚机飞行员,全部一律是少尉,一律是正排级。这是那个年代的一种奇特现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建的海军航空兵

但也有十分例外的:空×师是我空军的头号主力。为了保证主力师的战斗力,老飞行员不调出去。领导岗位只有那么些,大家又都是高技术、老资格,怎么办呢?提衔不提职,与新部队恰恰相反,是“职低衔高”,老飞行员授大尉军衔,和我们团的副团长的军衔一般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空军头号主力师

写到这里,我还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师长。我们的师长是个老八路,河北人,学飞行前是陆军的师参谋长。飞行员在背后叫他“老头儿”。其实他并不老,才30几岁。这是个非常淳朴、踏实的人。他也是航校3期的学员。在航校学习时,他老老实实地和那些年轻的班、排、战士学员一起出操、上课、学飞行。每个飞行日结束后,学员们要擦飞机,他也拿起一块抹布来和大家一起干。飞行大队的大队长感到过意不去,就说:“老同志,你就不用擦了,到屋里去休息休息吧。”他摇摇头:“没事儿。”继续擦飞机。星期天,学员们结伴上街玩,有人调皮捣蛋,欺负他年纪大点、动作慢点,走出门时,突然把房门一关,锁上,把他反锁在屋里。学员们玩够了,从大街上回来,打开门一看:他老老实实坐在床前看书,也不生气。

当了师长后,飞行技术不算太好,便勤学苦练,天天飞,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就亲眼看见他飞行后走进食堂,往饭桌旁一坐,高兴地说:“今天的轰炸成绩嘛,对得起这个空勤灶了!”我猜想,他今天的轰炸一定是得了5分!他有一种紧迫感,要赶紧提高飞行技术,好率领全师的轰炸机去参加解放台湾的战斗。正因为他为人老实、淳朴,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青年飞行员还把他当作是“老头儿学员”,太岁头上动土,拍拍他的肩膀,开开他的玩笑,没上没下、没大没小的。他也不生气,而是事后把那些当年的航校同学召来开个会,谈他的看法:同学还是同学,永远是同学,友谊长存。但现在是上下级关系,要体现部队的组织纪律性,要形成上级爱护下级、下级尊重上级的良好风尚,不能不顾场合地开玩笑,甚至动手动脚。军队嘛,行为举止要按照纪律条令、制度条令、内务条令办,做一个标准的军人……使小青年们提高了认识,知错能改。

有一年的“八一”建军节,程潜先生代表省政府前来我师慰问。席间,程潜问我们师长:“你们师有多少架飞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程潜:你们师有多少架飞机?

这一问倒使师长为难了:虽说程潜贵为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但又是个党外民主人士,本师有多少架飞机属于军事秘密,不能随便说。可是不说吧,程潜是中央级的大民主人士,中央的大统战对象,部队驻地的父母官,人家好心好意来慰问你,你不告诉他又不大礼貌。为难之际,老实人的脑子被逼得飞快地转,还真叫他临时想出了个外交辞令:“够用了。”程潜是何等人物?是当年追随孙中山搞民主主义革命的老政治家,自然是一听就懂,便不再问下去。呵呵,老实人也有外交才能啊!师长的军衔比政委低些,是上校。

我们的师政委则是另一种性格。他是老红军,那时大概40几岁,个子不高,短小精干,目光炯炯,行动敏捷,和下面的干部、战士亲密无间,常常深入基层了解兵情、兵心,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官兵同乐。有一次他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小故事:他年轻时在八路军总部当过参谋、科长,跟毛主席、朱总司令、彭老总等中央领导都有过频繁的接触。

建国后,有一次,他去北京开会,就抽空到中南海去看望毛主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心目中神秘的中南海

毛主席看见他,亲切地叫他“小魏”(虽然那时他已经40来岁了,但在毛主席的眼里,他永远是个小青年),询问了他的工作、生活情况;还对他说:“我这里还有一只香蕉,是人家送给我的,只剩下一只了,给你吃。”魏政委吃着毛主席亲手递给他的香蕉,从嘴里甜到了心里。魏政委向毛主席告辞时,毛主席说:“到吃饭时间了,吃了饭再走。”他就和毛主席一起吃饭。毛主席的饭菜也很简单:大米饭,一盘辣椒,几个小荤小素。刚吃完饭,毛主席的女儿、侄儿在外面玩得满头大汗跑回来了,看见桌上的剩饭剩菜,就狼吞虎咽地吃,根本就不象是娇生惯养的孩子。可见毛主席的家庭生活是非常简朴的……

听了魏政委讲的小故事,使我们对领袖充满了崇敬之情,也对魏政委能随意地进出中南海、如此亲切地和领袖交往而使我们对他敬羡不已!

魏政委的军衔是大校,1961年晋升为少将。(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