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80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80)一次惊人的内部传达报告

我们分配到轰炸航空部队后不久,根据当时政治上“一边倒”的原则,为了在今后可能发生的世界大战中,中苏两国军队能够无障碍地相互沟通、并肩作战,我军的通讯由英文改为俄文。为此,军区空军司令部在武汉举办俄文通讯训练班,通知我师派几名空中通讯员去学习,回来好当小教员。我们团分到了3个名额,团通讯主任就带一名通讯长和一名通讯员去学习。那名通讯员就是我。

全团那么多空中通讯员,为什么会选到我这个初中生的头上?我想,可能又是航校在档案材料里给我说了好话。

武汉是九省通衢的大都市,我们到武汉后,逛了逛宽阔笔直的大街,玩了一些风景名胜之地。

r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路宽阔、笔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东湖风景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革命纪念辛亥

学习期间,我们在武汉还听过一次当时规定要严格保密的内部传达报告,报告的惊心动魄、出人意外的内容,使我大吃一惊,以至于终生难忘。

传达人是军区空军政治部的一位处长。

“今天传达的是中央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事件’的始末以及对他们的处理。大家只准听,不准记;听过之后,也不准外传。”那位处长的开场白把我吓了一跳!高岗?饶漱石?反党?……这可能吗?他们都是我十分崇敬的老革命啊!

高岗那时是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当时尚未设常委)、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计委被人称为经济内阁)、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东北局第一书记兼东北人民政府主席,集许多重要职务于一身,人称“东北王”。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他是毛主席最信任的人,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他写的告诫干部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要正确对待荣誉、名利、地位的文章:《荣誉属于谁?》,是我在陆军参加“民主运动”时上级要求大家重点学习、领会的重要文件之一。这样一个大干部怎么会反党?

饶漱石曾经是三野的政委、华东局第一书记、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现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拿毛主席的话来说,那可是“吏部尚书”啊!他是我们江西老俵,江西人曾经因他而骄傲、自豪!

对高岗、饶漱石会反党,我的思想一时还拐不过弯来。但是,传达中摆出的一些具体事实,使我改变了对他俩的看法。

不准记,我就认真听,拼命往脑子里记。散会后赶紧凭记忆趁热打铁地把它们详详细细地写在笔记本上,以资保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会后记入笔记本

“文革”开始后,我为了少惹麻烦,烧掉了几本笔记本。可是面对记有这份材料的笔记本,我有点舍不得烧,这个太珍贵、太难得了!但不烧行吗?要是查出来,给我压顶大帽子,说我盗窃党中央的机密!我吃得消吗?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的办法:从头到尾再看一遍,用脑子狠狠地记住它,然后再把它烧掉。

过去保密的东西,现在可以讲了。我凭我脑子里的记忆,把那次传达的内容简略地写出来。

1952年底——1953年初,中央将全国六个大区中的五个一把手(或实际的一把手)调中央工作,有高岗、邓小平、饶漱石、邓子恢、习仲勋等五人,时人称之为“五马进京,一马当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马进京,一马当先

“一马当先”指的是高岗,因为他的权威最重,东北党政军的一把手全由他一人兼任,调中央担任的职务也最高、最重要。薄一波领导的华北局奉命搬进北京办公,也等于是调进了中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薄一波

(我个人认为,这一次的大调动,可能一个是为了加强中央的工作;另一个也可能是为了不让地方“诸侯”们的势力太膨胀,造成“尾大不掉”。战争时期为了方便指挥部队、集中兵力、统筹后勤供应等,中央赋予了各根据地、各野战军领导以极大的权力,常常可以先斩后奏、自行其是,各地区的“诸侯”们也因此而一言九鼎,树立了极高的威信。现在全国解放了,要“全国一盘棋”了,对威望太高的头头们中央要加强控制了)。

“五马进京”后,有的“马”不久就露出了个人野心的“马脚”。

高岗、饶漱石进京后,二人联手,攻击刘少奇和周恩来。他们认为,如果这两个人被他们打下去了,他们的位置就紧挨着毛主席了(他们认为朱德年纪大,管事不多,对他们威胁不大,所以没有攻击朱德)。

高岗在高级干部中散布流言,说刘少奇是“亲美派”,思想一贯右倾:在天津的讲话是向资产阶级投降;他不断向东北发出右倾的指示,是我高岗进行了抵制。

饶漱石本是刘少奇一手提拔起来的年轻干部,对刘少奇曾经非常尊重。但他进京后,观察和判断了中央的形势,认为刘少奇的地位已经不稳,高岗的势力正在膨胀,政治前景看好;便赶紧跳槽,从他认为的“刘少奇的船上”跳到“高岗的船上”去,试图分享政治斗争的成果。

高岗利用薄一波(时任中央财委副主任)在税收政策上犯的工作性质上的错误,在中央财经工作会议上大批薄一波(高岗认为薄一波是刘少奇的人,打薄是为了打刘),还把一些刘少奇讲过的话故意加在薄一波的头上进行批判,实行“名为批薄,实为批刘”的手法,“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由于高、饶联手大闹,弄得财经会议旷日持久,收不了场。掌握会议的周恩来也感到很棘手,就去向毛主席请示。毛主席说:“你去搬兵嘛,把陈云、邓小平搬去。”陈云和邓小平应邀到会讲话,辩证地、有分寸地批评了薄一波在工作中存在的缺点、错误,也肯定了他的成绩。有理、有力、有据的“两点论”使高、饶闹不下去了,财经工作会议才得以转入正常的工作讨论,尔后顺利收场。

高岗宣传“二元论”,把党分成“红区党”和“白区党”,说毛主席和他高岗代表“红区党”,刘少奇代表“白区党”。说刘少奇大量提拔“白区党”,形成了“红区党”打天下、“白区党”坐天下的不正常局面。企图挑拨“红区”党员与“白区”地下党员之间的关系。

高岗对安子文(中组部副部长,曾是白区地下党员)说:“毛主席要改组中央政治局和加强中央各部机构。”安子文听高岗这么一说,未报告中央,未经中央授权,就草拟了两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部负责人名单草案拿给高岗看,也拿给饶漱石看。安子文这样做当然是不妥的,当即被高、饶抓住了辫子。高岗便歪曲地到处散布,说安子文拟的名单里“有薄(一波)无林(彪)”,“白区党”要抢天下;饶漱石则借此机会在中组部内开会斗争安子文。其矛头都是对着刘少奇来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安子文

高岗建议党内设副主席和总书记,表示自己适宜于当副主席或总书记,并以此拉拢别人。他对陈云说:“党内设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被陈云当场拒绝。他又拉拢邓小平去攻击刘少奇。邓小平当即拒绝,说刘少奇在党内的地位是历史形成的,不可随意动摇。陈云和邓小平都感到高岗有不良企图,两人都分别向毛主席作了汇报,这使毛主席对高岗的所作所为提高了警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小平、陈云分别向毛主席汇报

饶漱石抗战时期在新四军当副政委时,经常在政委刘少奇面前讲代军长陈毅的坏话。刘少奇调中央后,由饶漱石代理华中局书记及新四军政委。干部中有人议论,认为陈毅的资历、能力、经验、威望、功劳都比饶漱石强,怎么代理书记叫饶漱石给当了?饶漱石风闻此类议论,心生恐惧,担心控制不了局面,就抓住陈毅在历史上曾经和毛主席产生过分歧的辫子,利用整风之机,煽动一些负责干部斗争陈毅。那些负责人从保卫毛主席的善良愿望出发,跟着饶漱石的指挥棒转,以至于陈毅被孤立起来。拿陈毅自己的话来说,那时被孤立得“鬼都不上门了”。幸亏毛主席能大度地看待和处理历史上的恩怨、纠葛,电调陈毅来延安参加整风运动,隔开了饶对陈的斗争。但饶仍不依不饶地向毛主席发电报,说陈毅有“右的观点”,“对过去的历史问题存有若干成见”,有“很坏的作风”等等。果然,饶漱石如愿以偿地由代理变成了正式的中共中央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

全国解放后,成立东北、华北、西北、西南、中南和华东六个大区。中央决定,各大军区的司令员兼任大区军政委员会主席。可是陈毅这个人谦虚,而且也是从工作的实际出发,在华东局讨论大区主席人选时,他提出:自己已担任上海市长,工作太忙了,建议大区主席一职由饶漱石担任。你客气,我福气,饶漱石当即慨然应诺。饶漱石来到中央,却向毛主席汇报:华东局的几个同志不同意陈毅当大区主席,要我饶漱石当。于是,饶漱石当上了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任命一公布,引起国内外的种种猜测:各大区都是司令员当主席,为什么只有华东是政委当主席?莫非陈毅有什么问题?中央对他有什么看法?……

1952年,中央调饶漱石去中央担任中组部长。这时饶漱石正患面部痉挛,病情比较严重。华东局的同志关心他的身体健康,就向中央报告。中央来电,要饶漱石到北京去治疗、休养。华东军区副司令员粟裕好心地陪送他去北京。谁知他却产生了一系列的怀疑:为什么要派粟裕送我去北京?是不是让粟裕来监视我?……

到北京后,疑神疑鬼的心情使他难以入眠,竟然深夜给毛主席打电话,要和毛主席面谈。毛主席的秘书在电话里告诉他:“主席已经睡下了,有事明天再约时间吧。”他焦躁不安地坚决要求现在就见毛主席。秘书无奈,只好报告毛主席:饶漱石政委要求现在见主席。毛主席以为他有什么急事,当即答应让他来,并起床见他。他见到毛主席后,反复试探:中央是不是在怀疑他?毛主席是不是不信任他了?对把他调出华东,拿掉他的两个“第一”(华东局第一书记,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一个主席(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疑虑重重。毛主席看穿了他的顾虑,就说:“你要是不放心,你就仍然留在华东工作。”他这才安心地住在北京治病。

高岗也演过这样一出异曲同工的戏。中央调高岗来中央任计委主席。高岗也和饶漱石一样,不放心,怀疑中央是在搞“调虎离山”之计,便旷日持久地拖延着,久久不来中央上任。毛主席看透了他的心思,就宣布他继续兼任东北的所有职务。他这才走马上任。但他一上任就斗,要斗掉毛主席身边的二、三把手。

饶漱石也是一上任就斗,组织人斗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说他擅自拟定中央和各部负责人名单草案是别有用心,质问他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暗指刘少奇)?……揪住不放,连续批斗。

毛主席看出这里面有问题,就批评饶漱石:“你不要认为自己当过大区的第一书记,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你还没在中央工作过呢!为什么你斗争一个‘吏部尚书’(指安子文。中央组织部的工作、权力相当于封建时代的吏部。安子文是中组部副部长,所以称他是“吏部尚书”)不给中央打招呼?”

毛主席又批评高岗:“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首的司令部,刮阴风,烧阴火。”

毛主席还批评陈毅:“你推让是不对的,谦逊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好的。对野心家就不要让,让了会使党遭受损失。”

在生活作风上,高、饶二人则恰恰相反。高岗生活腐败,常常利用宴会搞腐化活动;饶漱石则烟酒不沾,不请客、不跳舞,但却在大事上搞名堂,是个“大奸若忠”的伪君子(六十年代初,我与饶漱石的侄子共事。他曾经迷茫地对我说:“我叔叔对自己要求可严呢!五十年代初我在上海工作,一次下乡前,我向他要几个零用钱,说是要买个手电筒下乡。他说:‘用新的影响不好。我这里有个旧手电筒,你拿去用吧。’这么一个严格要求自己、要求亲属的人,怎么忽然变成了反党、反毛主席的人呢?”)。

为了挽救高岗、饶漱石,毛主席有意避开,去杭州疗养,让刘少奇主持召开七届四中全会,向高岗、饶漱石敲警钟。高、饶仍然不思悔改,高岗甚至还在会上演了一出抢会议主持人座位的闹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七届四中全会

全会后,由周恩来主持召开帮助高岗的座谈会(开了几次会后,高岗自杀身亡,被开除党籍。奇怪的是,他在自杀之前留下的遗书中竟然委托他的打击对象周恩来照顾他的家属。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周恩来的人品)。

毛主席对高岗的自杀也感到遗憾。他本来想让高岗接受一段时间的批判,在他接受教育、决心改正错误后,把他放到陕北去做几年地委书记,给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可是他拒不接受党的教育,走上了绝路,终于被开除出党。

对饶漱石,则由邓小平、陈毅主持召开揭发、批判和帮助的座谈会。饶漱石承认和检讨了自己的一些错误,中央打算保留他的党籍,给他出路(饶漱石后来闹翻案;再者,受“潘汉年、杨帆案件”的牵连,还是被开除了党籍。粉碎“四人帮”后,经调查、落实,“潘杨案件”乃是一桩冤案,获平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平反后的杨帆

饶漱石的倒台使我联想到他的父亲饶老先生,因“子贵”而“父荣”的饶老先生恐怕要跟着倒霉了。然而,不,饶老先生继续稳坐江西省副省长之位。可见那时候党的风气还是比较正的,政策性很强,时时事事处处按党的政策办;不象后来,特别是“文革”中,大搞封建式的株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父亲英雄儿好汉,父亲倒霉儿混蛋。”饶漱石倒霉了,其父却仍然是受人尊敬的党外民主人士。

上述这些,是1955年的中央文件精神。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现在又有了不同的声音,有人提出要为高岗、饶漱石平反。这事儿还是要以中央的正式文件为准。

(这些年已有一些写“高饶事件”的文章、书籍出版,但其中不乏演绎的成份。)(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