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几句警察的好话(一)关于打人问题

咱这是对九十年代所犯的错误和前两年的一个错误言行作一个检讨,诸君莫要误会。当年自已认为公安最基本的本职工作是“除暴安良”,不 除暴,何以安良?还有一种“除恶即是扬善”的念头,认为总算是能有给老百姓作点善事的机会吧。我们把一些罪犯(现在正确叫法应是“犯罪嫌疑人”但已叫惯了,就这么糊涂下去吧。)分为“小黄角”和“老黄角”,“小黄角”是指刚学会飞嘴边还有明显黄边的小鸟,“老黄角”则是用“老鸟”简称之。前两年和一个熟悉的当了警察的晚辈聊天,听他吹嘘自已如何文明办案,忍不往怼了他一句:“去糊弄日本人吧!我都不信你要是逮了个老鸟,你要是先给他端一杯水,再给他说一声‘请你把你干过的坏事告诉我,好吗?’他就会老老实实地交代!”那个年轻人也只是回了一句:“叔,哪有你说的那么客气?”却也没有对我的错误言行进行批驳,也算是给了我这个老家伙一个面子吧。当年我们曾经破获了一个犯罪团伙,他们干的是把一些“坐台小姐”以“出台”的名义骗出来,在出租车上就把尖刀架在那个小姐脖子上,逼到他们的住处后轮奸并照相,每月至少交三千元以上好处费的勾当。当时我们想法设了一个局,让一个受害者给他们的头打电话,约好在中原电影院旁边的一个小公园里给他们交钱,才把他骗了过来,一个民警掏出枪来指着他,我们几个冶安员趁着他一楞神的工夫,迅速扑上去把他摔倒在地戴上手镐,才算是制服了他。看着从他身上搜出来的那把明晃晃的半尺多长、一边带着锯齿的锋利尖刀,那玩艺可不是光吓唬人用的,谁要说没有一点后怕,才是乏话!对于这种穷凶极恶、丧尽天良之徒,我是打心眼里憎恶。有一次提审他,虽然我是负责审问和作讯问笔录的,却也忍不住先把他的手镐按进去两扣,才坐下来审问。谁知道这个只有十九岁的老鸟,不但拒不交代,不大一会,居然“哎哟!哎哟!”装模作样地叫唤起来了,还说什么“我不想活了!叫我去死了吧!”我气极了,当场就站起身来给了他两个耳光,并指着三楼上打开着的窗户对他说;”你不是想死吗?从这儿跳下去呀,老子保证不拉你!反正你是自杀,我们属于看管不严。就你这一号人渣,死一个少一个,社会上还少一个祸害!给我玩这一套,你还是嫩了点!你要是真想死,早他娘的一声不吭想法从这儿蹦下去了,还用的着先叫唤叫唤唤?“并警告他:”你也少给我作那’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梦!我们有受害人的指控,有你同伙的交代,有那把带着你指纹的刀,还有你们拍的那么多烂脏照片,人证、物证据在,你就是一句话不说,治你个轮奸罪,强迫组织妇女卖淫罪是没跑的,翻过来说,我们如实把你拒不交代的事实报上去,法院给你加点刑倒是有可能。你也不用老看着我,就你这熊玩艺干的这些缺德事,最少判你十年,再过十来年,咱谁还认识谁呀?我还会怕你报复?“一席话说出来,我心里头感到非常的爽快!那家伙倒是一下子老实了,呓征了半天,倒是老实交代了。现在就是有人指责我打人我也认了,也会说不对。但绝不会后悔。咱玩的是真本色,不搞那些狗皮倒灶的虚玩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