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伴随蒋介石日记开放的,还有一本手抄的《圣经》首次曝光,非常引人注目。这本文言文版的《圣经》是由蒋介石的侍从秘书手抄而成,共6册。《圣经》里时有蒋介石的圈点、眉批。眉批后,还标有日期。从已发黄的《圣经》可以看出,蒋介石不仅读了多遍,而且几乎爱不释手。

此前,人们都说蒋介石之所以成为基督徒,是他当年要娶才貌兼备的宋美龄为妻付出的信仰代价。此次,通过研究蒋介石的日记才知道,他是如何从一位三民主义者一步步转变成一名基督徒,并最终将基督教作为精神支柱的。

曾经读马列“乐而不能悬卷”

蒋介石早年追随孙中山,信奉三民主义。其间,他受新思潮的影响,一度崇拜共产主义,醉心马列思想。这在他当年的日记中有详细记述。

“五四”以后,知识分子们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种新式书报,想从中找寻救国真理,蒋介石也不例外。他自觉地、有计划地阅读《新青年》等刊物和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等方面的书籍。

马克思的经济学说给蒋介石的第一印象是深奥难读。他读了三遍,还感到“不能十分了解”。有时,他不得不掩卷而去,但是,读来读去,他终于读懂了一些,并有了兴趣。

他在1923年10月18日的日记中写道:“看《马克思传》。下午,看《马克思学说》,乐而不能悬卷。”看书看到了“不能悬卷”的程度,说明蒋介石对马克思主义已经有了相当了解,并有了一定感情。

1925年11月,蒋介石要为黄埔军校第三期同学录作序,打算既谈人生观,也谈宇宙观。苦无心得,最后决定重点阐述“精神出自物质,宇宙只有一原”的观点。显然,这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论的基本观点。然而,这一时期,蒋介石又读到了《泰戈尔传》,使他的思想产生了矛盾。11月12日,他在日记中写道:“泰戈尔以无限与不朽为人生观之基点,又以爱与快乐为宇宙活动之意义。列宁以权力与斗争为世界革命之手段。一以唯心,一以唯物。以哲学言,则吾重精神也。”这段日记表明:在唯心与唯物的对立中,蒋介石选择了“唯心”。这成为蒋介石后来拒绝马克思主义,走向基督教的起点。

祈祷“天父在上,大显神通”

蒋介石成为基督徒,虽与他和宋美龄的婚姻有关,但这并不是决定因素。蒋宋结婚前,宋家并未以蒋介石入教作为条件。蒋介石从上海到日本去见宋美龄的母亲倪桂珍,老太太也没有要求蒋介石信基督教。

一年以后,宋家老太太对蒋介石说:“我们一家都信基督教,你也信基督教吧。”蒋介石当时回答得相当坦诚:“对基督教的教义我还不了解,让我研究以后再说吧。”虽然这次婉言拒绝,但此后蒋介石真的下工夫读了《圣经》。后来,宋家老太太患重病,蒋介石其实还在犹豫要不要成为基督徒,但因为岳母对他非常好,为了使老人得到一点安慰,他就承诺愿意受洗入基督教。

虽然承诺受洗,一开始蒋介石仍不是虔诚的基督徒,但有两件事情很快改变了蒋介石的态度。

第一件事:1929年12月1日,是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当天,蒋介石在南京接见第十三路军总指挥石友三,命他率部南下广东,参加对张发奎和李宗仁联军的作战,并准备在中途将石友三消灭。

其实,石友三对蒋介石的阴谋已经预知,故佯称准备完毕。蒋介石自以为得计,回房睡觉。宋美龄对他说:“我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兆。”蒋介石劝她安心睡觉。一会儿,宋美龄又惊醒,告诉蒋介石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条血河。蒋介石说她太紧张了。谁知半夜两三点钟,他们被一阵轰轰的炮声震醒,原来石友三造反了,形势十分危急。

天亮后,宋美龄给在上海的母亲打电话,请她为他们祈祷。两小时后,宋母发来一份电报说:“敌人将会自动退去。”原来宋母祷告后翻开《圣经》,其上正好写道:“仇敌起来攻击你,耶和华必使他们在你面前被杀败。他们从一条路来攻击你,必从七条路逃跑。”说来也巧,事情的结局真的像《圣经》说的那样,石友三没有继续向南京进攻,而是向北撤走了。宋母说这是基督的恩典,使他们转危为安。蒋介石亦不由不信。

第二件事:1930年爆发了中原大战,蒋介石亲自去陇海前线督战。5月31日,他乘专列悄悄来到朱集车站,指挥部就设在列车上。当晚,冯玉祥派部下郑大章率领骑兵队,急驰40公里,偷袭距离朱集车站很近的归德飞机场。骑兵队烧毁蒋军12架飞机,俘虏几十人,却没有发现蒋介石在列车上。当时,蒋介石躲在车厢内,双膝跪地,泣声祷告:“天父在上,大显神通,今夜只要护卫中正脱险,我一定洗礼入教……”脱险后,蒋介石认为是祈祷起了作用,自此决定全身心信奉基督教。

用《圣经》卜问“国运”

入基督教后,蒋介石虔诚地向“天父”祷告。久而久之,他对基督的信仰,成为支持他渡过重重难关的精神力量,尤其是在上世纪40年代末期。

1947年底,东北战况危急时,蒋介石即在日记中写道:“至十时祷告三次,天父许我明年圣诞节可消灭山海关以内各省之共匪,并令我不可放弃永吉、长春各要据点。可知天父之意者皆合实际与必然之理,凡遵照天意者必皆成功也。”蒋介石在日记中写到“天父”、“上帝”时,常在前面空一格以示尊崇。

1947年12月29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十日来各战区告急,失败电报如雪片飞来,诚令人有应接不遑之感,但此心反无忧惧,夜间安眠胜常。以存亡大事,上帝必有意者,绝非人力所能强制,故自问无愧。”

即使战况持续恶化,蒋介石对“天父”并无怨尤,而以多祷告表达虔敬之心。

战场上一败再败,但是信奉基督的蒋介石坚持认为,“天父不会亏待我”。

退守台湾后,蒋介石在日记中曾多次说到自己在上帝面前祷告,称如果“神要赋予我这个使命,那么为了中国的统一大业,不惜自己的生命”。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退缩在台湾的蒋介石则仍在用《圣经》卜问“中华民国”的存亡问题。

蒋介石在10月10日的日记中写道:“今日国庆双十节,四时起床,盥洗后凝神默祷,卜问中华民国存亡前途……感谢上帝,使我中华民国得由忠贞子民介石之手,能使之转危为安,重生复兴也。”

10月31日,是蒋介石的生日。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本日为余六十三岁初度生日,过去之一年实为平生最黑暗、最悲惨之一年。当幼年时,命相家曾称余之命运至六十三岁而止,其意即谓人余六十三岁死亡也。惟现在已过今年之生日而尚生存于世,其或天父怜悯余一片虔诚,对上帝、对国家、对人民之热情赤忱,始终如一有增无已,所以增添余之寿命而留待余救国救民护卫上帝教会,以完成其所赋予之使命乎?”

此时靠求神问卜来保佑“国家”命运的蒋介石,已经荒唐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