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殖民主义瓜分世界时轻而易举就能摧毁一切反抗,根本不需要任何借口,直接就派军队进攻、直接占领、直接管理。等殖民地人民被世界民族独立、民族解放运动唤醒,西方国家再象殖民主义时代那样赤裸裸搞侵略就遇到了空前的抵抗,例如越南战争。科索沃战争使西方国家发现了应对的新窍门:只要有“带路党”里应外合,在“人权高于主权”的名义下把侵略战争打扮成“国内正义战争”,就可能避免越南战争那样激烈的抵抗。没有“带路党”的里应外合,就没法把侵略战争变成“人权高于主权”的“正义国内战争”,就难逃越南战争的恶梦。从科索沃战争到现在,西方国家发现哪里的“带路党”成气候,侵略那里就比较顺利——如科索沃;哪里的“带路党”不强大,侵略那里就困难重重 ——如阿富汗。因此“带路党”已经成了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国家收复失地、发动征服世界新长征的不可缺少的关键角色和得力工具,举足轻重的战略性武器。

大规模培植使用“带路党”制造动乱为侵略战争服务其实是希特勒的首创。《第三帝国的兴亡》有如下描述:

——“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日耳曼少数民族的困境,对希特勒说来,就像一年以后但泽之于波兰一样,不过是一个借口,以便让他用来在自己所垂涎的土地上制造纠纷,进行颠覆,用来迷惑其友邦,掩饰他的真实意图。”

——“几乎一直到最后,张伯伦首相和达拉第总理同世界上其他绝大部分国家一起,显然还硬是由衷地相信,希特勒的全部要求,不过是要为捷克斯洛伐克境内他的同胞申张正义而已。”

——“据外交部的一份备忘录所载,希特勒的指示是,‘苏台德德国人党应当提出捷克政府所不能接受的要求’。汉莱因本人对元首的意见总结为,‘我们必须老是提出永远无法使我们满足的要求’。”

——当时英国首相尼维尔.张伯伦在1939年3月17日关于波兰的演说中说:“‘他(希特勒)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如果那里有动乱的活,难道不是从外部煽动起来的吗?这到底是一场老的侵略的结束呢,还是一场新的侵略的开始呢?这到底是最后一次对一个小国的进攻呢,还是会有别的进攻继之而来呢?是不是这在事实上只是想以武力征服世界的计划中的一个步骤呢?”

当年希特勒发动侵略的借口就是“人权高于主权”,只不过希特勒的“人权”仅仅是“日尔曼民族的人权”。如今西方国家推陈出新,去掉了希特勒的“人权”仅仅适用于“日尔曼民族”的历史“局限”,推而广之包装为“普世价值”,适用于西方国家要侵略的任何国家的任何民族——只要想侵略你,马上就打“人权牌”,当年希特勒的那一套立刻重新上演:

——“不过是一个借口,以便让他用来在自己所垂涎的土地上制造纠纷,进行颠覆,用来迷惑其友邦,掩饰他的真实意图。”

——让全世界相信,西方国家的全部要求,不过是为他们要侵略的国家的人民申张正义而已。

——“我们必须老是提出永远无法使我们满足的要求”

——“如果那里有动乱的活,难道不是从外部煽动起来的吗?这到底是一场老的侵略的结束呢,还是一场新的侵略的开始呢?这到底是最后一次对一个小国的进攻呢,还是会有别的进攻继之而来呢?是不是这在事实上只是想以武力征服世界的计划中的一个步骤呢?”

当年给希特勒当“带路党”的主力是狂热的“日尔曼民族至上”的种族主义者,象吉斯林这样的内奸不算多。如今给西方国家当“带路党”的主力除了民族分裂主义者,更广泛的是想靠外国侵略军的刺刀登上权力宝座骑在本国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普世精英”。利比亚战争中,用高科技武器打硬仗的是西方国家军队,出头露面招摇过市的却是“带路党”。

给一群乌合之众野心家一点甜头、一堆风头就能重新回到殖民主义世代、重新肆无忌惮发动赤裸裸的侵略战争,这买卖挺合算。更合算的是可以拉屎不揩腚——象过去殖民主义侵略那样自己直接派兵占领,得直接面对老百姓的反抗,得亲自出马建立一个政权机构,得亲自处理无数令人头疼的问题,代价大而收效少。用“带路党”就大不一样——把你个国家烧杀抢掠破坏一空炸个稀烂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一切烂摊子全甩给“带路党”处理,自己什么代价都不出,连打你杀你炸烂你的战争费都要通过“带路党”收回来。“带路党”不过是“一次性使用”的走狗,可以随时更换,很方便也很廉价。当然“带路党”也有自己的算盘:卖身投靠洋大人就能靠外国武力轻轻松松获得本来靠自己的禀性能力根本得不到的权力,随心所欲压榨老百姓发大财,这不要本钱的买卖挺合算。总而言之是“双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