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9)两颗星正好

我们这批学员到空军飞行部队后,一律定为副排级。上级规定,学员在学习期间不能晋升,所以我的级别一直是从陆军带来的副排级。在航空预科和本科学习了几年,毕业后还是副排级;不少学员则是由战士直接晋升为副排级,这使我感到吃亏了,心里有点郁闷。但很快就自宽自解:我还年轻,来日方长,何必计较这一日之短长!

关于飞行人员的级别,曾有过这样一个小故事:航校早期有个学员M,本是一名陆军战士。他冲破体检的重重关卡后,飞行合格;学飞行时,又经历层层淘汰关。他奋勇拼搏,苦学巧学,终于学出来了;毕业后分配到空军飞行部队,成为一名喷气式歼击机飞行员。他十分高兴,觉得自己通过艰苦奋斗,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突破体检的层层关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历层层飞行淘汰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终于成为一名喷气歼击机飞行员

谁知发军装时,发给他的仍然是战士服,因为他的级别还是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空军战士服

M想不通:我是从千万人中挑选出来的飞行学员,我经过航空学校严格的飞行学习与训练,已经能独立驾驶喷气式飞机了,我可以参加空战了,怎么还是个战士?一气之下,他抱起战士服就往大队政委房间里跑,对着大队政委把战士服往地下一丢,委屈地喊道:“这个衣服,我不穿!”

M的过激行为自然是受到了批评,但大队领导还是把他的意见、要求及时向上反映;层层上报,一直反映到军委空军。空军领导研究了这一涉及到全空军飞行人员级别、待遇的大问题,并参照了苏联空军的军衔授予情况。苏联空军是在航校学员毕业时就授予中尉军衔(相当于我军的副连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联空军中尉

优秀学员还要再提高一级,授予上尉军衔(相当于我军的正连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联空军上尉

于是决定,所有飞行学员毕业后都定为排级(中国人做事稳当,喜欢留有余地)。等我们毕业时,已有正、副之分,就都定为副排级。但是不久,飞行员、领航员都晋升为正排级,通讯员、射击员则仍是副排级。于是,我这个副排级一副就副了7年,直到转业前夕才提为正排。

对飞行员M的这种过激行为,我们该怎么看?我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与这事儿有点关连的故事:

法国总统、著名的法国民族英雄戴高乐将军生前留下一份密封的遗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戴高乐将军

他逝世后,人们拆看他的遗嘱:

“……将我的遗体运回我家,不举行任何公开仪式……碑文是:夏尔?戴高乐(1890——)。别的什么都不要。仪式务必极其简单。不要国葬。不要总统、部长、两院各单位和行政、司法机构参加……不要音乐、不要军乐队、不要吹吹打打……不要发表讲话……不唸悼词……我希望在安静的气氛中把我的遗体送到我的墓地。我事先声明,拒绝接受法国或外国的勋章、晋升、称号和表彰。无论授予我什么,都是违背我的遗愿的……”

于是,人们按照戴高乐的遗嘱,墓地修得非常简朴:科隆贝教堂旁边小小的坟地边角上,覆盖着一块高出地面不到一英尺的长方形墓石,后面竖着一个十字架。墓石不是大理石的,不是汉白玉的,只是一块普通的白色石头;没有任何雕饰,也没加任何头衔,只刻上简单的一行字:

夏尔?戴高乐1890——197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戴高乐的墓地

可是人民不会忘记他,下葬那天,4万多人从法国各地赶来送葬;巴黎50多万人冒雨伫立在凯旋门前致哀;时任总统蓬皮杜在广播电台发表演说,沉痛地向全世界宣告:“戴高乐将军逝世了,法国失去了亲人!”63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从世界各地赶来致哀……

可以盖棺论定:戴高乐是一位淡泊名利的伟人!

且慢,下面我再向大家介绍另一个样子的戴高乐: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雄、法国陆军总司令贝当元帅想写一部战争回忆录《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贝当元帅

写他亲自指挥的凡尔登战役——就是这一战役成为法国(协约国)胜利、德国(同盟国)失败的分水岭。凡尔登战役的英雄写凡尔登战役,当然很有意义,出版社非常欢迎,仰首以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凡尔登战役

可是元帅提起笔来有千斤重,远没有挥动指挥刀那么得心应手;于是他就找到他的老部下、年轻的上尉戴高乐来执笔——戴高乐的文笔是十分出色的,元帅非常欣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年轻时的戴高乐

谁知戴高乐提出了一个条件:“书成之后,我的名字要出现在书上。”贝当当即随口答应道:“在‘序言’里写上你的名字。”

两年后,书写成了,要出版了。这天,贝当带着戴高乐到高等军事学院去讲课。贝当亲自上台向听众介绍戴高乐,要大家认真听课。听众都是些什么人?将军、上校、教授……谁看得起这么一个年轻的上尉?可是没办法,元帅坐在台上压阵,只好老老实实地听一个嘴上没毛的小上尉坐在台上“胡说八道”。

课后,贝当问戴高乐:“感觉如何?”

戴高乐:“很好,我充分阐发了我的观点和追求。”

贝当:“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我会让你登上高等军事学院的讲坛。”言下之意,这是他一手促成的。

“真理总是要登上讲坛的。”戴高乐当仁不让。

“军事学院那些人还不服气呢,要不是我坐在讲坛上……”贝当把话挑明了点。

“抱残守缺的人,什么时候都会有;但有先进思想的人一定会赞赏我的观点。”戴高乐的思绪仍然不上路。

贝当只得赤膊上阵了:“年轻人,你这次获得的荣誉够大了吧?”

戴高乐得意地笑笑。

贝当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就言归正题:“《战士》这本书的出版有了点新情况。”

“什么新情况?”戴高乐警惕地问。“有关方面认为,既是我的著作,就不应写上‘其他人执笔’的内容。”贝当露出了他的真实意图。

“您想要背弃诺言,埋没我这两年的辛勤劳动的成果?”戴高乐毫不客气地尖锐质问。

“话不能这么说,我是在和你商量嘛。我老啦,一切都会过去的,剩下的只有这本书了。而你,年纪还轻,前途还很远大——我会为你作出安排的……”贝当点到为止,下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元帅阁下,我崇拜的是您身上的法国军人的正直与真诚。署不署名是小事,这个才是大事。”

贝当象挨了一记耳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憋了好半天,终于气得拂袖而去。

自尊心使贝当不能抹掉戴高乐的名字去出书,况且这个刺儿头会闹出很大的动静来的;但又不甘心写上戴高乐的名字……那部精心炮制的巨著就这么搁浅了,以至于始终未能出版。

没荣誉的时候想荣誉,荣誉多了,也就无所谓了。对小人物的计较小名小利,大家要宽容一些,物以稀为贵嘛,难得有名利降落到小人物的头上啊!而大人物呢,名利纷至沓来,多点少点也就无所谓了。戴高乐的墓碑上没刻职务,可是戴高乐名满天下,誉满天下,天下谁人不识君?要石头上的那几个字干什么?而他在当无名上尉时,能在元帅的书上出现自己的名字,那就是小人物难得的荣誉啊!(当然,也应该肯定他有一股坚持真理、主张重然诺的正气。)

再说那个小飞行员M,30多年后,他成长为一个大军区的空军司令员,授空军中将军衔。不知他回忆起青年时代的往事会作何感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战士M成长为空军中将

既然谈到军人的级别、职务,我就顺便介绍一下我们部队当时的级别、职务的安排情况:

我们这期学员在级别、职务上都吃了点亏。我们这个师的空勤成员主要是由航校第3期学员组成的。要组成一个师,搭起一个师的架子,成员可以暂缺,可以后补,各级领导干部不能缺,要开展工作嘛。于是,就大胆任用干部。譬如,我们大队的大队长,原是陆军的班长,从航校3期毕业后,参与组建这支新部队。由于他飞得好,被破格晋升为大队长、定正连级。我们大队的通讯主任,原是航校3期的通讯学员,陆军的班级干部,因工作需要,破格晋升为大队通讯主任,但级别还只是正排。此谓之“职高级低”。等到我们5期学员毕业补进去时,各级领导干部都已任命、配齐,我们5期就都成了被领导。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国民党那么讲究“你是黄埔几期?”原来毕业早晚与任用有很大关系。

当时我们这个师只有两个团,每个团有3个大队,每个大队有3个中队,每个中队有3个机组。在干部配备上,由于飞行干部奇缺,空勤人员晋升很快;但考虑到资格,往往是“职高级低”。政工干部由于资格较老,原级别较高,一般“职级相当”。譬如我们的师长,毕业于航校3期,原系陆军师参谋长,抗战干部,授上校军衔。师政委是老红军,在陆军时就是师级干部,授大校军衔,并于1961年晋升为少将。师的副政委是上校,飞行副师长是中校。在我们团里,不会飞的团长是少校,飞行副团长是大尉;团政委、团副政委都是中校。大队长一般是上尉,中队长是中尉,飞行员是少尉。大队政委一般是大尉……

别小看了这肩上的几颗星星,威望、影响大着呢,在地方上的妙龄少女中就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一颗星太小,三颗星太老,两颗星正好!(在那个年代,一颗星是小知识分子军官中的大多数,两颗星是少数,三颗星一般是渡江前参军的,大多是农村出身,文化较低,年龄稍大。)(待续)

(原创作品,申请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