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唯一一次被捕

毛泽东唯一一次被捕

八七会议制定了“四省秋暴计划”,即粤、湘、鄂、赣四省秋收起义计划。

选择秋收起义,考虑到那时农民结束农忙,可以离开土地;选择粤、湘、鄂、赣四省,考虑到这四省的基础较好。

毛泽东前往湖南,发动秋收起义。

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熟悉农村,擅长领导农民运动。瞿秋白便曾这么称赞过,中国有两个“农民运动的王”(《湖南农民革命》序言,汉口长江书店一九二七年四月版。),那就是彭湃和毛泽东。

毛泽东说过,中国四万万人口之中,农民占了三万万两千万以上,即占百分之八十,所以中国革命一定要依靠农民,发动农民。一九二六年,他在广州主持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

一九二六年底,毛泽东回到故乡湖南考察农民运动。翌年三月中旬,他在武汉给中共中央写出了那篇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此文不仅在中共党内刊物上刊载,而且在汉口的《中央日报》上连载,甚至共产国际的机关刊物《共产国际》上亦以英文、俄文转载此文,足见此文在当时影响之广。

此文被收录《湖南农民革命》一书,在汉口印行。瞿秋白称毛泽东为中国“农民运动的王”,便出自他为此书所作的序言。瞿秋白写道:

“匪徒,惰农,痞子……”这些都是反动的绅士谩骂农民协会的称号。但是真正能解放中国的却正是这些“匪徒”……

中国革命家都要代表三万万九千万农民(瞿秋白当时对中国农民的统计数字与毛泽东略有出入)说话做事,到战线奋斗,毛泽东不过开始罢了。中国的革命者个个都应该读一读毛泽东这本书,和读彭湃的《海丰农民运动》一样。

八七会议时,彭湃在南昌起义前线,不久前往故乡广东海丰,组织海陆丰农民暴动。于是,农民运动的两个“王”,一个在湖南,一个在广东,开足马力干了起来。

毛泽东是在八月十二日离开武汉,作为中央特派员,来到长沙的。

八月十八日,在长沙市郊沈家大屋,毛泽东出席了中共湖南省委会议,担任省委委员、常委。会议详细制定了湖南的秋收起义计划。

八月二十日,毛泽东起草了《湖南致中央函》,表达了中共湖南省委的雄心壮志:

中国客观上早已到了一九一七年,但以前总以为这是在一九○五年。这是以前极大的错误。工农兵苏维埃完全与客观环境适合,我们此刻应有决心立即在粤、湘、鄂、赣四省建立工农兵政权;此政权既建设,必且迅速的取得全国的胜利。(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三集,第三百○三页。)

这番话表明,毛泽东的头脑,最初也有点“热”。他不是神,最初也受着瞿秋白发“热”的头脑的影响。他在斗争实践中,慢慢变得冷静起来。何况,连他自己也在八七会议上说:“我素以为领袖同志的意见是对的。”(《“八七”中央紧急会议记录》)当他还不是领袖时,他颇为尊重“领袖同志”。直至他后来觉察“领袖同志”的意见未必对,他就独立自主走自己的路。

毛泽东为了组织秋收起义,在湖南四处奔走。他从长沙来到了株洲,又从株洲前往安源。安源是煤矿工人集中之处,他要发动工人参加暴动。九月五日,他在安源写给中共湖南省委的信中说:“约定十一日安源发动,十八日进攻长沙。”(《彭公达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一九二七年十月八日。)这时的他,受“领袖同志”瞿秋白的影响,也想进攻大城市。

就在毛泽东从安源前往铜鼓县途中,他落入了敌军手中。这是毛泽东漫长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被捕。他差一点被处死!倘若不是他逃出了险境,中国的现代史和中共党史就要另写了!

据考证,毛泽东被捕的地点,是在湖南浏阳县和铜鼓县交界处的张家坊。

后来,毛泽东面对美国记者斯诺,如此饶有兴味地叙述他当时的“历险记”:

当我正在组织军队,奔走于汉阳矿工和农民赤卫队之间的时候,我被一些同国民党勾结的民团抓到了。那时候,国民党的恐怖达到顶点,好几百共产党嫌疑分子被枪杀。那些民团奉命把我押到民团总部去处死。但是我从一个同志那里借了几十块钱,打算贿赂押送的人释放我。普通的士兵都是雇佣兵,我遭到枪决,于他们并没有特别的好处,他们同意释放我,可是负责的队长不允许。于是我决定逃跑。但是直到离民团总部大约二百码的地方,我才得到了机会。我在那地方挣脱出来,跑到田野里去。

我跑到一个高地,下面是一个水塘,周围长了很高的草,我在那里躲到太阳落山。士兵们追捕我,还强迫一些农民帮助他们搜寻。有好多次他们走得很近,有一两次我几乎可以碰到他们。虽然有五六次我已经放弃希望,觉得我一定会再被抓到,可是我还是没有被发现。最后,天黑了,他们放弃了搜寻。我马上翻山越岭,连夜赶路。我没有鞋,我的脚损伤得很厉害。路上我遇到一个农民,他同我交了朋友,给我地方住,又领我到了下一乡。我身边有七块钱,买了一双鞋、一把伞和一些吃的。当我最后安全地走到农民赤卫队那里的时候,我的口袋里只剩下两个铜板了。(斯诺:《西行漫记》,第一百四十一至一百四十二页,三联书店一九七九年版。)

所幸毛泽东所遇上的是民团,不是国民党特务。这次死里逃生后,毛泽东在湖南发动了秋收起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原帖已被删除
斯大林跟毛主席怎么比啊?毛泽东思想是万古长青的。毛泽东的著作我们要看要牢记,阶级斗争还是有,你铁血二李不就是心不死的准备颠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混蛋吗!

你不死阶级斗争就存在,毛主席就是伟大的,早就看出来了,会有人在战争中打不垮中国,会糖衣炮弹+笔墨混账文章打垮中国的。

毛泽东思想就会万古长存!

人民爱戴毛主席是发自内心的,时间越久越感觉到毛主席的伟大!你说那老李?鸡汤捂馊了吧,是时候放出来了!

《惜蒋公中正转进台岛》

一代狗熊蒋中正,仰仗共党北伐成。

摇尾财主成买办,屠刀霍霍杀工农。

五次围剿四不赢,三光政策比日凶。

宁赠友邦不予奴,严令义弟出关东。

淞沪抗战盼调停,借刀杀人无心胸。

奢言抗日杀无敕,十九路军怎能赢?

平津华北建伪政,何梅握手签协定。

重兵围堵剿红军,赶至陕北犹不停。

张杨兵谏吁联共,全国上下齐呼应。

人格保证停内战,原是怕丢身家命。

卢沟桥畔战火凶,国军转进离金陵。

悲哉长江浮白骨,三十万人血染红。

会战几无一次胜,百万大军转重庆。

幸有土共战敌后,力挽大厦才不倾。

与敌媾和息刀兵,大军围困陕甘宁。

皖南剿灭新四军,日寇快哉亲者痛。

内战内行国军勇,外战外行蒋公熊。

豫湘桂战大溃败,中共敌后大反攻。

日寇投降回东瀛,蒋公摘果脸不红。

怎奈国军跑太远,美机美舰忙运兵。

缓兵之计请泽东,拖至双十签协定。

墨迹未干兴刀兵,东北陕北又山东。

孟良崮上炮声隆,屠夫灵甫已毙命。

三大战役主力灭,偏安江南做美梦。

划江而治不可行,百万雄师过江东。

国府门前月不明,蒋公海上白发生。

穷寇亦追多剩勇,神州大地军旗红。

蒋粪翻案实难成,独夫民贼骂名永!

老李不是最恨主席吗?连主席吃顿红烧肉你都要讥讽一顿。今天这是闹哪般?

4楼 李止鸢
生命无法抗拒死亡,但记忆却在与虚无的抗争中日益深沉。


——茨维坦‧托多洛夫(Tzvetan Todorov)﹕《记忆之伤》(Les abus de la memoire)

俺们这位无所畏惧的蒋粉斗士是不惧生死的,连性别都不敢承认,这勇气一般人比不了啊!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