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建国前的解放战争中,北平、湖南、云南、新疆等地的国民党驻军和平起义,对加速国民党政权的崩溃、解放全中国都起了积极作用。

◆迎解放邓力群受命远赴新疆

1949年就在美国领事包懋勋、马克南与麦斯武德、伊敏等人紧锣密鼓组织“东土耳其斯坦国”的时候,在美国的策动下,青海的马步芳,宁夏的马鸿逵等人也在做着皇帝梦,他们企图在万不得已情况下退居新疆,与新疆的反动势力勾结,成立伊斯兰共和国,宣布脱离中国。如果他们的阴谋得逞,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就会成为国际争端,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中共中央、毛泽东当机立断,决定提前进军新疆。

按照中共中央、毛泽东的战略部署,人民解放军截至1949年5月底,在已经解放了290万平方公里的富庶地区之后,夏秋两季,可望继续解放福建、湖南、江西、陕西等省,冬季解放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四川、西康、甘肃、宁夏、青海等省。这样可在1949年基本上结束对国民党的战争。剩下台湾、海南岛、新疆和西藏,除了西藏计划须用政治方式解决之外,台湾、海南岛、新疆留待明年解放。

6月中旬,当中共中央、毛泽东获悉美国的企图之后,立即改变部署,决定提前进军新疆,以加速统一祖国进程,挫败帝国主义的阴谋,命西北野战军马不停蹄地向西挺进!

西北野战军在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将军指挥下,英勇奋战,连克西北重镇西安、宝鸡、天水之后,8月26日解放西北最后一个顽固堡垒兰州,消灭马步芳主力4万余人。胡宗南、马步芳残部向河西走廊撤退。这时,王震将军率领的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在彭德怀将军指挥下,攻占西宁以后,日夜兼程,与国民党军队连续作战。在河西走廊张掖、酒泉打了一个大胜仗,截断了敌人退路,大批国民党军队投诚、起义。

面对解放军大军压境、兵临城下的形势,新疆国民党军队和政府,也加速了分化和瓦解。

当军事行动神速进展的时候,正在苏联秘密访问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团长、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关于解放新疆问题,得到斯大林承诺,苏联对尽可能提早解放的重要性予以理解,并愿对此做出某些必要的帮助。刘少奇在请示了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后,决定派邓力群以中共中央联络员名义秘密去新疆,建立"力群电台",搭起中央、西北野战军与新疆的"桥梁"。

行前,在莫斯科领受任务时,刘少奇对邓力群明确指示,联络员的主要任务是到伊犁后,建立"三区" 同志同中央及西北战场彭德怀司令员之间的联系,促进新疆的和平起义。当时,刘少奇得到的情报是,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研究了新疆的形势后认为,新疆已不是战争问题,而是和平解决问题。关于和平解决新疆问题,毛泽东主席已和张治中先生做了交谈,张治中表示愿听候驱策,做新疆军政领导人工作。

邓力群抵达伊犁后,在苏联驻伊宁领事阿里斯托夫陪同下,17日会见了"三区"领导人、新疆联合政府副主席阿合买提江,民族军司令伊斯哈克拜克和联合政府副秘书长阿巴索夫,受到了他们的热烈欢迎。

8月19日,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发来邀请电,正式邀请"三区"派代表参加第一次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三区"代表为此一直沉浸在幸福、激奋之中。

◆新疆五名政协会议代表不幸遇难

按照中共中央指示,邓力群在伊犁协助"三区"领导人产生了五名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代表。

8月22日,五名代表由伊宁乘汽车启程,23日乘坐由留在苏联秘密访问的中共代表团成员王稼祥联系的苏联飞机自阿拉木图直飞赤塔。根据中央来电,取道苏联,秘密前往北平。

出席政协会议的五名代表由阿拉木图起飞后,25日由努威什比尔茨克继续飞行,26日气候突然转变,根据空军 气象报告,在较短的时间内,气候不会变好。在此间,阿合买提江等人再三要求起飞,并动情地向机长讲述渴望进北平见毛泽东主席的心情,机长被他们的虔诚打动了,他向上级详细报告了这里的情况后,决定自己驾驶,冒一次风险。当飞机在伊尔库茨克贝加尔湖上空时,天气骤然大变,铅团似的乌云把飞机包围得密密匝匝,强大的气流使飞机失去平衡,上下颠簸,尽管机长使出平生积累的各种技能,也难驾驭这匹脱了缰的"野马"……

不幸事件终于发生了。在贝加尔湖地区南部,五名代表、两名译员和机组成员全部遇难,时间是8月26日。

当苏联驻伊宁领事阿里斯托夫把这个噩耗告诉邓力群时,已是9月3日。

9月3日,"三区"方面经过磋商,续派三名代表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他们是:赛福鼎,维吾尔族,新疆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长;阿里木江,乌兹别克族,塔城副专员;涂治,汉族,新疆学院副院长。由于"政协"会议开幕延期,他们于9月7日乘苏联飞机由伊宁起飞,11日到满洲里,再换乘火车抵达北平。

◆新疆方面决定与彭德怀谈判

送走赛福鼎等人赴北平参加"政协"会议后,邓力群在伊犁的工作基本告一段落。兰州解放后,国民党新疆驻军内部泾渭分明,起义和反起义斗争日益激烈。根据中央指示,邓力群携带张治中给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河套警备总司令、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的电报,于9月15日秘密飞抵迪化。

按照事先计划,省政府给邓力群安排了秘密下榻地方,但包尔汉等人唯恐不安全,几经磋商,决定住在包尔汉家里。所以,当邓力群下飞机后,到机场迎接他的包尔汉等人直接把他拉到了包尔汉南梁寓所。

9月16日上午,邓力群在包尔汉寓所首次与陶峙岳、包尔汉会谈,这是他第一次与陶峙岳见面。互至问候之后,转交了张治中9月10日给他们两人的电报。

这封内容丰富、政策性很强的电报,是经过毛泽东主席看过的,可以说是表明了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解决新疆问题的态度。

陶峙岳、包尔汉很感谢中共中央的信任,他们决心按中共的指示、人民的意愿走和平起义道路。

包尔汉解释:"兰州虽然解放,但马呈祥、叶成等人还不死心,对马步芳、蒋介石还抱有幻想。"

陶峙岳说:"蒋介石像一个钩魂幡,在时时钩着他们。叶成还时不时收到胡宗南命他抵抗到底的电报。我们把工作已做到这种地步:等广州运薪饷的飞机一到,他们就乘飞机离开,把兵权交出来。"

邓力群问:"如果飞机不来呢?"

陶峙岳肯定地说:"会来的,会来的!"

邓力群说:"我大军西进的时刻表是不会因他们而改变的,希望陶将军抓紧做他们的转化工作,并希望尽快派代表到兰州,与我军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谈判。"

第二天,陶峙岳派刘孟纯告知邓力群,已决定派国民党第八补给区中将司令曾震五代表陶峙岳和河西警备司令部,于20日由迪化出发,赴兰州与彭德怀将军谈判。

◆国民党扭曲事实张治中发表声明

国共和谈破裂后,李宗仁代总统即派飞机接代表团回南京复命。尚未启程,机组又接到命令,指示专机飞往上海。此时对时局稍有研究、稍微留意的人,都会觉察到,国民党政府准备放弃南京了。

中共和谈首席代表周恩来专程来到六国饭店,毫不讳言地再次劝阻张治中等人:"文白先生,出于对和平的诚意,我党对国共两党达成的国内和平协定一让再让,可南京方面出尔反尔,背信弃义,毫无诚意,我们就不能无限期地忍耐下去了。再拖下去,不仅我党不能接受,全国人民也不答应。我坦率地告诉先生,我解放军准备渡江,南京即将解放。我们希望代表团不要回去了,还是留在北平,现在南京政府虽然没有接受和平协定,不过随着形势的推移,等到解放军渡过长江以后,他们愿意签订协定的话,我们还是随时可以签订的。

周恩来看他们没有异议,接着说:"请你们留在北平,除了上面的原因之外,我们还有些担心,就是不管你们回到上海还是广州,国民党特务和反动分子,不见得不加害于你们,危险性很大。蒋介石反复无常,什么事都会干出来的。西安事变我们已经对不住一位姓张的朋友,我们再不能看着一位姓张的朋友落入虎口。"

周恩来的担心不幸被言中。6月19日,广州国民党中央社发出一篇通讯,标题是《张治中在平被扣详情》。文章杜撰了一些漏洞百出、不能自圆其说的胡言乱语,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共产党头上,说张治中滞留北平是被迫的云云。

国民党满以为发了这篇通讯,造成既成事实,张治中就会按照他们定的调子做文章,按照他们竖的竿子往上爬,届时他们就可以此为炮弹,向中共发起猛烈攻击。可是等了几日不见动静,他们知道这个圈套张治中是不会钻的,便露出了狐狸尾巴。中央社于20日、22日又连续发出两条电讯,除继续攻击共产党,说张治中在北平策动和平是受共产党唆使,完全出于无奈之外,把矛头指向了张治中,说张治中离开北平行踪不明,企图叛党叛国……

此刻张治中仍在犹豫、彷徨、矛盾、苦闷之中,脑海里有许多问题不能解答。经过和周恩来反复交谈,盘踞在张治中脑海里的那个封建道德绳索逐渐在松动,恰在这时,国民党中央社来了一个用自己的矛戳自己的盾的拙劣表演,张治中不得不于6月26日毅然决然地发表了一个对时局的声明。

声明说,国民党是孙中山先生创立的,是为革命的,是为三民主义的。远在1924年的国民党第一次会国代表大会上,就通过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可是国民党执政以后实行三大政策了吗?实行三民主义了吗?没有!不仅没有,而且完全违反了三民主义,抛弃了三民主义!一个以革命做号召的党,到头来变成了不革命,反革命,挂羊头卖狗肉,这样一个党还不应该失败吗?不失败还有天理吗?到了今天,我们彻底地失败了,但仍然有人认为只是国民党军事失败所造成的。他们只看到问题的一面或者半面,而没有理解问题症结。其实,国民党的失败,表面上看是军事的失败,实在骨子里是政治的失败;没有政治的失败,哪有军事的失败……声明由共产党的新华通讯社播出后,张治中心里也释然了。此时他全家已搬进中共统战部为他挑选的一所独立家院。他想忘掉过去,也没有任何兴趣再出来做事了。

一天,张治中前去拜访毛泽东主席,一进门看见周恩来、朱德、林伯渠等中共几位高级干部都在座,他有些犹豫,怕干扰他们的工作。

周恩来首先站了起来,亲切地说:"文白先生,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议论召开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的事,准备邀请你为特邀代表,不知你意下如何?"

张治中说:"我非常感谢毛主席、周先生和在座的诸位先生的厚意。可是我多次说过,张治中随着历史的过去,已经消逝了,今后的历史应该由贵党来主宰、来书写了。

毛泽东呵呵笑道:"历史是人创造的。人可以跟随历史潮流,也可以改变历史潮流。你的历史,过去的阶段等于过了年三十,以后还要从年初一过起!我们不仅请你参加政协会议,将来还要请你参加中央人民政府工作,和我们一道治理国家哩!"

毛泽东的一席话,使张治中那颗濒临毁灭和死亡的心又复活了。

◆张治中答应和平解放新疆

9月28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约见张治中。张治中一落座,毛泽东就单刀直入地说:"西北战场进军顺利,扶眉战役之后,我军西进一路旗开得胜。现在兰州已经解放,可以说西进路上已没有大的障碍。我解放大军决定由兰州和青海分两路向新疆进军。据我们从新疆得到的情况,新疆驻军陶峙岳将军正处于摇摆不定的苦闷状态。陶峙岳是你老部下,你们感情诚笃,你的话是很有分量的,希望你去电劝告新疆的军政负责人,起义最好,我们不希望做无谓的流血牺牲。"

听了毛主席的吩咐,张治中立刻兴奋起来。张治中说:"我早有此意。不过自5月间曾接到陶峙岳、包尔汉的电报专程问候外,此后一直杳无音讯,现在通讯已经断绝,怎么和他们取得联系呢?"

毛泽东笑道:"这个不难。我们已在伊犁建立了电台,你的电报可先拍到伊犁再转迪化,我可以告知伊犁负责的邓力群同志,让他尽快转达。"

张治中高兴极了,简直比当年和三区方面达成了和平条款还要高兴。这是他在北平半年来少有的兴奋和激动。秉承毛主席的旨意,他连夜给陶峙岳、包尔汉起草电报,于10日由北平发出。

这便是9月16日上午,由邓力群在迪化转交给陶峙岳、包尔汉的那封电报。

电报发出之后,张治中总觉得言犹未尽,在此战争与和平的关键时刻,他认为,应该给中共和毛泽东主席提供更多、更详尽的情况,以便使其做出正确的判断。于是,他于电报发出的第二天,即9月11日,又单独给陶峙岳发去一电。

在这封电报中,张治中一口气提了九个问题。从马步芳的残部到国民党河西驻军情况;从马呈祥、叶成等人的现状到解决他们问题的办法;从麦斯武德、伊敏等人的状况到如何处理民族关系;从中苏在新疆的贸易协定到对英、美领事馆的处置……这9个问题涉及到新疆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可以说是包罗万象。

9月17日,张治中收到陶峙岳、包尔汉准备"和平转变"的复电。

张治中欣慰地笑了。他及时把电报送给了毛泽东主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