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二、轰炸部队

(78)他也是飞行员?

我们这期毕业学员的分配有三个去向:

一个是去喷气轰炸部队,飞当时属于世界最先进的伊里—28喷气轰炸机。这种人是少数,被认为是运气最好的,吃到了天上掉下来的一块最大、最甜的馅饼。那几个人都高兴得跳起来,盼着赶快去见识见识喷气轰炸机。我暗自分析:他们大都是党员,资格老,出身好,身体好,学习成绩在中等以上,是组织上最看重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喷气轰炸机

一个是去螺旋桨轰炸部队飞杜—2,这是大多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螺旋桨轰炸机

还有一个是去民航飞客机,这也是少数。分配去民航的人满心不高兴,愁眉苦脸,说是去飞“老母鸡”,没仗打,立不了功,当不了英雄,是去当“空中车夫”云云。他们到民航后才发现,个人收入是军航的好几倍,小日子过得特滋润;但是责任重大,如果摔掉一架飞机,死人就是几十、上百。自己死不要紧,摔死那么多人民群众,那可是“犯罪”啊!所以每次飞行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出半点差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航客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机上乘客很多

我随同大多数同学一起乘上火车向南方进发,去螺旋桨轰炸部队。

两年多以前,我们十几个陆军小伙子,连飞机毛都没摸到过,带着一脑袋的幻想,车出山海关,直奔东北名城长春。两年多过去了,我们成长了,我们成器了,我们四个人就可以共同操纵一架轰炸机执行战斗任务了!想到以后我们将在万里长空搏击战斗风云,不觉胸中豪气冲天!

我们在南下的火车上还遇到过一件有趣的小事情:一车厢都是我们的人,一色的青年男子,一色的大帽徽(“八一”五角红星两边装了两个翅膀,那是空军干部的标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时的空军干部服

集中在一个车厢就更显得俊男如林,帅哥如云。即将去到向往已久的轰炸航空部队,大家更是意气风发,精神昂扬,一路上歌声不断,笑声不绝。负责我们这节车厢的列车员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人长得很漂亮,身材苗条,声音也清亮悦耳。她对她能护送这么一车厢的帅哥们去南方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她深知自己的美丽,在端茶、送水的过程中,轻含微笑不露齿,服务热情周到,光闪闪的一双美目顾盼生辉,引发了这些航空学员们的好感。他们在背后议论:“这小妞长得蛮好的呢!”、“不知是哪个有艳福的男子能娶上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时的列车员

飞行人员中流行点儿“玩世不恭”的作派,喜欢开开玩笑、寻寻开心,并不是当真的。

坐了相当时间的火车后,大家感到有点疲倦了。就在这时,小列车员走进车厢来报站:“下一站是双城车站,有在双城车站下车的旅客请……”没等她说完,全车厢突然爆发出哄堂大笑,笑得小姑娘满脸通红,大惊失色,赶紧逃了出去。她以为是在笑话她,她以为是自己的言行有了什么可笑之处,或者是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上沾染了什么脏东西,慌乱之中,赶紧逃之夭夭!

其实这与她无关。我们在飞行训练时,第一个转弯点、第一个检查点往往定在双城,因为双城这个地方形状特殊,从空中看,方方正正的,特别好识别。大家已经习惯了,起飞一会儿双城就到了,对照地图一检查,飞机立即转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航行图

大家都以为双城是哈尔滨门槛脚下的一个小城,近得很。今天坐火车,坐了这么久,才到双城?这太不可思议了!以至于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小姑娘以为是笑她,慌乱地逃出去了!我想,她回到列车员休息室,一定会狠狠地照镜子,细细地检查脸上有什么可笑之处。

从这之后,小姑娘还是每站报站,但公事公办,脸绷着,报完站就走,不跟你们这些浑小子啰嗦了。我们这些浑小子真的是得罪她了,可我们是无意的啊!但是,谁会去向她作解释呢?谁又能去向她作解释呢?这个误会就一直纠结到我们下车,再也没有看到过她的笑脸。人们说:小姑娘长得越漂亮,脾气就越大。看来有点道理。

青年男女初交的时候,都特别敏感,容易产生好感,也容易产生误会;而且双方都特别地自尊,谁也不肯低头认错。所以现在社会上就出现所谓的“三闪现象”:闪电恋爱,闪电结婚,闪电离婚。我们那代人年轻的时候也是很幼稚的,只是到了老年才变得通达了些。我们是过来人,深知其中的利弊、苦衷。年轻的男女朋友们,交友的时候请多沟通,多理解,多换位思考,多将心比心……谁能永远不说错话、不做错事?宽容点啊,现在不是提倡“理解万岁”吗?

~~~

我们来到南方的长沙城郊,那是一支飞杜—2的空军部队驻地。

星期天,我们几个人结伴去长沙游玩。长沙地处江南腹地,是有名的鱼米之乡,又是文化名城,城内颇多名胜古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岳麓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心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橘子洲

可惜长沙在抗日战争中阴错阳差地被自己人放火烧光了。我们那时看到的长沙还没恢复元气,城内房屋简易,市面也不大繁华,比东北的长春、哈尔滨差远了。

听当地人说,1938年底,日本人纠集了几十万大军向长沙进发。国民党军虽然拼死阻击,但蒋介石心中无底,不知道他的部队挡得住挡不住,就叫省主席张治中作好准备,万一长沙要失守时,就实行焦土政策,把长沙市烧掉,让日军吃没吃的,喝没喝的,住没住的,拖垮他,拖死他!

后来忽然传来消息,说日本军队快要打进长沙了!于是,长沙的国民党驻军乱成一团,长沙城到处起火!火光变成了命令,全城军警奋力投入放火战斗,果然超额完成任务,把长沙市烧了个一干二净。

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数百万市民无家可归,日本人却没有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火烧了三天三夜

气得蒋介石顿脚大骂:“娘希匹的日本人,狡猾狡猾的,设圈套让我好看……”流离失所、饥寒交迫的老百姓气得从蒋委员长骂起,一直骂到到下面的警察、放火队员。为了平息民愤,蒋介石杀了长沙市警备司令酆悌、警备二团团长徐昆,长沙市警察局长文重孚三人,把他们作为替罪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拿酆悌等三人做替罪羊

据说酆悌临刑前交待家属:子子孙孙不要当官,弄几亩薄田,自己耕种自己吃……似乎是冤得伤透了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酆 悌

~~~

由于南方雨水多,长沙市郊的机场铺设了一条长长的、宽宽的水泥跑道,不象航校那样,飞的是土跑道,可以根据风向每天变换跑道的方向,使飞机的起降都是正逆风,便于操纵。而水泥跑道的方向是固定的,每次起降都要根据风向、风速修正,驾驶的难度增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俯瞰机场

新毕业的飞行员们感到很不习惯,部队就安排老飞行员带飞,让我们先习惯场地,熟悉周边地区的地形、地物、地标、环境,了解当地的气候变化、气象特点等。

我们这个师成立不到两年,主要由两个轰炸航校的第三期学员组成,另调少数几个老轰炸师的空、地勤人员担任领导、教员和骨干。其中技术最好的是一位副团长,他是当年通化老航校培养出来的老飞行员,飞行技术在全空军都是数得着的;还有一位是技术高超的师技术检查主任,他是起义过来的,在师里,他的飞行技术也是数一数二的。

部队驻地的条件不如航校,房子只是一般的砖木结构,水泥地板。但睡的是单人床,两个机组(8个人)一间大房间,窗户上装着纱窗防蚊子(哈尔滨市的夏天蚊子少见,一航校的房间里就没装纱窗)。可是农村出身的航空员们不习惯,认为纱窗挡风,长沙的天气又奇热,他们就总是喜欢把纱窗打开来透风,苍蝇、蚊子也就飞了进来。房间里装有日光灯、电风扇,每张床上都挂了蚊帐。这些条件都比航校好。但是没有洗衣房,又要自己洗衣服了。

营区很开阔,房子与房子之间空间大,所以有不少的篮球场、排球场和体育器械操练场地,可供空、地勤人员业余时间锻炼身体,开展各种体育活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宽阔的运动场地

伙食则又上了一层楼,吃的是六号灶,每日伙食标准为2元6角(新币);听说如果以后改装飞喷气式,就吃5号灶,每日3元。又听说参战时每日伙食标准是4元5角。但据一些老飞行员讲,抗美援朝空战中,飞行员们一天要战斗起飞好多次,身心高度紧张,再好的伙食也吃不下,晚上还睡不安。

在那个物价便宜的50年代初、中期,有这么高的伙食标准,吃得自然是很好啰。一桌4个人(一个机组),因为飞行时间的先后不同,各机组的吃饭时间也有早有晚,6号灶的炊事员们就辛苦地轮流值班,整天有人照应飞行人员吃饭。早餐的牛奶随便喝(但有些农村出身的飞行人员不爱喝,说是腥气);午、晚餐每桌有两瓶啤酒,每人有一个苹果,或者几颗水果糖,或者一块巧克力,或者一个水果罐头;夏季酸梅汤随便喝;炎夏的晚上,食堂会把自制的冰激凌送上门来,每个机组给一大盘。

这里面还出现过一个生活小故事:负责营区水管检修的一位老技工,50多岁,儿女都已自立,他是个八级技工(技工中的最高等级),收入高达每月100几十元(工资加奖金)。老头儿竟然提出来要吃空勤灶,甘愿自己掏腰包,每月出七八十元的伙食费。部队领导也挺宽容的:人家有钱就让人家享受嘛,让老工人也享受享受新社会的好生活吧,也就同意了。于是,一个老百姓,一个老头儿,天天和年轻的飞行员在一起吃空勤灶。转场经过这里的兄弟部队飞行人员在我们食堂吃饭,就常常有人不解地问:“这人是谁?难道他也是飞行员?”不过吃了几个月后,老头儿又退出去了。飞行员们问他:“老师傅,怎么不吃空勤灶了?”他淡淡地说:“也没什么好吃的。”呵呵,一个挺会享受的老头儿!

那个年代是工人的黄金岁月!(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