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蒋介石组织文人“围剿”毛泽东诗词始末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6年2月,毛泽东在陕北触景生情写成《沁园春·雪》一词。1945年,他到重庆进行国共谈判时,抄赠给老友柳亚子,并经过吴祖光之手发表于报端。《沁园春·雪》的发表,好像在重庆扔了一颗重磅“炸弹”,顿时震撼了山城,并迅速波及到全国,形成一场国共两党的文化大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蒋介石先是对这一唱和风潮不以为然,等到他的侍从室主任陈布雷念给他听之后,他“茫然”问道:“这是毛泽东自己写的?”陈布雷说:“就连党内一些能吟诗作词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上乘之作,对毛泽东的胸怀学识产生敬意。现在很多人在为毛泽东的词着迷,不管在朝在野,是敌是友,都在唱和着。我们的谈判才开始,毛泽东已在重庆产生了巨大影响,后果实在令人堪忧,”蒋介石说道:“我们要在谈判桌上设置障碍,使他们无法接受,只要谈判一破裂,我就动手。”同时,他授意国民党政协组织文人墨客作诗填词,把毛泽东的这首词比下去。

于是,国民党政协暗中指示各地、各级国民党组织,在能作诗填词的国民党成员中广为征集《沁园春》,打算从中选出几首意境、气势、文字超过毛泽东的,以蒋介石的名义公开发表。

在蒋介石侍从室的指使下,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直接召开会议,布置他们控制的报刊同时以“和词”的形式,对毛词进行围攻。当时决定由《中央日报》的主笔兼副刊编辑王新命负责组稿。结果来稿极少,计划破产。王新命只得亲自上阵,化名“东鲁词人”写出一首“和词”,于12月4日在《中央日报》副刊登出:

沁园春·次毛润之

《沁园春》词韵

抗战军新,受命立功,拥纛东飘。当徘徊歧道,中夜惘惘;惊心怵目,举世狂潮。寇患方深,阋墙难再,回首中原烽火高。却倒戈,看杀人掠地,自炫天骄。

山河美丽多娇,笑草莽英雄亦折腰。想翼王投笔,本矜才藻;押司题壁,夙擅风骚。惜误旁门,终虚正果,勒马悬崖着意雕。时未晚,要屠刀放下,成佛今朝。

这个反动文人在“词”里颠倒是非,歪曲历史,吹捧蒋介石,诋毁毛泽东,狂叫要革命人民放下武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主办的《和平日报》(原名《扫荡报》,因臭名昭著而更名),也于12月4日发表了反动文人易君左(1898~1972,长期在国民党军政界从事报业文化)写的《沁园春》“和词”:

国脉如丝,叶落花飞,梗断蓬飘。痛纷纷万象,徒呼负负;茫茫百感,对此滔滔。杀吏黄巢,坑兵白起,几见降魔道愈高?明神胄,忍支离破碎,葬送妖娆。

黄金难贮阿娇,任冶态妖容学细腰。看大漠孤烟,生擒颉利;美人香草,死剩《离骚》。一念参差,千秋功罪,青史无私细细雕。才天亮,又漫漫长夜,更待明朝。

这个蒋介石集团的御用文人,在词中一方面哀叹蒋介石国民党政权已“梗断蓬飘”“支离破碎”,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日暮途穷、衰败破亡的情绪,一方面又极端仇视人民革命,幻想蒋帮政权能于“明朝”扑灭革命力量。

反动的《益世报》同样于12月4日发表了一个反动文人写的题为《沁园春·吊北战场》的“和词”,通篇谩骂。由国民党行政院文官长吴鼎昌控制的《大公报》,于11月28日从“示众”目的出发,转载了毛泽东的“咏雪”词和柳亚子的和词,不久又从12月8日至12日,抛出一篇题名《我对中国历史的一种看法》的长文,攻击《沁园春·雪》是“述怀之作”,有“帝王思想”。

但令人遗憾的是,国民党御佣文人发表的这些诗词无论其思想,还是其词艺文采,都为人所不齿。蒋介石气急败坏地说:“怎么有能耐的人都跑到共产党那里去了呢?我们的人怎么那么不争气!”之后,他仍不甘心失败,回想过去搞文化“围剿”没有成功,这次围绕一首词的较量,一定要挽回面子。还打算“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举办“重奖征文”,但苦于有才者无人参加,参加者都是庸才,便悄悄收场,认栽了!

由于国民党的这场活动是高度保密的,所以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才由参与这场活动的国民党要员透露出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